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 新闻播报 > 温州日报

细细品味“老温州”

2013/06/19 04:58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李如婷 浏览:3336

细细品味“老温州”的记忆


 
重建后的南塘街,留存了许多老温州的记忆。金晓飞 摄
 

 

由市委宣传部主办、温州日报报业集团等单位承办的“寻找温州城市千年记忆”活动前天正式启动。让我们走进这座有着2200多年建城历史的江南小城的记忆深处——

潘舒畅

一座城市,必然有她的记忆,这些记忆或不动声色地藏身于老屋中,或悄无声息地掩埋在地底下,或镇定自若地定格在老照片里……由中共温州市委宣传部主办、温州日报报业集团等单位承办的“寻找温州城市千年记忆”系列文化活动,前天拉开序幕,该活动将以记者走读、市民献智、艺人展演、专家品味等形式,来挖掘温州古城深厚的文化底蕴。

重拾城市记忆,传承历史文脉。温州古城建成2200多年,虽已几经变迁,但仍有很多珍贵的记忆片段遗留民间。记者近日寻访了几位老城居民、城市建设者和文化人,听他们讲讲“老温州”的故事。

老房子记载变迁

潺潺江南水,幽幽古巷深,站在青砖黛瓦、飞檐雕栏的老屋前,抚今追昔,古老的历史与生动的现实在脚下交汇,今人的脚步在款款向前,历史的篇章在徐徐延伸……

年过七旬的吴章同一家至今还住在市区五马街的老宅子里。三十年光景过去了,温州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而五马街也是几经改造,唯独他住的老屋,在巷弄深处依然保留着青石路、黛瓦檐、花楞窗、木栅门,与五十米开外喧闹的五马街形成对比。

屋主吴章同告诉记者,自己是1982年搬到这的,在这里一住就是30年。“那时候我还是个小伙子,现在我的孩子都成家立业了。”

路过了一楼低矮的厨房,沿着咯吱作响的木楼梯往上走,就到了二楼的卧室。推开窗往外望,湿漉漉的瓦背上,一只波斯猫敏捷地从这户人家的屋顶跳到了那户人家的屋檐上。此情此景,曾伴着吴章同夫妇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如今,景致依旧,人却不再年轻。

“刚住进来那会,就数孩子们最高兴,因为一出巷子就是五马街,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忆起三十年前的五马街,吴章同感慨万千:“那时候,四面八方的人都赶到这里来,为的是到温州酒家吃碗面,里面的座位总是满满的,外面的队伍也排得很长很长。”

对于吴章同这样的“老温州”来说,五马街就仿佛是一轴浓重的历史画卷,它记录了曾经的繁华,也见证着往昔的点滴骄傲。“几百米长的街道,一百、老香山、五味和格外光鲜,尤其是一百,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柜台上摆了几台黑白电视机,虽然只有一两个频道,却也吸引了好多只看不买的顾客。”

他家的房子。因为临近五马街,经常有远房亲戚借住在此。为此,吴章同特地把阁楼腾了出来,添置了床褥,供亲戚们临时落脚。“记得有一次,乡下一个表叔挑着箩筐到我家住下,说是上五马街给女儿置办嫁妆,住了三天,买满了一箩筐,兴高采烈地回去了。”

几十年光景一晃而过,孩子们在新城给吴章同买了房子,但他却不愿外迁。“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有感情了,舍不得走。”

家住市区铁井栏的张梅香阿婆,和吴章同一样,对老房老巷有着特别的情感。小巷门庭,院落水井,这是温州民居的特色。张阿婆记忆里的铁井栏,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砖石小巷,巷两边是高低错落的木屋。小巷深处,有一口八角水井,井壁用青石垒砌,井栏由生铁铸成。铁井栏便是因这口水井而得名。阿婆说,无论春夏秋冬,来井里吊水的人总是络绎不绝。特别是夏天,井边总是围满了小孩,嘻嘻哈哈冲澡。

夏日的傍晚,街坊邻居便会出门纳凉。“先用冰凉的井水浇向自家门口的路面,然后端出小凳、竹椅,摇着大蒲扇天南地北地聊天,”阿婆说,“也有顽皮小孩,端着饭碗一边吃一边走,一顿晚饭从小巷的这头吃到了那头。”

老物件见证历史

“一片繁华海上头,从来唤作小杭州。”温州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散落在民间的众多文物古迹与历史遗存,便是东瓯文化的最好佐证。

记者近日来到南塘街景观工程北段,发现古色古香的建筑和流光溢彩的景观吸引了众多市民前来观赏。

从2007年年底开始,我市启动了南塘风貌街区改建工程。此后,在南塘街北段的改建过程中,出土了大量文物,有瓷器、漆器、砚台、陶罐等。经考证,这些文物多是宋代遗物,南塘街的历史通过它们便有了复活的契机。

“南塘街在南宋时期最出名的文化机构当数由诗人毛 创立的茶院寺南湖学塾。”曾参与南塘街改建的高工胡雄健说。据史料记载,1163-1167年,陈傅良受聘为南湖学塾的主讲,“岁从游者常数百人”。“在南湖学塾师从陈傅良的学生有蔡幼学、周勉、王绰等,他们后来都成为承继永嘉学派的佼佼者。”

历经战乱,而今,南湖学塾的旧迹早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但从老街北端一个废弃的坑里出土的数十件南宋时期的笔洗残片,却把当年莘莘学子的求学场面依稀还原到了眼前。

“这些笔洗,既有瓯窑的,也有龙泉窑的,还有湖田窑和定窑的,如双鱼洗、折沿洗、芒口镶银刻花洗等,一方面说明当时的学生来自四面八方,另一方面也足见当年南湖学塾庞大的办学规模。”胡雄健说。

胡雄健至今还保留着在南塘街施工之际,与笔洗一同发现的几件摔破了的砚台。他说,南宋时的南塘街有许多社会贤士定居,如“永嘉四灵”中的赵师秀,陈傅良的儿女亲家、官至兵部尚书的薛叔似等。嘉定三年(1210),薛叔似退休后回温,在南塘街建薛圃颐养天年。许多文人墨客慕名而来,在这里吟诗作画、饮酒品茗、闻香论道。“所以这一时期南塘街出土的瓷器,以龙泉青瓷为主,有龙泉窑青釉、月白釉玄纹炉、鬲式炉、贯耳瓶、鸟食罐、小花盆等,从中可以看出,南宋时期的南塘街是温州饱学之士和有钱有闲之辈的聚集地。”

老照片珍存回忆

一张相片,一段历史,一个故事。温州老城的历史,在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中定格。翻开大型画册《温州老照片》,跃然眼前的是旧影依稀的古塔城墙、廊桥民居,是曾经叱咤风云的仁人志士、英雄豪杰,这些无声的影像仿佛一部凝固的画卷,向后人诉说着一段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一个个跌宕起伏的故事。

出版于2011年的《温州老照片》一书,上册收录333张黑白相片,还原了1897年至1949年间,温州政治、经济等方面的真实场景;下册以1949年至1978年间温州的风土人情变迁为主线,刊出300多张珍贵的黑白照片,其中有三分之一是首次公开出版。

该书副主编、原温州市文联党组书记、温州市收藏协会会长黄瑞庚说,摄影技术是在清朝光绪年间传入温州的。“清末的时候,来温州的外国传教士,用他们带来的照相机拍下了一批温州最早的照片,这些照片,可以说代表了那时候外国人对温州的一种印象。”而这些印象,和后来本土摄影师拍摄的照片一起,合成了最早的旧温州影像。

谈及出版《温州老照片》的初衷,黄瑞庚将它归结于“帮后人追忆过去”。“前些年,我在征集鹿城老街坊照片的过程中,发现温州民间保存着许多珍贵的历史老照片,他们就像珍珠一样,散落在民间未被挖掘。”于是,他和其他几位编辑每天早出晚归,奔走于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之间,翻资料,找照片,寻线索。

他还利用自己多年在文化界积累的人脉,从名家后代手中获得了许多珍贵的留影。

“我和诗人马骅先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马老去世后,他的家人知道我要编这样一本书,就将他们家族收藏的上百张老照片送过来给我拷贝。”黄瑞庚指着书中一张泛黄的温州百里坊马氏家族的旧照说,“这张就是其中之一。”

他还时常穿梭于妙果寺古玩市场,从一些古旧书籍中寻觅老照片的身影。“这张照片最早在地摊的一本书中发现,”他指着《温州老照片》中一张“南田文儒刘凤韶公与富士蛟公亲家合影”告诉记者,“那张照片很小,影像模糊,唯一清晰的是标注在一旁的拍摄者,凑巧的是,我们俩竟然认识。”黄瑞庚说,“于是我打电话给他,跑到他瑞安的家中找到了照片的原件。”

在编写《温州老照片》的三四年时间里,最令黄瑞庚感动的,还有孙毅、朱家兴等一批温州知名的老摄影家。“他们无偿提供了许多珍贵的历史照片,尤其是80多岁高龄的孙毅老先生,为了亲自指导照片的放大排版,甚至将行动不便的老伴也搀来了照相馆。”

画可传意,影可留神。人类文明之所以能够绵绵不断,生生不息,就在于这一片片散落在历史长河中的记忆碎片不断被捡起,不断被解读,不断被怀念……

相关搜索:温州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