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72小时生命大救援

2010/04/18 17:09 来源:新华社 编辑:金志敏 浏览:6229

  • 本文导读:青藏高原的四月,本该冰雪消融、万物复苏。三江之源的玉树,本该恬静而美丽。  然而对玉树来说,2010年的4月是寒冷的、悲壮的。14日7时49分,高原大地裹挟着冬的不甘和夏的强势肆虐呼啸,顷刻间,数以千计的生命被废墟掩埋,一片片城镇乡村被夷为平地。  地震发生后的72小时是最关键的“黄金救援时间”。时间就是生命!从党中央、国务院到各地方各部门,从解放军、武警部队、消防官兵到公安民警,从专业救援队到普通志愿者,从各级领导干部到广大人民群众……为抢救成千上万的生命,一场与死神竞速的生命大救援在“黄金救援时间”里争分夺秒地展开……
  • 3

  青藏高原的四月,本该冰雪消融、万物复苏。三江之源的玉树,本该恬静而美丽。
  然而对玉树来说,2010年的4月是寒冷的、悲壮的。14日7时49分,高原大地裹挟着冬的不甘和夏的强势肆虐呼啸,顷刻间,数以千计的生命被废墟掩埋,一片片城镇乡村被夷为平地。
  地震发生后的72小时是最关键的“黄金救援时间”。时间就是生命!从党中央、国务院到各地方各部门,从解放军、武警部队、消防官兵到公安民警,从专业救援队到普通志愿者,从各级领导干部到广大人民群众……为抢救成千上万的生命,一场与死神竞速的生命大救援在“黄金救援时间”里争分夺秒地展开……


地震:尘雾笼罩中,哭声、喊声、呻吟声混成一片

  4月14日早7点45分;青海省玉树县结古镇胜利路上一幢四层小楼上。
  窗外已曙光初现,天空还泛着青灰色,刺骨的寒风从窗棂间钻进,唤醒了13岁的次乃拥青。她套上红色毛衣,穿上藏青色绒线裤,如往常一样。
  7时49分,大地微微颤动起来,尚未等小拥青反应过来,整个房屋就开始剧烈摇晃。
  地震了!
  墙皮、水泥块噼噼啪啪地剥落,房间里靠墙堆放着的鞋盒、海绵垫、被子瞬间一古脑地砸在拥青身上。天花板和墙体开始变形、碎裂、坍塌,整个楼房在摇晃中迅速塌陷,拥青陷入一片黑暗。
  次乃拥青在废墟下等待救援的时候,她的救命恩人——中国国际救援队队员们已经从北京集结出发,14日20时抵达了玉树机场。
  ——名山之宗、江河之源、牦牛之地、歌舞之乡。玉树结古镇曾经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
  在青海体育彩票管理中心玉树州分中心工作的莫鑫磊怎么也没想到,美丽的玉树会在他的亲眼目睹下成为一片废墟。
  14日晨,睡梦中的莫鑫磊被“地震了”的大喊声惊醒。跳下床,地板颤抖得太厉害,他一下跌倒在地上,再抓着床沿站起,扶着墙艰难前行。
  瓦片、玻璃碎裂,桌子被晃倒,文件倾落下来,厨房里的锅碗瓢盆跳起、落下,叮叮咣咣跑了满地。
  莫鑫磊连滚带爬冲出楼外。
  整个小镇笼罩在一片尘雾之中,街道上拥满了惊恐的男女老少。不少人裹着被子、喘着粗气蹲在空地上,哭声、喊声、呻吟声混成一片。
  跑过一幢幢已变成断瓦残垣的房子,莫鑫磊心里在祈祷:这里面的人都跑出来了吧!?
  小拥青等待、莫鑫磊祈祷的同时,数千里外的北京,陈晓辉已经在默默地为玉树人祝福——
  14日早7时50分,北京市三里河,中国地震局台网中心。
  陈晓辉刚刚处理完一起台湾地震的速报工作。从13日早8点30分到现在,已值守近24小时的他正想端起茶杯喝口水,尖锐的警报声再次响起。
  这样的警报声每天都要响起多次,每次响起,陈晓辉的心里都会一紧:又有地震发生了。
  放下茶杯,陈晓辉立刻查看24小时实时检测系统的波形图和台站触发状态。
  波形图振幅起伏剧烈,这一定是一起不小的地震。已参加工作8年,经过无数次震情速报训练的陈晓辉迅速判断,这次地震发生在国内西部地区,震级6级以上。
  陈晓辉赶紧叫来一起值班的同事,同事也作出相同判断。两人立即从警戒状态进入速报状态。
  做出预判后,陈晓辉和同事将波形图通过人机交互系统进行进一步分析。
  7时54分,根据波形和经纬度,确定地震发生在我国青海省玉树州;
  7时56分,根据面波,确定震级为7.1级;
  8时整,将各种信息整合敲定,通过发布系统,向国家和各省地震局发布震情信息,震情速报工作告一段落;
  8时2分,青海地震局也通过发布系统,传来同样的消息:
  北纬33.1度,东经96.7度,总人口数为28.31万人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于14日7时49分发生7.1级地震,震源深度33公里,震中距离州府所在地结古镇30公里。

响应:灾情传遍大江南北,一场抗震救灾的总动员在中华大地上展开


  8时11分,玉树7.1级地震的信息传到中国地震局局长陈建民的手中。与此同时,各种信息从数千公里外的西宁和玉树,不断向这里汇聚。
  8时19分,中国地震局将灾情上报党中央、国务院。并通过传真、短信等方式发给国家发改委、公安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卫生部、民政部、安监总局等相关部门。而更多的人们,在这个清晨,通过新闻媒体获知了这一令人心碎的消息。
  从玉树到西宁,从地方到中央,从国家各部委到各省区市,从各人民团体到每位中国人……揪心的牵挂,紧急的部署,快速的反应,一场宏大的抗震救灾紧急响应在中华大地上展开……
  美国,华盛顿——
  灾难发生时,正值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出席完在华盛顿举行的核安全峰会。获知消息后,胡锦涛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同代表团陪同人员一起,急迫地分析国内发来的一份份灾情简报,严重的灾情令人心急如焚。
  胡锦涛要求,各部门全力做好抗震救灾工作,千方百计救援受灾群众,同时要加强地震监测预报,落实防范余震措施,切实安排好受灾群众生活,维护灾区社会稳定。
  之后,总书记又作出压缩行程、推迟访问、提前回国的决定。他深情地说,中国政府目前正在紧急组织抗震救灾斗争。在这一困难时刻,我需要尽快赶回国内,同我国人民在一起,投入抗震救灾工作……
  北京,中南海——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全力做好抗震救灾工作做出重要指示,并推迟原定于4月22日至25日对文莱、印尼和缅甸的正式访问。4月15日下午,温家宝飞抵青海玉树灾区考察灾情,慰问各族干部群众,指导抗震救灾工作。
  灾情发生的几个小时内,国务院迅速成立抗震救灾总指挥部,回良玉副总理任总指挥,下设抢险救灾、群众生活、卫生防疫、基础设施保障和生产恢复、地震监测、社会治安、宣传、综合等8个工作组。受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委托,回良玉于14日中午率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军队、武警部队负责同志紧急赶赴灾区。
  灾情就是命令,这是一场与时间展开的赛跑--
  地震发生后11分钟,中国民航局空管调度中心。获知地震消息的空管局局长王利亚急令调度:“马上与玉树机场联系,有没有人员伤亡?”但手机、座机均打不通。
  半个小时过去了,空中呼叫依然没有回应。
  王利亚急了,再尝试已经很少使用的短波方式联系。
  8时40分,短波无线电台终于传来玉树机场管制员微弱的回应:“我是玉树,我是玉树。”
  “机场能起降飞机吗?”王利亚声音急促。
  “塔台、跑道没有受损。目前用柴油发电可起降飞机,但是柴油只能维持17个小时。”
  中国民航局随即发出指令,火速组织一批骨干空中交通管制员、设备维修人员以及柴油、卫星电话等物资支援震区。
  几乎同时,国务院相关部门纷纷启动应急响应机制,迅速做出相关部署——
  中国地震局:8时20分启动Ⅱ级应急响应,中午时分将响应级别升为Ⅰ级;
  民政部:8时30分启动国家四级救灾应急响应,12时将响应等级提升至一级;
  卫生部:启动自然灾害卫生应急一级响应;
  交通运输部:紧急启动抗震救灾一级响应;
  铁道部:24小时负责处理救灾物资装车、卸车和运输,确保救灾物资以最快速度运抵灾区……
  灾情就是命令,青海省迅速展开抗震自救——
  青海省第一时间启动重大灾情预案,省委书记强卫、省长骆惠宁直奔现场;青海地震局工作组、青海省重大灾害紧急救援队、青海省民政厅、武警青海总队从不同方位向玉树挺进……
  灾情就是命令,玉树牵动着祖国各地的神经——
  14日9时,陕西省地震局派出8人组成的地震现场工作队出发赶赴灾区;10时,西藏公安消防总队昌都支队救援队出发;13时,解放军第四医院医疗队出发;北京卫生局组建由80人组成的救援队赶赴灾区;甘肃省抽调经验丰富、技术过硬的技术专家和机械操作手59名,组织挖掘机2台、装载机2台、运输车辆10部、柴油10吨,当日连夜赶赴灾区……
  重庆、云南、新疆、宁夏、天津、上海,几乎所有省份,都在第一时间派出多种形式救援队赶赴玉树。
  灾情就是命令,一场宏大的响应,在亿万民众中展开——
  在河南,17位富有户外救援经验的青年人在14日晚8时就踏上了奔赴灾区的路途。作为河南户外救援联盟的成员,他们有一半以上曾在汶川地震期间驰赴北川灾区前线。
  在四川德阳,地震发生仅15个小时后,曾在汶川地震中遭受重创的东方汽轮机厂22人救援队伍,就带着3大卡车救援物资奔赴玉树。他们,曾在被汶川地震撕裂的土地上迎来前来救援的青海兄弟。如今,他们要怀着感恩的心向受伤的兄弟奔去。

 

集结:以拯救生命的名义,来自四面八方的救援队伍在第一时间赶赴灾区

  14日8时许,几乎是在大地刚刚停止震动,青海省消防总队玉树支队的官兵们已经做好了救援的各项准备工作。
  平日里的艰苦训练和救援经验,让这支队伍临危不乱。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他们独立作战。
  同时,一场紧急援助地震灾区的战斗在各地全面展开——
  9时许,武警某部团长孔新接到命令,立即集合部队,带领1100名官兵向受灾最重的玉树县结古镇出发;
  9时30分,甘肃省地震局应急救援处副处长景天孝带着首批由9名相关专家和工作人员组成的地震现场工作队,赶赴灾区;
  9时50分,一支由58名地震专业救援人员、5名西藏地震局和昌都地区地震局的工作人员组成的救援队携带救灾装备从西藏昌都赶赴灾区;
  …………
  伴随着伊尔-76运输机三个多小时的飞行,14日20时,中国国际地震救援队抵达玉树机场。
  刚下飞机,一些人就因为高原反应哇哇地吐了起来,5级大风更是把衣着单薄的人们吹得全身凉透。有人很快嘴唇发紫。
  从机场到玉树县城,大约有26公里的路程,多处有垮塌,不时遇到堵车。在离县城只有8公里左右的地方,由于水库开闸放水淹没了一段路。行进中,中国国际地震救援队副总队长侯世科一面给自己鼓劲,一面派出向导查看灾情。
  13时13分,一架伊尔-76运输机从湖北当阳紧急起飞,空运中国国家地震救援队人员和物资飞赴灾区;13时27分,另一架伊尔-76运输机从这里起飞;
  14时,南航CZ8885航班满载着157名公安消防部队官兵和3.39吨生命探测仪等紧急救援物品从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起飞;
  空降兵部队1500人和100名伞兵已做好了执行抗震救灾任务的各项准备……
  平时冷清的玉树机场成了民航调度指令最密集的地区。
  14日听到汇报,在简单收拾行李后,交通运输部副部长高宏峰向灾区赶去。
  “震区周边多条路段出现大面积的滑坡、沉陷、路面裂缝,公路基础设施损坏严重。”这是高宏峰刚到达灾区后看到的景象。
  交通运输部立即调集抢通机械和技术人员,组织200多人的抗灾突击队,第一时间奔赴交通中断的禅古电站K815-816段等地,全力开展受损公路的抢通保通工作。
  14日14时,通往灾区的公路陆续恢复通车--
  15日11时起,救L916次、救L917次等专列相继发出,驶向灾区;
  15日17时15分,首趟运送青海玉树震区救灾物资的专列抵达青海;
  从沈阳、北京,从郑州、武汉,从全国各地发出的专列载着帐篷、棉大衣、棉被,载着全国人民一颗颗滚烫的心向灾区驶去……
  大型工程车、医疗救助车、救援物资车,连成长龙,穿越崇山峻岭,驶向同一个目的——玉树。
  西宁到玉树的公路只有一条——从西宁出发,翻越海拔3600多米的日月山、海拔3800多米的柳梢沟、海拔4000米以上的河卡山、鄂拉山、姜陆岭、大野马岭和小野马岭,以及海拔高达4824米的巴颜喀拉山山口,全程817公里。地震发生后,这条平日里略显“寂寞”的公路成为运送救援物资的“生命线”。

抢救:72小时内的每一分、每一秒,任务是救人!救人!救人!

  “一!二!三!”中国国际救援队队员贾树志带着战友们喊起了号子。
  身穿红色僧袍的扎西多吉和周围的群众喊起了号子。
  两股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轰”地一声,巨大的石板被推落,救援空间被打开了!
  一名藏族僧侣率先爬了进去,国际救援队队员何登科跟着爬了进去……
  16日13时48分,等待了50多个小时的次乃拥青被轻轻地抱了出来。
  4月15日,结古镇镇郊西北牛宾馆。
  地震将三层的西北牛宾馆扭压成了一层半,一面墙还歪歪扭扭地,与顶板仅靠着几根钢筋相连。已经垮塌的楼顶上,满脸通红的队员们正在憋足了劲儿拆除楼板。生命探测仪显示,废墟下有强烈的生命迹象。
  突然间一阵摇晃,地面有力地抖动起来。10多分钟后,又是一阵余震袭来。但救援工作一直没有停下。很快,队员们在三层楼间打通了一个V字形槽。
  “注意出来时千万别睁眼……上来时不要急,一个一个来。”
  12时许,一个被困的小伙子从洞口慢慢伸出头,小心翼翼地转身,一点点避开断裂的钢筋。随后,第2个、第3个、第4个被困者被顺利救出。
  张建伟,张景科,陈德毅,许程——这4名被救人员都是甘肃人,年龄最小的仅18岁。他们登上救护车时,现场所有人员鼓起掌来。
  时间在一点一点无情地流逝。
  “求求你们,这边有人……”
  4月17日上午9时20分,正在玉树县新建路附近搜救被困人员的武警某部十名战士突然听见呼救声,顺势望去,一名40多岁的中年男子,边跑边喊着救人。
  居民楼的一半完全倒塌,另一半倾斜近30度,随时可能倒塌。被困的一名中年妇女,处在坍塌的废墟和剩余的危房之间,大腿被横梁压着,头部卡在两块木板之间。
  “小心一点,赶紧救人!”10名战士找来10多根木椽,将随时可能倒塌的房屋支撑起来。一个身体瘦小的战士,钻进狭小的空间内,小心翼翼地把被困者身上的木板和石块挪开。
  随后,救援人员分成两个组,一组将压在被困者大腿部的沉重横梁用肩顶起,另一组将其一点一点从废墟中挪出来。20分钟,救援花费的时间并不长,但当被困者被安全救出后,几名扛横梁的战士的肩头却已全部红肿。
  在抓紧搜救每一个生命的同时,让获救的伤员及时得到救治同样刻不容缓。
  15日,玉树结古镇体育广场。
  护士长宋海燕为8岁的才让拉毛扎针输液时,双眼蒙着纱布的小姑娘一把抓住宋海燕的手,带着哭腔喊出了“妈妈,妈妈”。
  宋海燕怔了一下,红着眼连连应答。
  这支由解放军第四医院派出的抗震医疗救援队,自14日中午赶赴玉树以来,已经连续几十个小时不休不眠。
  15日6时,当他们抵达结古镇体育广场时,眼前的场景令队员们大吃一惊:上万名群众或躺或坐,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个广场。
  不到20分钟,医疗队在体育场中心搭建起一所拥有60个床位的“野战流动医院”。很快,一拨拨受伤群众就相互搀扶着涌了进来。
  迷彩帐篷里的无影灯下,医护人员埋着头不停地忙碌着。几天几夜没有好好吃过东西,高寒缺氧,缺乏睡眠,大多数人嘴唇乌紫,眼睛布满血丝,许多人险些虚脱晕倒在手术台上。
  白衣天使在与死神赛跑,生命在爱心中接力。
  当天深夜,在距离玉树数百公里的成都市机场高速路上,一辆辆闪烁着顶灯的急救车,向成都双流国际机场飞驰而去……
  经过25个小时长途飞行,胡锦涛总书记回到北京,并立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全面部署当前青海玉树抗震救灾工作。京外出访和考察的其他中央领导同志也都提前回到北京。
  在地震发生后的72小时里,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官兵从废墟下成功救出1200人,救治伤员8714人。72小时内,重伤员已全部转运到包括西宁、成都、兰州等地和部队医院接受治疗。
  自然界的大灾大难,是对一个民族意志品质的考验。
  时间没有停止,72小时已经过去。但在分秒流逝的时间里,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上,救援仍在艰辛中顽强坚持。不懈坚持,仍是三江之源玉树的主旋律。

                                (执笔:谢登科、张宗堂、胡浩、周英峰、张晓松、齐中熙、樊熙、何宗渝)

相关搜索:玉树 地震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