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破解卖菜难:引导农户联合 增加菜市场 降低流通成本

2011/05/08 16:43 来源:人民网 编辑:李如婷 浏览:21356

        近期,各地频繁爆出菜价暴跌,多种蔬菜滞销,很多菜农心急如焚。而居民“菜篮子”并未明显减轻。

  菜价就像跷跷板,一头连着菜农,一头连着消费者。如何在稳定“菜篮子”价格、支持“菜园子”建设上找到平衡点?记者深入蔬菜生产、流通一线,进行了追踪采访。

  卖菜难,为哪般?

  追高价盲目扩大种植面积,造成供需失衡。农民经营组织化程度低,应对市场波动能力不强

  4月28日,山东济南市历城区唐王镇,公路两旁随处可见一片片早已成熟但尚未收获的卷心菜。

  “今年算是白忙活了”,提起眼下的菜价,东王村农民张宗英一肚子苦水,“去年最高卖到1块多,都想着今年多种多挣钱,可谁成想突然成了这个样子。”

  张大娘家共有3亩地,由于去年行情好,今年全部种上了卷心菜。可最近唐王镇的卷心菜节节走低,这让她忧心忡忡。“今天一斤才卖8分钱,比昨天又落了5分多,每斤卖到4毛钱才能保本,今年不但挣不到钱,还得倒贴不少。”

  往常这个时候,为保持卷心菜的新鲜度,张大娘每隔四五天就要给地浇上一遍水,由于行情不好,今年菜地里丝毫看不到浇灌的痕迹,“浇一亩地至少要用10多度电,每度电要8毛钱,现在每天卖的菜还不够电费钱,浇不起了!”

  菜价的下降,反而造成滞销。“25000多斤菜,现在卖了还不到一半,往年这个时候早已经大部分卖光了。”张大娘告诉记者,即便菜价已低至每斤几分钱,剩下的1.5万多斤卷心菜仍然很少有人问津。

  据了解,今年到唐王镇收菜的贩子较往年少了很多,卖菜“竞争更激烈了”。

  为了赶早多卖一些菜,张大娘和已经60多岁、腿脚不大灵便的老伴,每天凌晨3点多就起床砍菜,用竹筐抬着送到几公里外的韩西蔬菜批发市场。“去晚了,菜贩子收满了,就卖不出去了。”张大娘说,由于行情不好,菜贩子要比往年更挑剔,有一点瑕疵都不要,为了多卖一些减少点损失,价格基本上菜贩喊多少就是多少。“菜都砍下来了,总不能再拉回家烂掉吧,卖一分就少赔一分。”

  张大娘说,明年自己不准备再种卷心菜了,准备改种玉米,“虽然收入没有菜价好时高,但是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其实,张大娘的遭遇并非个案。去年菜价居高不下,眼下部分蔬菜跌破成本仍无人问津,怎么会这样?

  与蔬菜打了10多年交道的韩西蔬菜批发市场办公室负责人韩惠江认为,追高价盲目生产是导致今年蔬菜滞销、价格下跌的根本原因。“单户农民大都不具备分析市场反馈信息的能力,又得不到科学的信息指导,基本上是前一年哪种菜卖的价高就种哪种。去年冬季菜价高涨,国家又出台政策鼓励蔬菜生产,许多菜农今年盲目扩大种植面积,加大了蔬菜市场供应,造成了部分蔬菜眼下供过于求。”

  与此同时,韩惠江认为,农民经营组织化程度低造成“小生产、大流通”局面 ,从而导致菜农在蔬菜批发商面前缺乏议价能力,应对市场波动能力不强,也是造成蔬菜价格走低、销售困难的重要原因。

  面对当前菜价不断走低的现实,有专家指出,蔬菜价格跳水确实对稳定CPI贡献较大,不过菜贱伤农之后菜农减少甚至放弃生产,接下来很可能迎来又一轮的供不应求,又将影响物价稳定。

  据韩惠江了解,唐王镇70%以上的菜农表示,明年将放弃或者大量减少种植卷心菜改种其他作物,“这很有可能导致未来菜价出现报复性上涨,政府应高度关注。”
“买菜贵”,因为啥?

  中间环节成本大幅增加,0.1元的蔬菜到了消费者手中已接近1元

  面对产区“来势凶猛”的降价,消费者是否感到菜价便宜了呢?

  在北京朝阳区华严北里小区附近的一处菜摊边,经常买菜的王女士对于记者提出的“菜价暴跌”,一头雾水。“充其量也就是‘微有松动’。”

  为了验证王女士的说法,记者在同一天走访了农贸市场、街边摊贩、大型超市等多个蔬菜零售渠道。以卷心菜为例,价格大多集中在每斤7毛到1元之间,最高售价达到每斤2元。

  一端是不到1毛钱的产地供应价,另一端却是1元左右的零售价,巨大的差价去了哪里?

  4月30日,记者来到北京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很多批发商表示,作为“头道贩子”,自己主要靠“走量”赚钱,并没有因为菜价下跌而获得更多利润。来自河南周口的张大哥夫妻俩,经营蔬菜生意多年。记者见到他们时,一车17000斤的卷心菜两天才卖出了半车。

  “我们挣的就是个辛苦钱,别看过手后,一斤卷心菜从收购时的1毛变成了3毛,但是每斤充其量只赚个三五分钱”张大哥说,他们卖的菜来自河北邯郸,由于油费、雇工及进场费等都比往年涨了不少,运到北京每斤光成本价就是2毛5到2毛8,眼下市场竞争激烈,他们也不敢随意定价,收益比往年差了许多。“最近卷心菜不好卖,新发地减免了20天进场费,每车可以省上200多元,要不每斤成本还要再增加1到2分钱。”

  既然作为头道贩子,批发商并未加价太多,菜价是怎么被推高的呢?

  记者调查发现,在北京,为了降低成本,很多蔬菜零售商都是直接从新发地批菜,作为蔬菜销售的“最后一公里”,经他们一过手,菜价骤然拉高。

  在海淀区牡丹园附近的一处标准化农贸市场,记者看到同样产自邯郸的卷心菜,每斤卖0.9元。为何进价降低但销售价格仍然没有大的松动?对此,在该市场经营菜摊多年的王老板解释说,这个区域的蔬菜购买量基本是固定的,但摊位费、运费、水电费等经营成本却不断上涨,菜价很难大幅下降。“我们夫妻两个人拴在这个摊上,在北京生活成本这么高,菜卖便宜了,难以维持生计。”

  据了解,目前在北京一般规模的农贸市场内,蔬菜摊位有限,即便成本没有上涨,菜贩也不会轻易把价格降下来。

  菜场难以买到低价菜,供销模式相对稳定的超市呢?在采访中,记者发现由于蔬菜种植组织化和规模化程度低,与超市采购多样化需求存在矛盾,蔬菜大多只能通过中间菜贩子集中收购,几经倒手送进超市,这使得菜价基本和农贸市场的价格持平。此外,在很多超市,由于“农超对接”尚处于起步阶段,对接的更多是高档货,平价农产品的数量及种类都十分有限,普通消费者目前很难真正从中受益。

  相比规范的菜市场和超市,街边小商小贩卖的菜价格则要低很多,同样的卷心菜价格大约在5毛左右。但是,由于他们一直没有合法的销售资格,加上供应并不稳定,目前也还无法对整个市场价格产生较大影响。
  “跷跷板”,咋平衡?

  引导分散农户联合起来,增加菜市场网点,降低蔬菜流通成本


  有关专家表示,“种菜赔、买菜贵”循环往复出现,充分说明目前很多地方采取的菜价过高时抑制价格、过低时临时援助的权宜之计只能治标,无法治本,要想从根本上平衡好菜价这块“跷跷板”,必须下大力气推动生产和市场流通领域的变革。

  “破解农民卖菜难,关键是要大力发展合作社,将一家一户的分散生产尽快转为有组织、有规模的经营。”从事蔬菜管理、研究20多年的山东德州市齐河县蔬菜局副局长史民认为,将分散的农户联合起来,实现“大生产、大流通”,是提高农民话语权、确保农民利益的关键一步。

  在齐河,记者看到,一大批农民已经体会到了联合闯市场的优势。同样面对菜价下跌,齐河县祝阿镇盛杨番茄专业合作社由于采取了规模经营,生产有的放矢,不仅有效避免了滞销,而且价格还要比一般散户高上1—2毛,有力保证了菜农的利益。

  史民建议,政府应为农民搭建更为完备的信息平台,及时收集、处理、发布全国蔬菜产销信息,指导农民科学种植。针对流通环节的诸多瓶颈,河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陈晓玉教授认为,菜市场零售摊位租金受高房价影响连年高涨,是菜价从田间地头到百姓餐桌在“最后一公里”大幅攀升的主要原因。“需要从根本上解决菜市场零售摊位租金不断高涨。”

  陈晓玉建议,政府应多划拨土地和资金,建设产权属于地方政府的标准化菜市场,并进一步增加菜市场网点。严格控制公益性菜市场摊位租金,取消不合理收费,从源头上减少菜贩的负担。同时,在标准化菜市场设立蔬菜生产基地和菜农供应专区,限时供应,兼顾市场其他菜贩的利益。在居民社区建立蔬菜直销点,减少流通环节,保证充分供应。

  “我们还应充分肯定蔬菜摊贩存在的合理性。”陈晓玉表示,要看到流动菜贩在减缓就业压力和平抑菜价中发挥的积极作用,应在特定时段为流动菜摊开辟专门销售区域,方便居民购买。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