•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当年温州笔会

2020/06/17 08:08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单晖 浏览:1840

1984年5月,应邀来温的青年作家们和《文学青年》函授创作中心学员代表合影。(前排左4铁凝,左5王小平,左6范小青)
作者和铁凝1984年在温州雪山饭店合影。

吴树乔

温州作为一个地级市,却走出了一大群在当下中国有较大影响的作家,进而形成了“文学的温州现象”,这在全国是不多见的。这和当年温州有一家在全国颇有影响的文学期刊《文学青年》(1981年创刊)有着密切的联系,没有刊物,就无从举行笔会,知名作家便不会在温州聚集,温州就不会有那么浓厚的文学氛围。

【一】

我第一次参加文学笔会,是温州市文化局组织在洞头举行的“文学作品加工班”,时间是1981年5月30日。我一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之所以记得这个日期,是因为我们在码头登船时,听到了广播里传来宋庆龄于昨晚8点逝世的消息,所以,这个日子就有了一个历史事件来标记。不称笔会而叫加工班,似不雅,但却更直截了当些,就是要带着作品去,把半成品加工成成品,有做活计的味道。那时温州市文联还没有恢复成立,文化局就兼着部分文联的社会职能。那次笔会时长半个月,指导老师有何琼玮、渠川、沈沉、张文彬、吴明华、张执任诸位先生,与会作者只有十几位,吃住都在洞头县政府招待所。现在回想起来,文化局应该是花了不少钱,现如今,这么长时间专门改稿的笔会都没有了。那些天除了讨论稿子,就是关在房间里改稿,那时还没有电脑,在稿纸上涂改得有时连自己都认不出来,这又得重新再抄一遍,非常花时间。这期间还发生过作者晕倒在厕所里的事情,都是熬夜过度所致,现在回想,当时的文学青年们真是执着。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温州文学创作的主要力量,就是这次笔会的班底。

1983年2月25日至3月3日,浙江省青年文学创作会议在杭州举行,在我看来,那也是一次笔会。从温州到杭州,坐长途汽车,要一整天的时间。我不记得温州地区总共有多少位与会者,但鹿城有刘鲁娃、吴琪捷(王手)、杨爱国、王倩倩和我,瑞安胡小远,平阳陈革新,文成邢建文,泰顺林长产和张黎华。永嘉、乐清和洞头是谁去的呢?不知道了。那次会议邀请了许多作家和文学期刊的编辑,来给大家讲座,同时也提供了一次青年作家之间互相交流、切磋的机会,那时杭州的李杭育、徐孝鱼、谢鲁勃、曹布拉,金华的叶林,丽水的吴广宏,台州的郑九禅等青年作家的实力都强于温州,而张抗抗、张廷竹更是如日中天,早已是明星一般。我觉得那次会议,对温州日后的文学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想,一座城市,营造一种浓厚的文学创作氛围,对于作家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温州这批50后的作家,从此以后开始有文学作品在全国各地的文学期刊上陆续发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鲁娃的报告文学,在全国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吴琪捷的“高盈里”系列小说,也引起了文学界的关注。

【二】

1983年的10月底,温州市文联《文学青年》杂志社筹办笔会,邀请了林斤澜、高晓声来温州讲座。林先生是温州人,就当是回一趟老家,而高先生以前没来过温州。那时温州不通铁路,也没有飞机,从江苏到温州,得转好几次车。因此,编辑部指派我去把高晓声先生接到温州来。那会儿,高先生在太湖边上,无锡胶片厂旁边的一家宾馆里写作。之前已经通了电话,到了宾馆,高先生已经在大堂等我。那年,他55岁,可是看上去有点显老,也许早几年在农村劳动,受了太多的苦。我本想先登记住下,可是他拎起我的包,拉我到一旁耳告:“不用花钱了,我里面的套间空着,我们一起住算了。”当晚又一起喝了绍兴老酒,两人都喝得晕乎乎的,话也多起来,高先生说了许多他在农村讨生活的事情,说他那时种猴头菌如何如何。躺在宾馆的床上,我们又闲扯了一些温州以及武进、常州的风俗民情。他问我:林斤澜先生什么时候到温州,我说林先生已经在温州了。那时我已经知道林斤澜、高晓声二位先生是多年的老友。我原本打算早点回温州,可是高晓声先生说他约好了常州的牙医,要先回去补牙,不然怎么对付温州的山珍海味?第二天无锡作家薛尔康兄送来两张去常州的火车票。等高先生修牙,我在常州桃园新村高先生家里住了两天,刚好高先生的老父亲去了乡下亲戚家,空出一张床来正好给我睡。

记得我们是乘夜班轮船去杭州的,高先生特意买了五盒无锡特产肉骨头,途中无事就喝酒,喝得高兴了就说自己在乡下劳作,挑百十斤的担子赶路,气都不喘。可是我看着他一边高一边低的肩膀,不知道他是不是吹牛。我们这样神侃,惹得旁边一位女人问高先生:你是做什么工作的?高先生随口说:写书的。那女人就笑,我知道她以为高先生在说笑话,就说:这位是高晓声老师,那女人感到非常吃惊:“不会吧,您就是高晓声啊?”那时候高晓声的小说正如日中天,在全国已经相当有名,谁还不知道陈奂生呢?当年的文学和作家离老百姓更近一些,不像现在,文学都在圈内行走,读文学作品的也就是写作文学作品的那几个人。在温州期间,文联租了华侨饭店的轿车接送高先生。我陪他去游览江心屿,开车的司机路上碰到熟人就停下车来,大拇指朝后面一指:车上是高晓声。

彼时,《文学青年》已经办起了函授创作中心,招收了大量的学员。那个年代,文学仿佛是崇高的时尚,学习文学创作成了年轻人追求的业余生活。邀请著名作家和全国各地的优秀学员到温州的雪山宾馆来参加笔会,也是为了扩大影响。文学青年们有幸亲晤大作家并聆听讲座,无不为之雀跃。

【三】

1984年5月举行的笔会,地点依旧是在温州雪山宾馆。这次笔会的人数比较多,邀请到的全国著名的青年作家就有20来位。有铁凝、范小青、李杭育、李龙云、楚良、傅天琳、李海英、雁宁、黄放等人,加上函授学员和工作人员,总共70余人,算是比较大型的笔会了。

现在许多人都不知道李龙云了,可是他来温州的时候,已经是南京大学硕士毕业,那时研究生还是凤毛麟角,稀罕之极。他创作的五幕话剧《小井胡同》在北京人艺演出,反响极大;话剧《荒原与人》获得建国四十周年特别荣誉奖、曹禺戏剧文学奖;话剧《正红旗下》获得建国五十周年创作一等奖;《万家灯火》接着也获大奖,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剧作家。可是,他于2012年去世,年龄并不大,令人扼腕。

湖北作家楚良,因获1983年短篇小说奖的《抢劫即将发生》以及《玛丽娜一世》而闻名于文坛。他来到温州的时候,那个奖还是滚烫的。在这次笔会上他认识了一位杭州的女学员,立刻就擦出了火花,后来他俩就一起过日子了,楚良也来到杭州工作,这也算是笔会的额外收获。当年我领受了联系楚良的任务,辗转写信才找到他,并邀请他来温州,但是,笔会之后我们便再无任何联系。

其他的作家有些根本不用介绍,因为太有名了,比如江苏省作协主席范小青,她这样的高产作家,随便拿本文学期刊,很容易找到她的名字。又比如李杭育这样的实力派作家,他创作的那些经典小说,几十年过去了,现在读还是觉得好。也有些作家现在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

那几天和铁凝聊得比较多,一是因为我们都是1957年出生的,她比我大两个月。再就是她的中篇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红遍了整个文坛,全都是赞誉。可是我对她说,我还是喜欢她的《哦,香雪》,她就一遍遍地追问我:为什么?我想,那不就是每个人对小说的解读和喜好的差别吗?她恐怕是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和别人的看法不一致。那年我们都只有27岁。铁凝没等笔会结束,中途就离开温州去赶别的活动去了,她是一大早和大家道别的,我一直送她到宾馆的交通车上,车开动的时候,她大声说:到保定一定要找她。我再次见到铁凝,已经是2009年4月,在北京八宝山,林斤澜先生的追悼会上。那天,她作为中国作协主席来送别林先生。她走过我身边,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我。她可能觉着有点面熟,一时又想不起来。我朝她笑笑,她就匆匆走过去了。

一个地方的文学创作以及作家的成长,是有传承的特性的,如果温州没有《文学青年》,没有当年的那一次次笔会;如果温州没有林斤澜、唐湜、洪禹平等前辈作家的引路,情况可能会跟现在大不一样。温州的小说家几乎都和林斤澜先生有关系,而温州的诗人又都绕不开唐湜先生,这实在是温州作家之幸,温州文学之幸。

图片由本文作者提供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1]19号 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