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革命情怀,在岁月中永恒

2011/07/01 10:16 来源: 编辑:程潇潇 浏览:2662

  本报记者 王舒 华晓露

  

  浙南游击区,是毛泽东著作中多次提到的南方八省坚持游击战争的14个地区之一。日渐壮大的浙南游击纵队坚持战斗,吹响了温州解放的号角,这一段艰难而又光辉的斗争历程,被誉为“浙南十四年红旗不倒”。 

  曾经的战场,如今一派繁荣景象;曾经的革命少年,如今已白发苍苍。且让我们回首往昔,回首那一段凝聚了浙南游击纵队雄风的辉煌历史。

  彻夜密谈只为和平解放温州

  循着当年的足迹,记者一路寻访位于郭溪镇岭头村深山中的景德寺。这座古刹作为温州解放历史中最重要的见证者,现在已被列为温州市第一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免费向市民开放。

  眼前的寺院建筑古朴,除正殿外,东西两厢房已被开辟成浙南革命斗争史展馆。管理人员将我们引入了寺院东首后侧,一间仿古瓦房出现在我们眼前。“这里就是当年和平谈判的地方。”管理员告诉说,当时破败的寺庙,只有一座后进大殿,仿古瓦房新造的,原址是三间小木屋。

  瓦房的正中摆着由3张八仙桌拼起来的长形木桌。管理人员指着木桌说,这就是当年的谈判桌。就在这张桌子上,1949年5月1日晚,浙南游击纵队代表与温州国民党驻温军队代表聚会与此,商谈温州和平解放事宜。

  当年谈判的记录员,现年87岁的洪水平老人有过一段记叙:当时25岁的他第一次跨进景德寺山门,寺后的村子内已经驻扎了浙南游击纵队。寺东面有三间两进平房,就成了谈判的地方。里面板壁上挂着共产党党旗,三张八仙桌铺上蓝白格子被单就成了谈判席。浙南游击纵队代表胡景瑊、曾绍文、程美兴、郑梅欣5月1日下午到达景德寺,洪水平陪着他们检查了会议准备工作和警卫情况。温州国民党驻军叶芳的代表王思本、金天然、卓力文和吴昭征于当天黄昏时分到达。人一到齐,谈判就开始了。

  这,只是双方交锋的第一次谈判。5月4日,双方再次会聚于此,签订了《关于叶芳将军率部反正起义协定》以及浙南游击纵队5月6日进驻温州城的有关协议,使温州这座东瓯古城避免了血肉之灾。5月6日下午,叶芳召集所属部队营以上军官开会,宣布起义。5月7日凌晨,浙南游击纵队分三路进入温州城,温州顺利实现和平解放。  

  进城大军在这里集结

  周岙,这个坐落于泽雅的小村落,因地形险要而成为革命时期的红色堡垒。60多年前,浙南游击纵队主力部队、民兵等在这里集结,而后分别经从岩角山岭、天长山岭、宝昌岭三路,叩开温州解放之门。

  屋外雨水淅沥,记者在周陈林、周进启两位耋耄老人不连贯的叙述中,感受到那时岁月的激情燃烧。

  现已87岁高龄的周陈林是当年浙南游击纵队的队员。提起那个年代,老人微颤的嘴唇难掩内心的动容。他说,活了那么大岁数,很多事都已经不记得了。但部队在周岙集结而后召开誓师大会,却是如此刻骨铭心。

  1949年4月30日,浙南纵队司令部率领一部分主力部队到达周岙。各支队和独立大队也先后到达。

  “当时永嘉县藤桥、三溪两个区委还动员各支部,全力供应粮食。”周陈林说,农民群众得知部队集中,便自发组织日夜捣米,充作军粮。周岙一个村,半天之内就筹集稻米3万多斤。不少妇女,日夜赶制,做了几百双布草鞋支援部队。

  比周陈林小4岁的周进启,当时是浙南游击纵队驻周岙的通讯员。

  “那时候有15个战士住在我家。每天晚上大家在楼板上席地而睡。他们都自带棉被衣物,没用百姓家一针一线。”周进启道起那些日子,颇显兴奋,“战士们架起大锅自己做饭,还为我们讲参军故事。”

  周进启告诉记者,部队进村后,所有人员都集中学习党的城市政策,进行攻城训练和战前动员。各部队对军事任务的确定、防线划分、进城方式和时间、联络信号等,都做了详细明确的规定。5月6日傍晚,浙南游击纵队主力部队和民兵在周岙下宅坦集结,4000多名浙南游击纵队队员和小源、西岸、林垟、大源等乡的党员、民兵共一万余人参加誓师大会,浙南游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龙跃在会上宣布向温州进军的命令。

  “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解放温州!”……周陈林至今都不能忘怀,当时嘹亮的口号响彻四周,不少群众纷纷自发举着长矛表示要加入战斗队伍。

  次日凌晨,几支队伍秩序井然地成战斗队形向温州挺进,周陈林是部队进城向导之一。他说,部队首先占领了莲花心、翠微山等制高点,再分三路进军市区。

  “进城很顺利,几乎不费一枪一弹。”周陈林津津乐道,“温州城内国民党的重要机关,以及电厂、电讯单位和码头等,均为我军占领。”据周陈林描述,大部分居民在睡眠中度过了解放的时刻。等到人们发现满街都是我们的浙南游击纵队战士时,全城沸腾,群众奔走相告。温州城区地下党领导的工人、学生组织纷纷上街,张贴连夜赶写的标语。

  军民合作歼灭国民党“王牌军”

  藤桥镇底垟村有座石鼓山,小小的山丘,不足10分钟就能爬上顶。谢灵运曾经此地,谱成草木心魂曲《登上戊石鼓山》。但这里,最著名的不是这首曲,而是那场闻名遐迩的藤桥战役。

  1949年5月7日,温州解放。13日,国民党美式装备王牌军1200多人,取道藤桥欲往台湾逃窜。浙南游击纵队联合永嘉县委警卫队、藤桥当地民兵,虽然拿的是土枪土炮,硬是包围敌人于藤桥镇内。经两昼夜激烈战斗,在藤桥北和石鼓山毙敌30多人,其余全被俘虏,大获全胜。这场战役在浙南革命历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90岁高龄的林宝昌老人当年是永嘉县委警卫队的成员之一,也是这场战役的亲历者。细雨朦胧中,老人带着我们重登石鼓山顶。

  曾今的战场,如今已是一座森林公园。登上山顶,一座藤桥战斗纪念碑赫然耸立。

  “听说国民党要往藤桥逃窜,我们13号一早就跑到了藤桥以北的临江镇那里去堵截,打了一天一夜。14号一早敌人逃到了藤桥,我们也跟着追到这里。”当年发生的每个场景,老人都清楚记得,“我们熟悉藤桥的地形,就抢先占领了石鼓山这个制高点,将敌人围困在藤桥一带。”

  老人告诉记者,1949年5月15日上午,敌军被我军截成两段,200余敌兵向西方逃窜,其中一小队30余人的队伍逃到了脑底山。他带领一支党员民兵队伍,奋起直追,抄山路边追边打。

  “对方30来人全都拿着最先进的美式武器,而跟着我的队伍只有10来人。但后来到了悬崖处,敌人自己弃械投降了。”老人笑着说,“当时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就追过去了。后来回想起来,敌多我少,如果当时他们不投降,怕是一场恶战。一定是我们的士气震慑住了他们,他们就乖乖投降了。”

  “当时藤桥的民众全出动了,足足有两三千民兵。剩下的人也帮着给我们送水、送粮食。”老人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没有群众和军队合作,也绝不会有这场战役的胜利。”

  藤桥战斗亲历者林宝昌老人在藤桥战斗纪念碑前讲述当年战斗场面。 许日尤 摄

  周进启老人在讲述过去的革命故事。 苏巧将 摄

相关搜索:永恒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