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 新闻播报 > 温州日报

钱文忠:文明和教养 是通向幸福的必经路

2012/09/17 03:44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伍广明 浏览:5380


 

 

 

 

 

 

 

 

 

 

 

 

 

 

 

 

 

 

 
钱文忠倡导幸福标准需多元化。 瞿冬生 摄
 

 

 

 

 

9月13日,《百家讲坛》知名主讲人钱文忠,在我市举行了以《幸福生活的人文精神》为题的讲座,和市民交流关于幸福的看法,并接受了温州日报记者采访。

此次讲座系瓯江讲坛暨江心屿金秋文化节高端文化讲座,由鹿城区委、区政府主办。

钱文忠1966年生于无锡望族钱家。这个家族曾出过钱穆、钱锺书、钱伟长等人。1984年,他考入北京大学梵文巴利文班,师从季羡林。一度经商,后重拾“印度学”,现为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人称学术界的“时尚先生”。著有《钱文忠解读弟子规》《传统的再生:钱文忠演讲集》《钱文忠语录》《国故新知》《人文桃花源》《玄奘西游记》等。

李艺 陈晨

还没见到钱文忠,就听到关于他的不少传闻。

比如,未满17岁时,他对冷僻艰深的梵文、巴利文产生了兴趣,于是和季羡林先生通信了;比如,上世纪90年代被迫下海经商,不料积下了大可让他一生安心治学的财富;比如,据说他拥有复旦学人中最大的私人藏书库,除了藏书,他还喜欢抄书,每日手抄古籍,从不间断;又比如,他被某生活周刊形容为“用纯粹的奢华纵容自己”,穿订制鞋服,戴百达·翡丽表,拎LV 包,用万宝龙限量版钢笔,抽库阿巴雪茄,玩登喜路、都彭和大卫·杜夫烟具。

此次讲座的前一天晚上7点多,钱文忠到达温州。一个多小时后,身穿白色唐装的他出现在记者眼前。谈话就从他的衣服开始。

对于“只穿订制鞋服”这个传说,钱文忠半开玩笑地解释:“我订制衣服,主要是因为身材恶劣、比例失调。

“订制鞋子,那是因为我的脚接近正方形,还特别厚,尺码从36码到40码都可以穿。

“穿唐装显得有文化?没考虑那么复杂,就是穿着舒服。

“人应该让自己生活得好一点,觉得心安就好。教授没必要整天苦哈哈的,不修边幅不洗澡,这样对别人也是不尊重。”

……

幽默活泼、指陈时弊、妙语喷人,采访过程中,能言善辩的钱文忠善于用通俗的话语陈述各种观点,精彩之处可以让听众笑得人仰马翻,深沉之处又让人心中一凛。对钱氏风格,有网友戏批曰:又正经又邪恶。

衡量幸福和成功,

标准很多样

在当下,钱文忠这样的人,是不少人眼里的偶像,是生活水准与文化水准比翼齐飞的“成功人士”,他应该活得很幸福吧?

拿这个问题问钱文忠,他沉思默想了几秒钟,没有给出一个确定答案:“经过30多年的发展,我们民族长期压抑的物质追求被激发出来。有钱本是好事,但是人们并没有因此得到幸福,反而更多的人不高兴。社会发展了,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我们越来越难欢笑了。是到了需要反思幸福跟什么有关系的时候了。”

列夫·托尔斯泰有句话在中国广为流传:“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钱文忠认为,这句话的前半句没说对:“每个人、每个家庭也都是各有各的幸福。我们现在把幸福的目标单一化,认为幸福只有一种,就是功成名就、出人头地、有很多钱,我们认为只有这样才是幸福的。结果就把成功标志和幸福标准单一化了,这样一来,一定是不幸的人居多,对政府和社会不满的人也越来越多。政府的管理一定困难,维护社会和谐的成本也一定很高。

“看看现在电视上的成功人士是谁?基本是上市公司的老板,可是中国传统成功的标准却是三点:立德立功立言,是多元的。我可以没有赚到钱,但是我会写好文章,也很有地位,一个亿万富翁在我面前也牛不起来。立功,我没有钱,但在抵抗外族入侵的时候浴血奋战,我照样受人尊重。”

虽然倡导幸福标准需多元化,谈到幸福的前提,钱文忠却强调是有统一标准的,“只和文明有关”“而且,如果幸福的前提是多元的,这个社会就崩塌了,因为没有共识。”

联合国曾用全世界公认的体系评估世界各国的幸福指数和快乐指数。评估结果出来后,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是不丹。可是不丹的人均GDP世界倒数第一。快乐指数最高的国家瓦努阿图,其GDP总量世界倒数第一。

用这个事例,钱文忠再次证明自己的观点:用GDP、用非常简单化的经济数据,或者说以物质的东西作为人幸福和快乐的基础和指标,百分之百是不对的。“生活中,我们的家人、同事和隔壁邻居越文明,我们个人就越幸福。一个不文明的社会是不可能幸福的,没有经济文明、没有政治文明、没有法律文明,没有日常的生活文明,怎么可能幸福?”

说到文明,钱文忠有一个观点就是——文明和文化不同。“博士的文化程度不高吗?但是他真的文明吗?恐怕不是的,他可能随地吐痰,抄袭作业。文化和文明不是一回事,我们不能因为经济发展了,大学生研究生多了,就认为精神财富增加了,同样也不能认为文化发达了文明就发展了,不是的。”

有一天,钱文忠在一家老式理发店理发,他感觉这里的顾客一般比较老派,比较有礼。“不料那天我运交华盖,旁边坐了位中年男子,大声打手机。满嘴脏话,还夹着几个不三不四的英语单词。一会谈十几块一条的牛仔裤生意,一会和皇室人员谈十亿美金的石油生意。我觉得挺受罪的。‘文化落地为文明’,我想需要从最起码的小习惯做起吧。比如,随手按一下按钮,冲洗火车上的厕所。有时我会觉得,我们的文明程度竟是和经济、物质的发展成反比例的。”

一个有爱好的人

永远多一点幸福的可能

钱文忠爱书,喜欢玩微博。他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这样介绍自己:“买书的,看书的,藏书的,教书的,偶尔也写书的”。

他也爱狗,家里既养土狗,也养洋狗。他的微博上,几乎每一页都有那么几条关注狗狗的信息,他为它们的萌态心动,也为它们的不幸伤心。来温州的当天下午,他还上了下微博,看到微博上流传的虐狗事件,他愤怒地转发了这条信息,并发言对虐狗者进行了谴责,“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他还有更多爱好,美食(包括温州鱼丸面)、玉石、沉香等等,基于自己丰富的兴趣爱好,钱文忠在讲座中为每个人提出了如何追寻幸福的具体建议:“我觉得努力使自己成为文明、有教养的人,这是通向幸福的基础和必由之路。而在此基础上给自己的人生多几种选择,做一个有爱好、癖好的人,这样的人永远会多一点幸福的可能。一个喜欢钓鱼的人比没有爱好的人肯定幸福,因为他可以心情愉悦地钓一天鱼。一个喜欢读书的人比不喜欢读书的人肯定会多一些幸福感,因为他能从书中领略到不同时空的风景。夯实文明和教养的基础,人的生活会更加多姿多彩。”

当然,生活也没那么简单。你要守住文明的底线、保持思想和精神的独立,需要时刻自省约束。钱文忠在他的随笔集《钱文忠语录》中写道:“我觉得自己始终在挣扎。一方面,我的确耐得住寂寞,但另一方面我也不一定扛得住诱惑,这是真话。”

这是他坦诚的一面,为此他提醒大家也提醒自己:“幸福本身是知足感恩。追求幸福的过程,也是修身的过程”“人活在世上是非常短暂的,不能什么都要。没有‘舍得’的心态,会很累的。”

人倾向于追寻自己缺的东西或者不够的东西,今天的温州人关注幸福这个话题,制定建设“三生融合·幸福温州”的目标,邀请学者来讲解如何追寻幸福,钱文忠认为这是一种进步和觉醒。“我一直在呼吁,今后社会能不能稳定,人民能不能幸福,取决于能不能把前些年积累的庞大物质财富转化成为我们的文明和教养。如果成功地把它转化成我们的文明和教养,那么前几十年付出的代价也许还是值得的。”

至于说能否为温州城市的幸福建设提些建议,钱文忠说:“我没有资格提建议,因为我不生活在这里。但是我来过温州几十次,有很多温州籍朋友,我的温州朋友现在因为经济上碰到一些挑战而担忧,但是大家别忘了,中国过去是有一个说法的,人只有退回来一点才有幸福感,可能这是历史给了温州一个转型的机遇,不然的话还一个劲被看不见的力量推着往前冲,冲了半天幸福感不会有所增加。

“我唯一的建议是:希望政府以及温州的企业家,能够帮助温州大学把永嘉学派的研究建设起来。温州大学应该成立专门研究永嘉学派的机构,这是我的一个建议,如果这样的机构能够建立起来,能够让生活在温州的人了解永嘉学派的智慧,了解其对于人生的哲思,对幸福温州、幸福鹿城的建设会有很大帮助。”

母亲对孩子的幸福

有极大影响

9月13日来听讲座的人,大部分都已为人父母。大家很关心一个问题:如何让我们的孩子变得更文明更幸福?作为家长,可以为成长过程中的孩子做些什么呢?

钱文忠认为,要让我们的孩子成为文明幸福的人,家庭教育很重要。而且他强调,母教在家教中又更为重要,“我们一定要认识到母亲是整个文明传承过程中最重要的接力者,如果这一点没有认识到,我们这个民族要吃大亏,世界上真正发达的民族,真正持续发展的民族,无一不重视母亲在家庭教育中的地位。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中国力学之父钱伟长、中国原子弹之父钱三强,他们的母亲都来自非常有教养的家庭。

“母教、家教对一个人的成长来说是不可替代的,一个人有没有教养,很大程度上在小时候就由母亲决定了。所以我个人觉得这个社会应该在给妇女巨大的保障和荣誉的情况下,让中国母亲能把足够多的时间留给孩子。”

而谈到学校教育时,钱文忠认为现在的问题是过于功利化,以致孩子的幸福感被牺牲掉了。前几天教师节,他在微博上转发了已被转发上万次的学者资中筠的一段话,极力赞同。这段话认为:中国现在的教育,从幼儿园开始,传授过程即表现出极端的功利主义;如果再不改变,人种都会退化;家长们都喜欢说一句话,叫“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实际上中国的孩子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

钱文忠在讲座中再次重点批判了这句话——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这句话完全没有道理的,人成功不成功是看终点线的,不是看起跑线。没输在起跑线上就一定赢在终点线上?逻辑很混乱。所以孩子不断地被挤压,婴儿时代学少年时代的东西,一直在透支。等孩子变成博士生了,才发现还得教他幼儿园时应该遵守的行为规范。所以我们的孩子没有几个是快乐的,孩子不幸福,一个民族会幸福吗?做爹妈的能幸福吗?”

而说到底,钱文忠认为教育最终还是要回归和谐育人,或者说培育和谐的人。“一个自身都不和谐的人,内心充满狂躁,充满嫉妒、充满不知足,他会觉得活得非常不幸福。”

相关搜索:文明 幸福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