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 新闻播报 > 温州日报

讲述民间不老记忆

2013/06/19 04:58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李如婷 浏览:5743

古宅院讲述民间不老记忆


 
静默的老房子见证了一代代人在漫长岁月里的悲欢离合。苏巧将摄
 

 

 
温州民居中常见的插栱作法。
 

 

 
大型民居的厅堂一般用抬梁式。
 

 

 
温州大型民居的传统样式。
 

 

黄培量 文/摄

漫步市区解放街,或古色古香或中西合璧的老建筑总能吸引许多人探寻的目光。拐进周边的小巷,一下子没有了老城区商贾往来的热闹气象,显得清幽、宁静。许多饱经风霜的老宅院就隐匿其间,它们的外墙多已斑驳,墙面剥落处又攀生出许多的藤萝蔓草,随风摇曳……偶尔敞开的大门里,古朴典雅的门饰,精雕细琢的窗棂木梁,还有诗意盎然的道坦和长满绿绿苔藓的老井便如一幅老油画呈现在淡淡的花香里。

杨柳巷36号、一代名医戚文樑的老屋——戚宅就静卧其间。这是传统的两进合院式木构建筑,屋架是抬梁与穿斗式的混合形式,气势恢弘,前后分列门厅和正厅,并与东西厢房围合成两个内院,是典型的清代晚期温州民居风格。“这房子至少有百多年的历史了,我在这里出生,度过了无忧的童年、多彩的少女时期,也从这里出嫁。现在老了,又重新回到这里,跟我的兄弟姐妹们住在一起。” 89岁的戚桂香是戚文樑的二女儿,隔着苍茫岁月,她的身上依然隐约可见当年民国闺秀的气韵。

在温州,散落着众多像戚宅一样的古民居。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全市共登记了有文物价值的民居3996处,占普查文物登记总数的42.7%,是温州文化遗产中保存数量最多的类型。年代跨度从明至近代,相较于其他地方的民居,温州民居的建筑风格呈现出一种天然纯朴,灵活自由又贴近生活的特点。

民居演变 受外来文化影响

目前,温州最早的民居历史从考古学资料看,是老鼠山遗址发现的“好川文化”大型岗丘型聚落。老鼠山遗址位于鹿城区上戍乡渡头村,形成时间在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商时期。山顶是聚落的中心,岗顶西南为居住区,地上有许多大小不一的乱石。分析显示,原住民可能用藤索绑扎或堆积石块的方式固定木柱,围合成一个个封闭的区域。由于工具落后,当时房屋的形式很可能是用带枝杈的树干相互斜靠,再将小树枝用编织和排扎的方法构成边壁。这透露了温州地方民居最原始的历史信息。

温州民居的演变,同温州历史上多次受外来文化影响有关。温州本土文化在晋室南迁后面貌为之一新。唐宋时期是温州受外来文化影响最深刻的年代,其直接来源于南邻的福建和北边的江南地区。

唐末从黄巢入闽的公元878年到宋朝统一福建的978年,福建历史进入了一个战乱与发展都很突出的时期。而这一时期,温州先是经历了唐末朱氏兄弟和稗将内乱、处州刺史卢佶攻温等战争而人口剧减,其后钱镠励精图治,发展生产,称盛东南,前期因战争而锐减的人口需要补充。恰时福建内战不休,大量闽人北上温州,这使温州带上了深深的福建文化的烙印。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年)八月十七,温州遭受大风,大海溢,沿海诸县“溺死数万人”、“浮尸蔽川,存者什一”,于是温州府传檄福建,要求移民补籍。在迁入温州的人口中,以闽东赤岸为最多。南宋时又随着宋室南迁,北方士人大量来温定居。由此,宋以后,温州与江南及福建的联系更为紧密。

在民居上,温州受福建地区的影响最为深刻,宋代,福建在建筑风格上形成了自成特色的“天竺样”并传播到日本,日本把这种风格称为“大佛样”。其反映在民居中的最普遍的特征是穿斗式梁架和插栱做法。这种风格在温州民居中也有实例保存,并一直影响至今。稍晚,南宋江浙地区 “五山十刹”等禅宗重要寺院形成“禅宗样”的建筑风格,江心寺即为十刹之一。“禅宗样”反映南宋末年到元初的江浙建筑样式,并自浙北向南流传,与“天竺样”在温州地区相互交融。“禅宗样”反映在民居中的特征便是宋《营造法式》中的厅堂式构架,更多地夹揉了抬梁式梁架的做法,是当时江南地区的主要民居做法。这两种样式的交融意义深远,奠定了温州民居的风格基调并一直延续至今。

温州经济社会的发展在宋后历经元末时的破坏,明时略有复苏,建筑方面出现张璁府第、黄淮府第等大型住宅,但总体上呈现的是一种停滞的状态,温州民居能带有宋风也是这种状态的自然结果。现存民居中常见的斗口跳、檐口转角上昂和上昂挑斡等都是宋代建筑习用的手法。

明清时期温州与福建的关系也十分密切,山水相连,海路相通,那时福建人多地少,又有不少人北迁至温州沿海。今天温州洞头等沿海闽南语区居民不少是那时迁入温州的,由此温州沿海的民居也吸收了那一时期福建民居的部分风格,如广泛采用石构件、厝式布局、红砖等。

温州民居 大致分三个区域

温州地区传统文化杂楺,也造就了民居的丰富多样。温州民居大致分成三个区域。

一是温州民居核心区。指历史上特别是宋代受江南建筑和福建建筑双重影响,并在明清时期吸收了部分福建民居建筑元素而形成的带自身特色的地区,包括永嘉、乐清、瑞安、平阳的大部,苍南和文成的部分区域。这一区域内民居离海较近,台风常年光顾,建筑高度相对低矮。受来源的限制,用材并不十分粗硕,梁架疏朗有致,民间以抬梁穿斗式居多,也有很多实例采用减柱造。

二是闽东民居边缘区。主要包括泰顺除西北外的大部、苍南的西南部。这一区域典型特征是采用穿斗体系。民居木柱粗硕,山墙造型丰富,观音兜式的封火墙轮廓有方有圆,清水砖墙面用砖经过有规律的排列,显得清新雅致,这在温州其它区域内是见不到的。

三是金衢民居边缘区。指文成、泰顺两县的西部。明代因银矿的开采,丽水很多人口迁入。由于丽水民居受金衢民居风格影响很大,造成这一区域在建筑面貌上也带有金衢民居风格的烙印,主要表现在民居出檐用牛腿插栱承托檐檩,牛腿表面遍事雕刻,体裁丰富,有戏曲人物、动物、花草等。

亲近自然 多追求园林意境

温州民居非常讲究建筑的环境。由民居组成的古村落一般散布在平地与山地的交接处,因为这样民居不会占用珍贵的农田,又有取水近源之便,位置好的山脉还可以阻挡恶劣的天气的直接影响。而在平地的中心由于交通便利,用地宽裕,以古民居为主体往往形成较大规模的中心城镇。温州的民居虽做有低矮的院墙,但院落是开敞的,站在阶沿之上、屋檐之下,抬头就可以看见远处的青山和田野,表现出对山川自然的亲切感和审美能力。山区的民居依山就势,层层叠叠,每处房屋有自我的独立形体,各异其趣,自然灵活。

温州大型民居以平阳顺溪的陈氏古民居、泰顺雪溪胡氏大院、永嘉芙蓉村司马第大屋等为代表。这些大型民居均由多个合院组成,各院又有独立的院墙、台门,互不干扰而建筑又能连为一体,布局科学,紧密有序。院内走马回廊,屋檐叠落,房间众多。同时,大多沿着一条中轴线安排建筑与天井,横向安排隐蔽的小院落作为私塾弦诵之地和内眷活动场所。位于中央的正堂为会客、礼仪之用,其余各间常设楼板做成阁楼。民居内布满雕刻、楹联、匾额,集工艺、美术、雕刻、书法、文学等艺术于一体,体现了当时大户望族的财力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这些大型民居的建造者往往是豪门大户,宅中一般建有花园、游憩建筑,这在市区内的民居最为普遍,如曾宅花园、张宅花园等民居附园都被列为温州十大名园之列。顺溪第四份大屋内的花园,以适舫为中心布置园林景观,也是乡间大型民居追求园林意境的代表。

有些民居还有部分水院,这也是一种很有特色的平面布局,水院平面呈方形,一般位于多进合院的中心,人员需通过四周的外廊往来,也有的于水池中央设一条石甬路,可由前厅直达正厅,甬路略高于水面,有园林贴水桥的意境。

中小型民居是现存民居的主体。像文物普查中发现的永嘉南垟民居,该村坐落于三面环山北面开口的山岙中,现存古民居11处,均建于清代。典型的宅院呈前后三个合院,中间以避弄分隔。由照壁、门台、厢房、正屋等组成。此类民居造型紧凑,占地面积在一亩上下,纵深不大,多为一进至二进,中设天井,各厅面阔多为五间至七间,有门厅者一般和门台合建,门厅设分心屏门兼作照壁。小宅因占地有限,在环境设计上就营造局部的意境,像设置花台、绿化小天井等,加上长满青苔的砖石路,人处其中,心境超然。

构造灵动 与地理环境协调

温州为亚热带季风性气候,雨水充足,光照强烈。民居建筑以悬山顶为主,可以更多地提供遮阳避雨。民居在山墙外的屋面挑出的尺寸很大,多在1—1.2米左右。楼居多在底层增设外廊,两侧山墙增加挡雨用的披檐或者增建小间称为披屋,披屋和披檐层叠后,立面效果更加丰富。泰顺、文成、苍南西部等地域内的民居,常见在最外侧的一间做向前后延伸的悬山屋面。

轻盈的屋面也产生了灵动的屋脊。在温州民居建筑中,很少有沉重高厚的屋脊,常见是用叠瓦和砖砌抹灰的,泰顺、文成民居以叠瓦脊为主。一些精致的民居门台还做成透空的屋脊。这些屋脊在屋面上呈现出优美的曲线,上面点缀着花草、吉祥图案的装饰。屋脊两端的吻兽或用龙头凤尾造型或用镂空的卷草,充满艺术的变化和生活的情趣。

温州民居中大型的厅堂一般做法是明间中堂用抬梁式,这种形式是用跨度较大的梁来承重。次、梢间用疏朗的穿斗式,这可以保证一定的空间而节约大木料的使用。因明间是活动较频繁的区域,更需有较宽敞的空间,抬梁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柱网的密度。前后抬梁的组合可以使民居的进深变得很大,作为活动中心的明间中堂也更有恢弘的气势。

外廊梁架是温州民居建筑中做法最为考究的部位,几乎每处建筑都做有前廊,廊上常见各种雕刻,构件也加工得非常精致。常见的做法是船篷轩、弓形轩,偶见鹤胫轩样式。

斗栱做法样式众多也是温州民居的特点。大量运用于檐柱柱头,样式基本上为宋式的“斗口跳”。插栱是一种直接在柱身上挑出的栱,从仿生学上看就是对自然界树木生长的模仿。插栱造作法在泰顺、文成民居中较为普遍,多层偷心造插栱使用很多,这种做法同福建的做法如出一辙,有很强的穿斗形态。

温州明代至清早期民居小木作的门窗风格很素朴。正面采用明式柳条窗和宫式长窗,很少见到繁缛的装饰大量花草的槅扇。而到了清乾隆后,民居中的门窗变得装饰多样。花窗的样式有落地长窗、长窗、槛窗、横披窗、和合窗等类型。就雕刻的题材来说,以山水、花鸟为主。还有不少以菜蔬昆虫为题材的作品反映了主人对田园生活的热爱。

值得一提的是,门窗的槅心后常有可以上下活动的隔板,休息时可以拉上遮挡视线。在民居后檐和山面部位,开窗较小,每间多只开一直棂窗,周围封以木板壁。

温州民居反映了温州先民对生存空间的价值观念、审美意识,又受到传统伦理思想支配,同时还受宗教信仰、风俗习惯、个人意趣等的作用,这些在温州民居的选址布局、建筑形式、空间构造、装饰陈设等方面得以充分表现。轻快灵活、舒逸飘展的民居风格做到了与温州自然环境的协调,又符合温州的地方文化品格和精神气质。

在今天看来,我们身边每一幢古民居,都是艺术的结晶,每一幢古民居,都有着悠远的故事。“凭槛青山依旧好,繁华散尽远云烟。”加强对现存温州民居实例的保护研究,更将有助于对温州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史的了解。

相关搜索:民间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