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上海房价节节攀高 温州炒房团被踢出局

2009/12/02 13:11 来源: 编辑:金志敏 浏览:4944

向高房价低头

在今年如火如荼的上海楼市中,温州人意外地当了一次看客。

从6月份起,李萍就开始在市中心寻找合适的投资对象。她在联洋社区有两套房子,当时的市值已经达到近五百万元,希望换成黄浦、卢湾等中心区的一到两套房子。但几个月的奔波下来,李萍一无所获,因为一波飙涨后,中心区的价格早已不是她所能承受。

“看得上眼的,动辄就是六七万的均价,而价格便宜的,却显然没有足够的投资价值。”李萍告诉记者,“不光是我有这种感受,我身边的很多老乡最近也都在谈论这件事。”

一种危机感就此在温州投资客中蔓延开来。今年下半年以来,上海楼市的买房者中,温州人的踪影难觅;而在二手房市场中,来自温州投资客的卖盘却汹涌而出,不仅联洋、世茂滨江花园等温州投资客扎堆的传统楼盘集中放量,一些市中心涨势正酣的豪宅也颇多温州投资客的抛盘。虽然总体数量难以统计,但从个别热门板块来看,温州投资客的抛盘量已经占到该板块卖盘的三分之一左右。抛售的理由,按照李萍的说法,是大家都觉得玩不下去了。

易居中国分析师薛建雄指出,温州投资客在上海楼市经营多年,手中的房源品种已经老化,到了一个产品需要升级置换的时候。而这个升级置换的过程恰恰碰上了今年上海豪宅市场的暴涨,那些能达到温州投资客购置要求的房源,价格已经超出温州投资客的承受能力,无奈之下,才会有出现不少温州投资客抛售物业离开上海的局面。

“我们以前笼统说的‘温州炒房团’已经出现了层次分化,少数实力相当雄厚的大企业家在豪宅市场比较活跃,而大多数普通的温州投资客已经比较难参与到炒房中来。”薛建雄说。

不过,在当前高烧不退的上海楼市,温州投资客资金的大量流出并未对市场价格造成太大影响,因为新投资群体的涌入很快抹掉了他们砸盘的痕迹。上海一位本地投资客张先生告诉记者,出于对政策风险的担忧,本地投资客以及温州投资客确实都在出货,但意外的是,来自外地投资客的买盘出现井喷,使得在大家集中抛售的情况下,房价不降反升。

“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基本上会把挂出来的市中心房子价格提高10%-15%左右,计划如果卖掉了,就暂时观望,结果没想到还真的卖掉了。”张先生感叹,“没有了温州炒房团,还有更多其他的炒房团,这个市场永远不缺冲动型的消费者。”

升级还是泡沫?

对于温州投资客的黯然离去,业内褒贬不一。

薛建雄认为,温州人转移投资目的地的背后,所反映的是国家经济升级、财富人群随产业结构升级转移的过程。一方面,表明上海楼市已经随上海经济再上台阶,吸引着身价过亿富豪的聚集;另一方面,二线城市的发展也已经能够吸引高端物业买家进驻,这是楼市健康发展的有利因素。他指出,二线城市的经济现状和5—10年前的上海差不多,一些在这种经济状态下生活过的温州人移到这些城市做生意,也会把在上海投资房地产的成功经验带过去。

而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温州投资客的离去,无疑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上海楼市当前的巨大泡沫。“我们可以想象,如果连惯于炒房的温州人都买不起房子了,那房子到底应该卖给谁?靠亿万富翁来支撑上海房价,中国又能有多少个亿万富翁?这本质上就是一场炒作游戏,借着中央调控政策的松动大肆爆炒,每个人都知道一定会有最后一棒,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不会是最后一棒的接手人。”该业内人士激动地表示。

摩根大通中国策略分析师娄刚则断言,房地产已是强弩之末,因为现在需求不旺盛,投机需求非常旺盛。他认为,政府应当对房地产进行一次全面性的调控,包括收缩房屋贷款、出台物业税以及解决地方政府融资难的问题,削弱其在房地产行业的利益冲动。而这些,很有可能在明年看到。

事实上,在李萍这样的投资客心里,并没有将自己的行为上升到这样一个高度,他们只知道,上海的房价已经贵到他们也玩不起的地步。曾经在上海楼市风光无限的温州炒房团,如今或撤离上海,或和普通百姓一起,沦为上海楼市击鼓传花游戏的看客。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