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 新闻播报 > 温州日报

苦孩子奥运圆梦启示个人,更启示社会

2012/08/08 04:53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浏览:2431

新华社记者 肖春飞

当吴敏霞在万里之外的伦敦夺得自己的第一枚单人项目的奥运会金牌时,她的父母在上海的家里,热泪长流。

吴敏霞是苦孩子出身,父亲吴珏明来自浙江海宁农村,他和妻子诸金妹结婚后,还只能靠帮别人做泥水匠的工钱以维持一家三口的家用。他们当时住的那间仅15平方米的朝北亭子,不仅很狭小,且终年都没有日光照射。小时候,吴敏霞晚上只能睡沙发,而吴珏明和诸金妹则会爬上高不到1米的阁楼搭铺睡觉……俱往矣!

在伦敦奥运会上,有太多这样的故事。夺下本届奥运会首枚金牌的易思玲,父母都是下岗工人,靠开小饭馆维生,易思玲15岁差点不练体育去打工;易思玲的队友、铜牌得主喻丹,初练射击时,家里穷买不起子弹,只能“放空枪”;举重冠军吕小军出身湖北农家,当年家里种地供他训练,难以为继,他一度放弃训练,打工养家,回到老家跟着叔叔跑起了货运;成功卫冕的射击冠军郭文珺,小时父母离异,她跟着父亲生活,14岁时父亲悄然离开,不知去向,后来她曾在西安卖了一年服装……

这样的故事,在历届奥运会都有。当这些英雄在领奖台上接受鲜花与欢呼之际,英雄出处被一一挖掘出来,瞬间你会明白一切:他们在荣誉巅峰的眼泪、欢笑,或者淡定。

如果没有体育,如果没有奥运会,他们将会怎么样?

吴敏霞的父亲回忆说,女儿有一次去日本大阪比赛,在免税店里给他买了两条当时包装最漂亮的香烟,回到家第一时间就从包里翻出来递给爸爸,当时他一下抱住了女儿——那时,吴敏霞只有9岁。

人生之路不可能重写,翻看这些奥运冠军的往事,能够发现他们很多人曾经选择离开,因为太苦,因为难以负担,因为前途渺茫……但是他们还是回来了,咬紧牙关,心怀梦想,进入了“一条龙”的培养通道内,受益于举国体制,从市队到省队到国家队,站到了奥运赛场,最终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在伦敦奥运会上,日本选手加藤绫平受到高度关注,他家境优越,有“体操贵公子”之称。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家境优越的父母一般不愿意送孩子去练体育,因为通往奥运冠军之路艰辛且漫长。笔者当年做过青少年足球选手调查,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区体校已经很难招到城里的女足苗子,招来的更多是农民工的孩子,她们在体校能够得到更好的伙食,还因为心里揣着一个小孙雯的梦想。

加藤绫平被中国网民热捧为“高富帅”。这段时间来,很少有一个新造的词像“高富帅”这样传播迅速,并让传播者百般滋味在心头。

微博上曾经盛传几条大学的标语,或曰“DotA毁一生,网游穷三代,天天上自习,必成高富帅”,或曰“考试打小抄,难成高富帅”,“高富帅”俨然已经成为励志目标。中国不少贫寒子弟能够通过奥运会改变命运,成为“高富帅”,其他的途径呢?

自古以来,“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向上的阶层流动的通畅,激励了无数贫寒子弟。但是,现在中国面临的现实是:社会阶层之间的流动通道依然不宽。

世界上最成功的足球主教练之一、“老爵爷”弗格森有一句名言:“当天赋不起作用时,努力总能弥补先天缺憾。”天赋可以是身体,也可以是出身。当人们感动于中国的奥运英雄们通过努力改变命运、实现梦想时,人们渴望:更多的贫寒子弟,没有走上体育这条路,也能够通过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苦孩子奥运圆梦,启示个人——努力自有回报;更启示社会——阶层流动的通道亟待进一步拓宽。创造尊重每一个努力的价值的良好环境,让每一个人都相信:努力,有价值!

新华社上海8月6日奥运专电

相关搜索:孩子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