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拆违,一个必须大做的命题

2011/06/16 09:47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程潇潇 浏览:5272

 本报记者 刘曜

  

  这是一场温州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风暴”。

  “违必拆,六先拆”,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首批上百万平方米的违章建筑,轰然倒下。

  如果说,当拆违的号角刚刚吹响时,还有无数人在观望,在等待“一阵风”吹过。那么现在,当我们循着拆违的脚步回首,已然发现,观望的人少了,自拆的人多了,拆违的腰杆子硬了。

  这更像一堂瓯越大地全民共补的课——曾几何时,违章建筑如毒瘤、如蚁穴,侵蚀着温州的发展——但最为可怕的,是越来越多违建的百姓、企业甚至管理者,为一己之利,而漠视公共利益和法律的公正。

  违章就是违法,违法无小事。一种违法行为,不仅长时间得不到及时彻底的制止,反而遍地开“花”——这样的城市,难言形象;这样的群像,难言公义;这样的温州,难言发展!

  这堂课,补得还不算太晚。

  副省长、市委书记陈德荣如此形容拆违的紧迫:“广大老百姓等不起,转型发展等不起,这座城市等不起!”

  “‘六必拆’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不破则已,破则必胜”,百万平方米的违建倒下,新一轮拆违攻坚的号角刚刚吹响!

  从有形的变化,

  感无形的发展

  在很多人眼中,自家门前的一亩三分地里,弄一点小小的违章影响不了多少人,更遑论阻碍城市发展——殊不知,当这些或大或小的“影响”积聚,毁灭的,却是整个城市的形象。

  温州的城市形象差,已被诟病多年,随之衍生的,是“温州没有品位”、“温州人素质差”——由此带来恶性循环:环境差,本地的资源往外跑,外面的资源不愿来,城市难发展最终同样影响了违建者。

  这是一个说起来浅显,但却远没成为公共意识的道理。

  “拆违”,也就有了它绝不小的意义。而这些意义,在一个多月来的“违必拆,六先拆”行动中,被第一次如此直观而又集中地展现在公众面前。

  瓯海区景山街道的锦瓯桥边,3500多平方米的违章建筑和农房改造建筑被拆除,建成4500多平方米的河滨公园,为过往的市民增添了一道景色;鹿城区水心昌盛社区内,一块几百平方米的空地上花团锦簇,这里曾被违建羽毛球馆长期占据——拆违,让被侵占的公共资源重新为全民共享。

  温州市第二外国语学校围墙外,以村老人协会名义违章搭建的3000余平方米的企业作坊被依法拆除,建设了绿地作为过渡。今后,这地块将作为学校二期工程征地所用——拆违,为一所学校赢得新的发展机遇。

  ……

  再看市区各工业区内,曾经无数被企业违章占据的河道、路面,如今违章不见了,代之以满目青翠。河道变美了,沿路见绿了——次次拆违,营造了更美的企业环境,而美丽水乡的味道更渐回公众视野。

  “抓环境,就是促发展”、“环境是最大的公共品”、“种下梧桐树,才能引来金凤凰”……陈德荣等市领导曾一再强调环境与发展、民生,与一个城市软实力提升的关系。

  环境的变化,是直观的视觉感受。随之而来的城市品位的提升,将渐渐给更多的人以发展空间。民众期待,温州的转型发展之路,更加期待。

  从强拆到自拆,

  大破后的大立

  违建,是对法制和公共利益的践踏。而敢于违建者将一己私利凌驾于公众利益之上,这是对公平正义的公然挑衅。

  要让被拆违者心服口服,甚至于自拆,除了相关部门的强力推进,最大的力量之源是民众的支持,尤其是民众对维护自身权益和公共权益的意识觉醒。

  这种觉醒已“随风入夜,润物无声”地发生。

  首先是观望的人少了,自拆的人多了。曾经让市区无数建筑杂乱无序的“楼背包”明显减少。走访市区上陡门住宅区、横河南小区等老住宅区,越来越多曾经被顶层住户加了一道铁门的顶楼平台通道顺畅了。在市区得月花园,40多户擅自将裙楼露台圈为己用的住户,6户接到通知后立即自拆,17户答应自拆,如今均已拆除完毕。水心一酒店,主动将门庭内违建的走廊拆除……

  在一个多月的“违必拆,六先拆”首轮行动中,市城管与执法局、各新闻媒体,几乎每天都要接到数量不菲的市民投诉电话。一道难能可贵的全民监督违章建筑的“天网”已经渐渐成型。

  记者日前发放了200多份调查问卷,对“违必拆,六先拆”的相关问题,走访了市民、企业和机关单位工作人员。调查显示,几乎百分之百的民众对违章行为表示厌恶,80%的被访问者感觉“违章建筑侵占了自己的权益或公共利益”,超过五成的人承认“曾经对违章建筑在城市发展中的危害认识不足”,75%的被访问者表示“今后只要有通畅的渠道,会举报违建者”。

  违建,已经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无处遁形。也唯有如此,这个盘踞温州的毒瘤,才有可能被拔清。

  从睁只眼闭只眼,

  到依法行政

  “城市化进程中的巨大市场需求,和由此带来的利益驱动,以及管理和行政的不作为,极少数干部、单位的负面带头作用是导致违建房产生并难以拆除的主要原因。”市规划局有关负责人分析说。

  记者追踪采访了一个多月来各地的拆违行动,从执法者口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最近真是被累坏了!”拆违累,如此集中地累更是第一次,这是事实。但是我们反过来追问——如果每一处违章,在其萌芽的时候就被拆毁,何来今天的累?

  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是“依法治国”的基本原则,同样是“依法行政”的核心理念。但是,“依法行政”的现实内涵却要复杂得多,放到此次拆违行动的具体情境,广大党员干部正经受着一场“依法行政”的洗礼。

  违章必拆;在开动推土机强拆之前,先发通知书,先贴公告,先上门动员自拆;拆违过程中,拆得彻底,不留尾巴;拆违过后,实时监督,及时合理规划遗留用地——这是直接意义上的依法行政。

  瓯海区仙岩镇副镇长蔡某为企业违建“保驾护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5年——这也是一种依法行政。斩断违建背后的利益链,绝不护短,违法必究,这样的追究,还要更多。

  市司法局主动拆除单位内1042平方米的违建,鹿城区江滨街道办事处自拆顶楼违章搭建房,这是另一层面上的依法行政——机关单位没有特例,更没有特权,是违法的,就要彻底打破。

  近段时间以来,无数的党员干部收到单位的通知:自报家中违章,限期自行拆除——这是更高层面的依法行政。不管是为公为私,党员干部没有任何理由违建。一个带头违建、侵占公共利益的党员干部,如何期待他在工作中依法行政?

  “只有这样,才能让人心服口服。”市区南瓯明园22处违章,半数是党员干部搭建,拆违时,首先拿党员干部开刀,同住南瓯明园的林先生如是说。

  这也代表了无数百姓的心声。

  “违必拆,六先拆”,拆出的是环境,是发展,是公平正义。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