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姜嘉锵和世界青年联欢节

2020/09/16 07:46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单晖 浏览:1167

1957年世界联欢节期间,姜嘉锵在莫斯科红场。

姜嘉镳

1956年,姜嘉锵考进中央歌舞团,编入民歌合唱队。当时混声合唱队正在排一组民歌合唱,准备参加1957年7月在苏联莫斯科举行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的选拔赛。参赛的合唱曲目有《瞧情郎》《三十里铺》、古典琴歌《苏武》和云南花灯组歌《茶山谣》。他非常喜欢,几乎把参赛曲目声部的旋律都背下来了。领导认为他唱的段子音色甜美,充满青春活力,就把《茶山谣》领唱这个角色交给了他。

1957年过了春节,民歌合唱队参加选拔赛,清脆嘹亮的嗓音,浓郁的风格韵味,把兄弟艺术团的合唱队比了下去,取得参加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的资格,而这时,姜嘉锵进中央歌舞团才半年,多么幸运!他从大连化工厂改行到北京,这是人生的第一大跨度;此刻又跨出国门到莫斯科去,这是人生的第二大跨度。

七月中旬,他穿上崭新的西服,提着挎包,登上开往满洲里的专列。艺术家们一路欢歌笑语,白天在火车上排练节目,晚上在餐车里开舞会。当时苏联和中国的关系非常好,每当列车在苏联沿途车站停下,站台上都簇拥着苏联青年学生在欢迎中国艺术团。艺术团的有些同志事先学会几句俄语,一下面对那么多热情的苏联青年,语言障碍马上发生,握手时心里想好的是“您好”,可是脱口而出却是“达斯维达尼亚(再见)”,弄得大家哈哈大笑。一位热情的老太太拥抱着姜嘉锵热泪夺眶而出,说自己的孩子如果活着也正是这个年龄。在苏联卫国战争中,法西斯夺去了多少苏联人民的宝贵生命。这位老太太把中国青年当做自己的孩子,这种国际友情令人动容!

七月,北京已是盛夏,可是窗外的苏联鄂木斯克却下着大雪。因为进站是深夜,有的中国年青团员还在熟睡,列车员打开车门,站台上欢迎的苏联姑娘们见没人下来,就带头冲上了卧铺车厢,他们抱着熟睡中的中国小伙子的头,使劲地亲,小伙子们还没明白过来,第二个吻又来了。中国青年发现苏联姑娘很开朗,一点也不掩饰对中国小伙子的喜欢。黑眼睛黑头发,在她们看来个个都是美男子。这种性格与50年代中国姑娘的“内向”“含羞”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姜嘉锵回忆道,当时为了在国际场合显示出中国青年的开朗大方,组织上要求男女上街手挽手。就这一点,还得做很多思想工作。而一些在列车上随艺术团当翻译的苏联中文系女大学生,却会用不太流利的中国话,向有些小伙子表白“你真漂亮”“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

莫斯科到处都是热烈的握手,热情的拥抱,中国艺术团沉浸在中苏友谊的海洋里。街道上,随时有苏联人问你是哪国人,当你回答是中国人时,周围的群众就会围上来欢迎,有些艺术团成员还会被苏联人半路迎到家中做客,团领导急得四处找人。艺术团住在离莫斯科农业展览馆不远的奥斯塔金诺旅馆,晚餐后谁也不愿在房间里呆着,都到门口街心花园里散步。大家兴致高,一聊就是几个小时,可是看看天色总像傍晚,然而手表上的指针却是午夜11点多了。后来才知道莫斯科接近北极,白天特别长。

联欢节的开幕式是在莫斯科最大的体育场举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团参加,肤色各异,有棕、黑、白、黄,而且衣着绮丽古怪。当中国代表团出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一出现会场,全体起立,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艺术节开幕后,《茶山谣》合唱演出了。姜嘉锵担任领唱,站在舞台的右侧,他似乎并未觉得紧张,他说,此刻好像有全国人民在我的背后,我满怀激情引吭高歌,极力要把中华民族的风情淋漓尽致地表现,把江南水乡的优美意境细致地描绘。他们表演的节目获得金质奖章。

得奖的那天晚上,姜嘉锵怎么也不能入睡,他穿上风衣,漫步在红场附近的高尔基大街上,这是莫斯科最繁华的大街。大街中段右侧普希金的铜像矗立在花岗岩的底座上。他仰视月色下的普希金塑像,想起了儿时读过的普希金《金鱼和渔夫的故事》。那故事多么生动,那意境多么奇妙,那寓意又是多么深刻!他觉得,普希金的作品之所以成为俄罗斯乃至全世界人民的精神财富,就是因为讴歌了自己的民族,反映了本民族的生活,表现了本民族的风格,他想起了刚刚得金奖的《茶山谣》,之所以得到各国朋友的欢迎,也就因为向全世界展现了中华民族的特有风姿。他为此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仰,唱歌首先得唱中华民族自己的歌。

而今,六十多年过去了,姜嘉锵深扎在中华民族声乐的沃土里,锲而不舍地耕耘,终于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52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