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 新闻播报 > 温州日报

东瓯国都城在温州

2012/11/22 05:17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浏览:6010


市区双屿街道瓯浦垟村的东瓯王墓 林鸿麟 摄





左图为北宋景祐监本《史记集解·卷一百一十四·东越列传》里东瓯与永宁的记载。右图为元至元二十五年彭寅翁崇道精舍刻本《史记三家注·卷一百一十四·东越列传》里东瓯王都城的记载。 南航提供

东瓯国都城在温州,这是千年以来的历史定案。但近年来,有学者对此提出异议,认为历史上东瓯国都城在台州,为此我市学者胡珠生撰文予以辩析。 ——编者按

胡珠生

今年1月《台州社会科学》载周琦先生《东瓯都城考(修订版)》,今年第一、二期合刊的《台州文化学刊》载周琦先生《台州历史沿革若干问题勘误厘正考——与临海博物馆徐三见同志若干历史沿革观商榷》,加上近年来在两次学术会议上得读周琦先生《东瓯文化源流考》(《台州文化学刊》2007年第3期)、《西汉东瓯考》(《东瓯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11年8月),共四文,对其广征博引、勇于怀疑的治学态度深为惊异。

创获与疏误并存

周文有关温州古史的阐发有创获。例如《源流考》指出“孙诒让在《永嘉郡记集校》中勉强解释为‘永宁山在今永嘉县,绵亘贤宰、仙桂、永宁、清通四乡。瓯水盖即今楠溪,入江即谓入永宁江’;但历史上并无‘瓯水即楠溪’记载”。《东瓯考》引录“绍兴禹陵村《姒氏世谱》载驺摇父名亲、祖名尊”。《都城考》引录清黄汉《瓯乘补》“汉按《东越传》注:《索隐》曰:‘瓯,水名。’《永嘉郡记》云:水出宁城十余里,去郡城五里入江。昔有东瓯王都亭,积石为道,今犹在也”的异文。《厘正考》敢于提出东瓯国都城温州说的核心问题:“如果‘永宁本温州论’,那又如何解释《永嘉记》中的楠溪江、永宁山和东瓯王都城,均在瓯江北岸?又如何理解温州历代方志多认为东瓯都城在瓯江北岸?又如何解释孙诒让的‘瓯水即楠溪?’”

但细读诸文,也发现一些疏误,例如《史记·东越列传》“都东瓯”下唐司马贞《索隐》所引“姚氏云”,姚氏应为唐代或唐前佚名史家,《源流考》竟然说是“清代”人姚振宗,并批评“姚振宗主观上的意识流就下了‘瓯,水名’的结论”。

又如明《弘治温州府志·建置沿革》原文:“顺帝永和三年,分章安之东瓯乡为永宁县,末年置东、南二部都尉。”“明帝太宁元年,分临海之峤南永宁、安国、橫阳、松阳及晋安之罗江凡五县立永嘉郡,属扬州,治永宁,峤南即今温州。”《厘正考》竟作:“《〈弘治〉温州府志·建置沿革》载:东汉顺帝永和三年(138)建立永宁县,治贤宰乡(今永嘉县瓯北镇),属会稽郡。吴太平二年(257)属临海郡。东晋太元元年(323)属永嘉郡,治永宁,徙郡,县治于瓯江南岸,即今温州市鹿城区”,前者擅自增加汉永宁县“治贤宰乡”四字,后者擅自删去“峤南”二字,把自己的主观认识强作史籍原文。

再如《史记索隐》所引《永嘉记》,清乾隆十二年二月重刊武英殿本作:“水出宁山,行三十余里,去郡城五里入江,昔有东瓯王都城,有亭,积石为道,今犹在也。”程金造《史记索隐引书考实》按云:“《隋书·经籍志》不著录此书,《初学记》卷七地部龙升湖下,引有郑缉之《永嘉记》之文,当即是此书,书久佚。”《初学记》为唐徐坚所撰,故最为原始。孙诒让《永嘉郡记》(校集本)第11目“瓯水”条,“宁山”上多一“永”字,见于清朝同治年间金陵书局刊行《史记集解、索隐、正义合刻本》一百三十卷本。光绪四年(1878)九月,《永嘉郡记》第一次初印本成,孙诒让才查到该条较早出处是南宋《路史·国名纪四·东瓯》:“王摇,王东瓯,今温之永嘉也。有瓯水。《永嘉记》:‘瓯水,出永宁山(郭氏以临海永宁为东瓯),有东瓯王都城,有亭,积石为道,今犹在’,故章安之东瓯乡也。”由于南宋《路史》远远迟于唐《初学记》,证明原始的本子是“水出宁山”,不是“水出永宁山”。

《都城考》所引《瓯乘补》笔录的《永嘉郡记》条(见上文),作“水出宁城”,“宁城”上无“永”字,接近唐《初学记》本,但“十余里”上脱“行三”二字,“东瓯王都”下脱“城、有”二字,而“宁山”改为“宁城”,有山才有水,城中哪能出水?“宁城”之“城”显为“东瓯王都”下脱文之误置,这一前人误讹之异文,谈不上史料价值。《都城考》竟能把它和习见版本相提并论,以大量篇幅论证都亭,误入歧途,尽管如此,但从不同角度进行多方面的讨论,并形成高潮,对深入探讨东瓯国都城究竟在哪里是有推动作用的。

“台州说”的致命伤

东瓯国都城在温州是汉唐以来的历史定案。第一层次是唐前学者的传注:《史记·东越列传》“都东瓯”下,刘宋裴骃《集解》引东晋徐广曰:“今之永宁也。”唐司马贞《索隐》引吴韦昭曰:“今永宁。”又“姚氏云”引《永嘉记》《山海经·海内南经》“瓯居海中”,晋郭璞注:“今临海永宁县,即东瓯。”《方言》卷二“荆扬之间凡言广大谓之恒慨,东瓯之间谓之蔘绥。”郭璞注:“东瓯亦越地,今临海永宁是也。”

第二层次是唐宋以来的地理总志:唐《元和郡县图志》卷二六《江南道二》下“温州:本汉会稽东部之地。初,闽君摇有功于汉,封为东瓯王,晋太宁中于此置永嘉郡。”“处州:……后越王无疆七代孙闽君摇佐汉有功,立为东瓯王,都东瓯,今温州永嘉县是也。”北宋《太平寰宇记》卷九九《江南东道十一》温州永嘉县:“后又以章安东瓯乡为永宁县,即惠帝立东海王摇于东瓯,都此。隋改为永嘉县焉。”北宋《舆地广记》卷二三《两浙路下》:温州永嘉县:“本东瓯国,汉惠帝立闽君摇为东海王,都东瓯。”南宋《方舆胜览》卷九《两浙东路》瑞安府:“汉初为东海王之都。……今领县四,治永嘉。”由此可见汉东瓯国都城在温州永嘉县,千百年来早已成为历史学者的定案。

即使间有不同的记载,例如《汉书·惠帝纪》“立闽越君摇为东海王”下,唐颜师古注引汉应劭曰:“东海在吴郡东南滨海云。”“师古曰:即今泉州(当时的福州名泉州)是其地。”仍然近于温州而远离台州。相反,历来史籍未见一处明载东瓯国都城在台州,这就成为东瓯国都城台州说的致命伤。

台州说的立论基础,一是把台州的王城说成是东瓯国都城,二是否定温州东瓯王都城的真实存在。前者的根据:东晋王羲之《游四郡记》提到“临海南界有方城山,绝巇壁立,越王失国,尝保此山”。由于“越王失国”和汉惠帝时封东海王是两回事,唐前史家从来未曾释方城山即东瓯王摇的都城。王城和都城性质不同,王城可以是据守的城堡,都城必须是受封的国都。正如宋《舆地纪胜》卷一一《两浙东路·庆元府》下所载:“郡城,粤王无诸所筑”,但史籍从来未见宁波为闽越国都的传闻,宋陈耆卿《嘉定赤城志·纪遗门》所载黄岩县大唐岭东古城,“故老云:‘即徐偃王城也。’城东偏有偃王庙。”此后多家记载袭其说,直至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浙江方舆纪要·台州府》论及此城:“楚灭越,越王支庶筑城保此,俗讹为徐偃王城。”仍然看做“越王失国,尝保此山”的王城山一样,未曾断言此即东瓯王都城。为什么?以陈耆卿、顾祖禹的渊博学识,早已熟知东瓯王摇的都城在温州永嘉的定案,而且“城东偏有偃王庙”的参照物,徐偃王南迁远远早于“楚灭越”的“越王失国”,故只能在远古传闻上考虑问题。周文说台州是“四有王城”,关键在于“王城”不等于“都城”。如果在史籍上找不到像温州一样多处明白无误的都城记载,在古城遗址或贵族墓葬中找不到东瓯王摇及其后裔的遗物,仅仅停留在“四有王城”上,缺乏“四有都城”的前提条件,东瓯国都城台州说是无法突破的。

解答两点质疑

临海博物馆徐三见先生肯定温州东瓯王都城的真实存在,所著《东瓯国北疆界考》认为“东瓯国本在温州,其北疆界在今温岭温峤岭,因而台州不属于东瓯国,而属于鄞县回浦乡”。周氏特地著文商榷,在《厘正考》里提出两点质疑:“一是徐三见同志的‘永宁本温州论’,无法解释永嘉立郡前,为何永宁县治瓯北贤宰乡?”“二是徐三见同志的‘永宁本温州论’,无法解释《永嘉记》中为何记载瓯江北岸‘昔有东瓯王都城?’”这两个核心问题涉及温州府县志编撰修改存佚和《史记》传注的版本问题,实质上都是不成问题的问题,周文提得很有分量,不是外地学者所能圆满解答,为了不枉费徐氏精力,我试行解答:

1.汉永宁县城不在瓯北贤宰乡,而在瓯江南岸平市坊一带。孙诒让撰写《永嘉郡记集校》时,能够看到的《温州府志》只有家藏的万历《温州府志》,卷一《舆地》永嘉县贤宰乡下载:“在县东北七十里,以旧永宁县初立于此,故名。”天一阁藏弘治《温州府志》民国影写本卷二《公署·永嘉县治》下载:“旧在瓯江北,土名新城。晋立永嘉郡,迁治于江南。”卷六《邑里·永嘉县·贤宰乡》下载:“在县东北七十里,有浦通江达城,以旧永宁县初立于此,后与永嘉县分治亦在此,故名。”从“旧永宁县初立于此”,提出质疑是有理由的,但“初立于此”竟是“新城”,足见必有“旧城”,给质疑理由打了折扣。

令人大吃一惊的,其卷六《坊门·永嘉县·平市坊》载:“汉永宁县城濠在此,有埭通四运,至今称万岁埭,后以布货于此,故改今名。”据此,旧城在瓯江南岸,是“汉永宁县城”,而“初立于此”的“旧永宁县”只是新城。查万岁埭今名万岁里,位于温州城内北大街西侧,其东有横贯的永宁巷,巷内有永宁殿。至于其后何时迁至江北贤宰乡,建立新城,史无明文。这一记载使汉“永和三年以章安县东瓯乡为(永宁)县”的县治得到落实,从根本上否定了周氏“东汉顺帝永和三年建立永宁县,治贤宰乡(今永嘉县瓯北镇)”的误解。

2.《永嘉记》明确记载东瓯国都城在瓯江南岸瓯浦。只是由于所依据的资料本身的复杂原因,长期未得到确切的理解。首先,《史记索隐》所引《永嘉记》,上文已指出较原始的本子作“水出宁山”,孙诒让所依据的较后本子作“水出永宁山”。其次,永宁山的内涵,三种府县志的记载陆续有所改动。最早的《弘治温州府志》卷三《山·永嘉县》下,先述“北山”“在大江北,州之主山也。绵亘贤宰、仙桂、永宁、清通四乡。正北有石岩悬瀑,高百馀丈,潴为二潭,名白水漈。”“合山:北山之支也。”其下为回鹘山、太平山、瞿屿山、吹台山(有支山六处)、旸岙山、大罗山(有支山十处)……灵昆山、参同山、青嶂山,凡历六十七山才是“永宁山”,下云“一名麻江山,峰峦相属,绵亘数里,楩楠森植于溪旁,号楠溪,谢灵运有楠溪诗,陶弘景隐居于此”。据此,北山和永宁山是内涵不同的两山。

明嘉靖《浙江通志》也说:“温州府北山,说者谓为郡主山,有石崖悬瀑,高百余丈,潴为二潭,名为水漈,又曰石门山。”证明此时北山还未和永宁山联名,明嘉靖《永嘉县志》卷一《舆地志·山川·城江北诸山》就大作改动:“永宁山:一名北山,广袤数十里,郡城望之如屏障后列。两崖有瀑,名白水漈,若华严山(有石可为砚。王右军帖云:近得华严石砚颇佳),胡山、章山(有襟江楼)、罗浮山、合山(宋朱聱隐此,穴岩以居,作《合山游》数千言)、新城山、千石山、绿嶂山,皆永宁之支也。”明《万历温州府志》卷一《舆地志·山川·永嘉县·永宁山》则作:“一名北山,在江北,郡之主山也。绵亘贤宰、仙桂、永宁、清通四乡,其支山华严,石可为砚,王右军采之。东去有壶山、章山,山有亭曰襟江,里人建塔其上,郡守卫公题其岩曰镜台。又东去为新城山、千石山、石门山、绿嶂山,皆永宁之支也。”

嘉靖、万历二志合北山、永宁山为一山,去掉永宁山的“楠溪”,把“绵亘数里”的原初永宁山一再扩大为“广袤数十里”、甚至“绵亘贤宰、仙桂、永宁、清通四乡”的“郡之主山”。孙诒让《永嘉郡记集校·瓯水》按语:“永宁山在永嘉县,绵亘贤宰、仙桂、永宁、清通四乡。”即据万历《温州府志》立论,已非早先之永宁山,史料根据已不可信。万历《志》永宁山条既未提到瓯水,也未提到楠溪,故孙“按”推论“瓯水盖即今楠溪”,纯属主观猜测。何况《史记索隐》所引《永嘉记》的原始本子是“水出宁山”,并无“永宁山”之名。由此可见,《永嘉记》中并未记载瓯江北岸“昔有东瓯王都城”。

相反,《永嘉记》中确曾记载瓯江南岸“昔有东瓯王都城”。嘉靖《永嘉县志》和万历《温州府志》改动瓯江北岸的永宁山,却失载瓯江南岸的东瓯王都城,以致依靠万历《府志》立论的孙诒让无法作出确切解答。同样请看《弘治温州府志》卷六《邑里·永嘉县》的记载:“孝义乡:在县西南三十里,有浦通江达城,以伊孝子名,旧里名六:开宗、礼贤、山门、仙源、龙翔、澡溪。二十都瓯浦(原注:东瓯王故城)、下仙(原注:今称夏仙岙)。”结合早先的《永嘉记》“瓯水出宁山,行三十余里,去郡城五里入江,昔有东瓯王都城,有亭,积石为道,今犹在也”,二者完全吻合。

首先,“瓯浦”,顾名思义,即瓯水之浦,故水名吻合。其次,“东瓯王故城”和“昔有东瓯王都城”吻合。再次,“在县西南三十里,有浦通江达城”,而入瓯江的浦桥距州城西郭仅五里,和“行三十余里,去郡城五里入江”吻合。清洪亮吉据晚出的《永嘉记》(水出永宁山),同样肯定东瓯王故城在瓯江南岸,乾隆《府厅州县图志》卷二八《浙江温州府永嘉县》:“东瓯故城在县西南三十里。司马贞云:瓯,水名。《永嘉记》:瓯水出永宁山,行三十余里,去郡城五里入江。”终于连孙诒让参与编撰的光绪《永嘉县志》也在卷三《建置志·乡都 ·二十都》下明载“瓯浦,即东瓯王故城”。由此可见,史籍明确记载东瓯王都城在瓯江南岸的瓯浦,和汉永宁县城相距不远,它以一贯性的确定地址强化了东瓯国都城在温州的历史定案。看来,前提条件站不住脚的台州“四有王城”说、温州“三无蜃都”说可以休矣。

相关搜索:都城 温州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