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 新闻播报 > 温州都市报

震灾区芦山,我们在现场

2013/04/27 04:23 来源:温州都市报 编辑:庄越 浏览:3424


 
宝兴中学操场上,一位老奶奶在帐篷里。
 

 

 
▲210省道上,灾民们跑过一处随时可能塌方的山体。
 

 

 
▲宝兴中学操场上,几位灾民搭起灶台为大家烧稀饭。
 

 

 
▲地震后,灵光镇一幢房屋发生45度倾斜。
 

 

 
▼消防救援人员躺在宝兴中学的操场上休息。
 

 

对一名记者来说,

前往灾区采访不仅仅是任务,

更是一场心灵的洗涤。

有人说记者是来添堵的,

也有人说,记者就该进灾区,

争议也好,喧嚣也罢,

当我们把灾区的渴求传递出来,

把沉甸甸的爱心传递进去,

我们收获的是真挚的情感和内心的安宁。

■温州都市报记者 卢俊敏/文 蒋超/摄

我姓卢,我的儿子叫卢山。去地震灾区芦山采访,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采访任务,更是一场心灵的洗涤。

在从事新闻的十几年里,我经历过很多重大新闻事件的采访,伊拉克战争、723动车事故、 汶川地震。但这一次,在芦山地震灾区,我有着不同的感受。

公元2013年4月20日早上8时02分,一个周末的早上,四川芦山发生7.0级地震。当家住宝兴县灵关镇灵关北路的李定艳从倾斜45度的房子中逃生出来的时候,身上只穿着一件内衣,家在顷刻间没了。

唯一让她感到宽慰的是,她的两个孩子和丈夫没有受到地震的伤害,而同住一幢楼的两位邻居就没有这么幸运。

作为《温州都市报》的一名记者,我能做的就是到灾区去,把受灾信息传递出来,把温州人的爱心带给灾民,没有其他。能做的,仅此而已。

4月20日下午4:40分,我与摄影记者蒋超,从温州永强机场出发,飞往成都。

网络时代的救灾争议

送爱心是最大的目的

昨天下午,宝兴县灵关镇重灾户洪雯给我打来电话表示感谢。洪雯是一位单亲妈妈,离异后带着儿子生活。地震中她家的三间四层房屋全部被夷为平地。4月22日,温州慈善总会都市报分会首批三万元慰问金送给3户重灾户,洪雯是最困难的一户。她说,这来自温州的1万元慰问金,真的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

2013年芦山地震,微信、微博,比汶川地震时更为迅速,网络上的争议与喧嚣也更为热闹。

在芦山地震现场采访时,我们心无旁骛,对记者来说,灾情就是任务,就是命令。而对于网络上的喧嚣,只有同事们在电话中的只言片语,灾区的网络与通讯很不方便。

有人对记者前往灾区采访存有异议。而我们感受到的是,灾民看到我们非常热情。“你们大老远从温州过来,非常感谢啊!”宝兴的老乡拉着我的手,眼中的诚挚直传到我心里。

有人拍了很多灾民在路边举着“缺粮缺水”牌子的照片,并对此议论纷纷。在现场,一位老乡这样回答我们的问题:其实我们是在反逼少数地方官员要作为。比如我们这边,一大批水早就运到村里了,可就是分不下去。

在灾区,我看到大部分灾民都没闲着,即便有些人并不知道该如何开展自救。龙门乡五星村涌泉寺组村民陶万里的子女全在外地打工,他家的两处房子在地震中被毁,60多岁的陶万里自己动手,从倒塌的房屋中扒出一些旧木料和彩条布,搭起了一个逼仄的窝棚,一个人躺在里面。他说,他原本可以到邻居们的大棚里去,可是,住了一辈子的房子,舍不得离开太远。其实老人是担心家人回来看不到他,会担心。

如果真要说对记者有看法,是在灵关镇。有传言说,湖南某电视台的记者报道了“中坝村村民地震期间大鱼大肉像过节”的新闻。不少灾民看到记者会问,你是湖南的记者吗?他们说,如果是,想当面跟湖南记者说清楚真相。经过我们的了解,实际上该媒体采访的这几户人是因为要为一对新人办喜宴,地震前刚刚杀了5头猪,天热怕坏,大家将肉全部装到冰箱里。

对我们来说,除了采访报道,更多的是极尽所能去帮助灾民。

宝兴灵关小学的校长曹立平被找到的时候,正在校园的一角搭建临时厨房,为全校的老师和住在学校的武警战士提供伙食保障。曹校长告诉我,这些天来了许多志愿者和媒体记者,提出要帮助学校解决一些实际困难。来自浙江的义工组织滴水义工表示愿意提供一些教育器材和教学设备,帮助学校恢复教学。受《温州都市报》广大读者的委托,我向曹校长提出,希望为该校受重灾的学生提供结对援助,因数据没有统计上来,曹校长说,找到以后再和我联系,目前最重要的是开展自救,早日恢复上课。

在灵关镇抗震救灾指挥部门口,我在寻找重灾户的时候,遇到了一位抱着婴儿的年轻妈妈,正在哭着寻找婴儿奶粉。地震发生后,所有的东西被压在废墟下。在大家的帮助下,这名孩子的奶粉在当地得到了临时解决,可是还有很多孩子缺少奶粉。我把这个讯息和报社里的妈妈记者们进行了沟通,她们在温州都市报爱心群发起募捐,第一批30多箱婴儿奶粉通过快递紧急送往宝兴、灵关和芦山龙门乡的志愿者手中,志愿者们则会第一时间把奶粉分发到各位急需奶粉的妈妈手中。

受温州都市报慈善分会的委托,到灾区寻找重灾户,把温州都市报读者的爱心送到重灾户手中是另一项重要的任务。因宝兴许多地方还无法进入,我和当地的义工组织联系,委托他们寻找最需要帮助的重灾户。我自己则转战灵关,根据房屋塌陷、人员伤亡等标准,找到孙志平等三户重灾户,给每户送上1万元的慰问金。对温州都市报读者的爱心,孙志平24日在给温州都市报记者的电话中说,一定会用好这笔钱,开展生产自救。

地震带来的伤痛还在继续,各方的救援还在继续,温州都市报读者的爱心也还在继续。在当地志愿者的帮助下,许多读者的爱心将通过温州都市报送到最需要帮助的重灾户手中,这也是我们到灾区的最大目的。

救灾现场的温州速度 平阳空军大校开辟航线

在灾区,我的另一个感受是快速。

芦山地震刚过不久的几个小时里,从上到下,从官方到民间,都快速投入到救灾抢险的行动中。无论是在震中龙门乡,还是在重灾区灵关镇,听到灾民讲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这次地震的抢险救灾工作比起5.12大地震,速度快多了。除了“孤岛”宝兴外,灾区到处可以看到消防战士、部队官兵和省内外的各种民间救援团体和志愿者。

在道路没有抢通的宝兴县城,陆航部队在地震当天晚上硬是从陡峭的夹金山脉中开辟出一条航路,用直升机把第一批医疗专家和救灾药品送进去,而直升机降落点就是一条位于峡谷中、溪流畔的10来米宽的公路。开辟这条航线的是温州平阳籍的副师级飞行员、空军大校冯玉先。

除了救灾抢险现场,这个速度也体现在志愿者的反应上。最早给我打来电话的温州志愿者,是乐清爱心人士刘建挺。前段时间,网络上对刘建挺有许多有意思的讨论,无论出于哪种目的,在我看来,作为爱心人士,他从汶川大地震到芦山地震所表现出来的行动,是值得赞许的。

20日那天接到刘建挺的电话时,他刚刚探望了结对的孩子,从北川回到成都,他表示,马上要到芦山去。20日下午1时,他已经和另外一位在川经商的老乡朱勤学一起,带上2万多元的药品、手电等物资在前往芦山的路上了,他们送到灾民手中的物资,是民间到达灾区最早的一批物资。

同样反应迅速的还有我市的民间救援队——乐清三角洲救援服务中心的一批勇士,他们连夜出发,把20箱急救包和带着医疗急救设备的10名急救队员送到雅安灾区。

应邀在成都参加急救学术交流的温医附一院急救中心主任卢中秋,从学习会场转战地震救援指定医院四川华西医院,成为急救医生,他说,“作为急救医生,我应该留下”,原本当天他将结束会议回温。

“义利并举”的温商正能量 商会自发募捐,货机免费运输

让我感受最深的,还是那句话——温州大爱。这不是矫情。

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温州人。这句标语23日被挂在运送救灾物资的运输车上,开进了雅安灾区。温州人“义利并举”的观念,深深植入到温州在外商人的身上。

“俊敏,你在灾区如果看到合适的项目,我们这边有能力直接对接。”有温商这样跟我说。可以看得出,他们对灾区的帮助,是出于本心。

四川宜宾温州商会的会员们自发募捐30多万元,购买了7大卡车的大米、方便面、水等救灾物资,驰援灾区。

四川温州商会会长何必奖说,对5.12大地震中温州人所表现出来的善举,四川官方和民间都交口称赞。

为了更好地支援灾区,在余震不断的21日,何必奖和商会常务副会长王延东飞抵宝兴县城,实地了解灾情,寻找赈灾项目。“我们认为这不是有人说的添堵,如果不到灾区了解,真的无法了解灾民真正需要什么。把有限的善款用到最需要帮助的灾民身上,是大家捐赠的目的。”王延东说,既要把温州商人的爱心送到灾区,又要把善款落到实处。

在我从宝兴灵关回芦山的路上,一支安徽温州商会的赈灾车队运着救灾物资开进宝兴,我事后了解到,这些物资是安徽温州商会会员募集驰援灾区的。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温州均瑶集团下属的吉祥航空在地震发生后当即决定,用他们的货机免费运输各种赈灾物资进灾区。

24日上午,带着温州市民的善心,温州市慈善总会第一批价值40来万元的大米和发电机组等救灾物资,在成都装车运往灾区天全县。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