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瓯人岂少缘

2021/01/13 09:10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游历 浏览:2021

  • 本文导读:今年是弘一法师(李叔同)驻锡温州100周年,眼下温州博物馆正在举行“碧天芳草——李叔同与温州展”,其中“永嘉往事”章节重点介绍他与温州的情缘,那么他到底与多少温州人有过交往?
  • 3

温州博物馆“李叔同与温州展”里展示的庆福寺门台。 温州博物馆提供
庆福寺印象图 郑家清 作
1923年众人在庆福寺合影,前排左起周孟由、周群铮、陈祖经、郭志闳,后排左起因弘、寂山、弘一。
弘一在庆福寺的题字。

 

今年是弘一法师(李叔同)驻锡温州100周年,眼下温州博物馆正在举行“碧天芳草——李叔同与温州展”,其中“永嘉往事”章节重点介绍他与温州的情缘,那么他到底与多少温州人有过交往?

金星

结缘半百温州人

“两度驻瓯锡,瓯人岂少缘”,这是温州人还庐居士1978年在其收藏的《弘一法师墨迹》册页上题的诗句。还庐居士生平不详,他的“瓯人岂少缘”很好地总结了弘一与温州人的交游广泛。

据徐祖光、张索、周延诸位先生的考证,目前已知弘一的温州籍友人共计32人,计有林同庄、吴璧华、周孟由、周群铮、周守良、周季材、寂山法师、陈阿林、因弘法师、唯田法师、印西法师、通如法师、芝峰法师、竺摩法师、静权法师、郭奇远、刘景晨、谢磊明、张云雷、赵伯庼、杨雨农、林赞华、陈祖经、李正元、郑伯琅,陶文星、方介堪、刘肃平、周予同、张则民、伍敏行、郭伯宽。再加上林文潜、吴鹭山、郭鸿飞、乔育之、步康法师、唯善法师、惟静法师、惟德法师、可修法师、唯真法师、墨桥法师、张蔚亭、汪殿钦、汪晨筌、杨陶民、赵洪福、李岩新、潘鉴宗等人,50多人。

其中不少人仅和弘一有过文字缘,更有赴庆福寺拜谒却未获见者,如张宗祥和曾耕西。在弘一交游的温州人当中,能称为“友”者不过十余人,有同窗之交、道谊之交、伽蓝之交、师生之交。

同窗之交:林同庄、郭奇远

1901年,李叔同考入南洋公学特班,同时考入的就有四位温州人,他们有后期和李叔同成为挚友的林同庄和郭奇远,也有交情一般的项骧和林文潜。

在特班学习时期,勤奋好学的温州人给李叔同留下了深刻印象。据黄炽森先生文,谢无量后来回忆说:“奇远及泰州储馨远据余之东室,林同庄、李叔同据余之西室,日相见也,夜相闻也。余齿视诸子为少,惟馨远年最长。同庄则奇远之里人,倪达贯时务。……每中夜,同舍皆酣睡,奇远犹与罄远讽外国书,声琅琅彻垣。居平考校百家然否,著书不能自休。”这一段很形象地描绘了李叔同与林同庄、郭奇远等人的同窗生活。同学中,弘一大师走得最近的是林同庄,其次要数郭奇远。

特班解散后,李叔同、林同庄等人去日本留学,而郭奇远则回到瑞安。1918年,李叔同在杭州落发为僧,不久通过林同庄的介绍到灵隐寺去受戒。1919年,也许是通过林同庄,郭奇远给弘一寄去书信。弘一在复信中说“一浮、同庄不时晤谈”,足见二人关系密切。因弘最早在回忆录中说弘一来温是“因旧同学瑞安林同庄君言永嘉山水清华,气候温适”,很显然,林同庄在弘一来温州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引荐作用。弘一来到温州之后,和郭奇远书信往还较多,赠送了他不少佛学书籍和手书佛号。1932年离开温州之后,弘一还与郭奇远时有通信并赠送贺寿楹联。

道谊之交:周孟由、吴璧华

众所周知,弘一来温州是温籍著名居士周孟由、吴璧华的接引。

1920年夏季,弘一已经和周孟由相识,为周孟由之子出生书写楹联。经弘一的师兄弟吴建东介绍,周孟由得知弘一计划来温,于是和留日同学吴璧华一起出面接引,1921年3月,弘一来温,分别为周孟由之弟周群铮和周季材各写楹联一份,说明弘一和周氏兄弟周孟由、周群铮、周守良、周季材关系最近,周氏兄弟不仅为他安排了驻锡庆福寺,还向他布施了日常饮食的用费,每个月1-3元,据瓯海关贸易报告显示,当时1元可买大米23斤、盐30斤,猪肉6斤。

弘一的居士朋友中,与周孟由和吴璧华的关系最近。吴鹭山曾将弘一和周孟由的友谊比喻为“支道林之与许玄度”,他说“月臂上人(弘一)数驻锡永嘉庆福寺,寺在城东僻处,即俗所谓城下寮也。上人每到寺,辄掩关谢客,手写‘虽存犹殁’”四字于关门之上。唯周孟由老居士绍介来谒者,可破例接见”。

吴璧华和弘一的关系是来温州之后建立的,因为1921年冬天吴璧华才从北京回到温州。1922年夏,温州遇台风灾难。第二天吴璧华即到庆福寺探望弘一。

伽蓝之交:寂山、竺摩

弘一来温以后,居庆福寺。住持寂山得知弘一出家故事后,深受感动,因此对于弘一日常生活给予特殊照顾。他得知大师严持“过午不食”的戒律,修改了寺庙的就餐时间。弘一掩关不便见外人时,他让寺中斋厨陈阿林送饭到斋房。陈阿林去世后,弘一为其撰写了《庖人陈阿林往生传》。弘一初到庆福寺即开始批阅律典,为了疏证讹误。他向头陀寺借阅了《毗尼作持续释》二十卷诵阅。1942年弘一去世后,永嘉妙智寺(头陀寺)的步康法师等写了挽联,表明弘一和头陀寺僧人关系不疏。1922年大师依律要拜一位老师为阿阇梨(戒律老师),于是他带着毡子去寂公处,用毡子铺好座位礼请寂公上座,拜其为师。自此之后无论日常晤面,还是书信往还,弘一都以师父大人称之。

青年高文彬要出家,弘一为其介绍寺内惟静法师剃度,他因此称弘一为“二师父”,得法名因弘。在庆福寺的岁月里,弘一与寺中诸僧关系密切。宝严寺是庆福寺下院,弘一去宝严寺掩关时,住持唯善对他的照顾十分周到。1926年杭州招贤寺招聘僧人,弘一得知后专门致信周孟由称“窃念庆福可修、唯真二师,道念坚固,威仪严肃,寡于言笑,实为当世僧众中不可多得者,是二师如愿来杭居招贤,最为合宜。”1929年弘一带着惟静法师去上虞白马湖晚晴山房,请他照料山房的一切,可见他对惟静的信任。

1928年,为编《护生画集》,弘一去江心寺闭关,其间结识了唯田、惟德法师,弘一还借给唯田不少律学书籍,一切外来人的接洽则交给了惟德。弘一1928年为《重编醒世千家诗》数次往还景德寺,应和“寺主”相识。在弘一交游的温州籍僧人中,还有知名的芝峰法师、竺摩法师和静权法师、通如法师。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居士郑伯琅皈依了芝峰,所以他常常称弘一为师伯。

师生之交:陈祖经

弘一驻锡温州时期,他的学生有不少人在温州教学。先有1923年来的郭志闳(伯宽),后有1927年为躲避“清党”而来的孙选青,二人均在浙江省立第十中学(今温州中学)教书。抗战后,吴梦非、刘质平、李鸿梁、孙选青这几位弘一在俗时的得意弟子都齐聚泰顺莒江温州师范学校,但此时弘一已经在泉州示寂。

弘一在温州交游的学生中,刘质平、丰子恺、吴梦非等人只是书信往还,交游密切的有陈祖经、郭志闳和孙选青三人,其中陈祖经为温州籍。陈祖经在浙一师读书时,李叔同是他的音乐老师。1921年弘一来温后,陈祖经和他的同学郭志闳与大师交游密切。因弘1923年出家时曾留有照片一张,诸人盘膝而坐。前排是周孟由、周群铮、陈祖经、郭志闳;后排因弘、寂山、弘一。

弘一在温州赠送陈郭两人佛号楹联多幅,陈郭两人对自己的老师亦钦奉有加。因弘说:“陈郭二君者,吾师浙江高等师范学校高足,时执教于浙江第十中学者也。因弘尝往访郭君,见其几案陈设洁净,中供吾师相片,香华珍果罗列其前,旁悬吾师手书楹联。足见师道德崇高,令人钦奉之一斑焉。”

1932年农历十月下旬,是一个多阴雨的冬季,弘一告别温州友人乘船去了厦门。对于弘一大师的离温,因弘始终心存遗憾。他后来自责自己在两个方面没有做好工作,使得弘一最后未能留在温州。在日常起居方面“未尽服劳奉侍之勤”,在弘法办道“又未稍输赞助宣扬之力”,这许是因弘的谦逊,也不排除事实的成分。

弘一离开温州后,还不断和温州友人保持通讯。1933年农历闰五月,到闽南后不久即致信杨雨农,托其转赠温州友人佛号及书籍多份。1935年农历十月,老友郭奇远六十大寿时,他专门寄来华严经偈句“圆满法界月,清凉功德池”楹联。他的书信和作品中也常常念及温州,因为在他的心目中,温州已经是他一生中难以割舍的“第二故乡”,温州人已经成为他最亲切的故乡人。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52号

浙ICP备09100296号-1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