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走不出芦山的那双眼睛

2013/04/26 11:12 来源:新华网 编辑:李如婷 浏览:2330

 新华网成都4月25日电(记者张严平、肖林)地震后的芦山,没有哭声,没有泣喊,那份平静下的伤痛,就像一片片看过去依然完好,却通体裂痕累累的房屋,只在瞬间噙住的泪水中默默闪过。

    这静默之下,是一双双令人心动的眼睛,它传递着一种力量与渴望,那是人与人之间在灾难中迸发出的相互支撑的力量,是对于明天幸福生活从未放弃的渴望。

    那是一双刚毅的眼睛,透射出共产党人的力量,抚慰了父老乡亲的心

    袁超,芦山县清仁乡大同村党支部书记,个子很矮,很瘦,眼睛大大的,破旧的衬衫左胸前,别着一块“共产党员”的红色徽章。

    2007年上任大同村支书,第二年就赶上汶川“5·12”大地震,大同村也遭受了不小损失,这5年,他一直带领乡亲们造屋搬家,从山上搬到山下。哪知,刚刚喘口气,5年前的一幕又加倍重演,全村房屋全部损毁,所幸近两千名村民无一死亡,只有8人负伤。

    “我这个村支书这辈子注定了要给乡亲们扛大梁!”袁超说得很认真。

    地震当天,大同村通往外界的信息全部中断。袁超立刻组织党员干部应急队,转移乡亲,抢救伤员,组织群众自救。他骑着自己那辆骑了5年的嘉陵牌摩托车,在山路上一家一家地跑,576户,每一户都跑了三遍以上。

    许多村民望着毁坏的房屋哭了,一辈子的心血,一转眼就完了。他们甚至不愿离开房屋,执意要守住屋里仅存的一点财产。

    袁超心痛得厉害,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到底没让它流下来。他睁大眼睛,高声吼道:“父母生了我们,共产党养了我们,共产党就是我们的父母,我们的依靠。现在保命要紧,有命就有钱!”他向村民承诺,人撤离后,村支部负责每一户的财产安全,一根草也少不了。

    乡亲们终于转移到安全地带,袁超迅速成立了5支党员民兵巡逻小组,他打头,连夜挨家挨户每隔一小时巡逻一次。

    全村老少在临时帐篷里安顿下来,第二天就吃上了热乎饭。

    可袁超却失声了,张着嘴说不出话,两只眼睛红得像鸡冠。有老人拉着他的手哭了。

    大同村每一个村民心里都有一份不忍说出的痛,他们的袁支书在汶川地震3年后得了食道癌。每个人都记得这3年支书的操心,他的体重从150斤掉到120斤;每个人都为支书祈福,希望他的病能快快好起来。就在芦山地震前8天,他去雅安医院复查,医生继续给他开了中药、西药,再三嘱咐:多休息,生活要规律,少食多餐,一天吃5顿饭。

    可灾难又一次把山一样的责任,压在了这个肩负着一村父老乡亲生死安康的村支书身上。

    袁超别无选择。

    他再一次站出来!

    他再一次冲上去!

    他再一次挺起来!

    他说:“是我一个人要紧,还是全村1900多人要紧?就像这次地震,我家房子也垮了,满算有40多万元的损失,可全村房屋损失就至少在5000万元以上,哪个小,哪个大?”

    从地震那天,他该吃的药就再也没顾上吃,一天该吃5顿的饭,两顿都没保证,他随身一刻不离的是中成药“金嗓子”,他一定要让自己发出声来,发不出声,怎么为乡亲们办事。两天内,他吃了6盒,眼下又能出声了,只是很嘶哑。

    在村南头的路上,和我们同行的支书遇见了自己的媳妇,一见着他,她眼圈就红了。从地震至今,她只见过他两回,都是匆匆而过。她不怪他,还有谁比她更解他的心,他是个为大家伙儿干大事的人。她说:“他只要把他的事管好,把药吃上,我就放心了。”

    这一次,她用一个大玻璃杯把他该吃的中药泡上,塞到他摩托车的口袋里:“记住吃啊!” 袁超一瞬间的目光柔和得像个孩子,有些不好意思了。

    在芦山县龙门乡王家村,我们见到一个4岁的男孩张禾杰。他眼睛又黑又亮,小身子结实得像个铁蛋。当他的妈妈说起铁蛋遇难的爷爷张支荣时,他立刻用手扑打妈妈的脸:“不要说!不要说!爷爷没死……”喊叫中,他突然停下手,紧紧抱着妈妈的脖子,大颗的泪水滑下稚嫩的脸蛋。

那是一双慈爱的眼睛,背负着死亡的巨石,护孙儿等待生的光明

    爷爷的死,是这个幼小心灵无法承受的痛。

    那一幕,只有他看到了。

    4月20日早晨地震发生,爷爷一手拉起正在床上睡觉的小孙儿禾杰,一边朝大孙儿天灏大喊:“快往外跑!”7岁的大孙儿一脚跨出房门,爷爷带着禾杰紧随其后,他们该是逃出来了。可万没想到,3米高的围墙突然倒塌,迎面向祖孙三人砸来。

    之后的情景,小禾杰已无法记起。邻居们在抢救中看到,一块大锅盖一样的墙体重重地砸在爷爷的背上,老人血肉模糊,气绝身亡,他的右手直直地指向已遇难的大孙儿,左臂却紧紧地搂抱着,人们费劲地扒开他的臂膀,看到了完好无损却是满脸泪水的小禾杰,他一遍遍地重复着一句话:“爷爷死了,哥哥死了。”

    小禾杰从此像变了一个人,他不再笑,不再奔跑玩耍,白天总是安静地躲在一角,每到晚上便会长久地哭泣。

    在4岁的小禾杰眼里,爷爷就是他快乐的世界。在他出生不久,一直在外打工的爸爸妈妈就把他和哥哥一起交给了爷爷。爷爷几乎是又当爹又当妈又当爷爷又当奶奶地照护着两个孙儿。

    他爱他们。他会一口饭一口饭追着喂他们,他会风雨无阻地接送他们上幼儿园、上小学,他更常常把小禾杰背在背上,满山里耍,春天用柳条做个小哨,让小孙儿吹得震山响。

    孙儿们也深深地爱着爷爷。逢年过节,爸爸妈妈回来做些好吃的饭,只要爷爷没上桌,孙儿们总会说:“等爷爷来!”平日里有谁送小禾杰一个苹果、一个橘子,他都要留着给爷爷先吃一口,爷爷不舍得吃,他就会嚷着:“阿爷吃嘛!阿爷不吃,我也不吃!”

    对于大山里常年远离父母的留守儿童,还有谁比朝夕相处的爷爷更亲?

    我们来到张支荣老人遇难的房屋前,那块砸在他身上的大墙块还在,血迹还在,祖孙仨养大的那条黄狗也在。小禾杰家人告诉我们,出事后,他们曾几次把黄狗带到新住处,可每一次它都又跑回老屋,日夜吠叫着……

    我们很想知道老人的模样,可他没留下一张照片,家人描述老人有一双特别慈爱可亲的眼睛,不爱说话的他,眼睛总是笑。

    小禾杰的妈妈已从打工地雅安回家,远在新疆打工的爸爸还在返乡的路上……

    他们的老父亲用自己最后的岁月承担了他们本该承担的责任,在大难降临之际,用自己的命护下了幼小的孙儿。

    他留给后辈的不仅是悲伤,更是力量。小禾杰的妈妈连香紧紧抱着流泪的儿子,泪水落下。静静话语撼人心魄:“没有死,就得活下去!”

 那是一双从容淡定的眼睛,蕴含着无边的大爱,让每一个人的内心升华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