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 新闻播报 > 温州日报

小巷中的美丽

2013/06/26 08:54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浏览:2654

军装局岳宅: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隐匿在小巷里的岳宅弥漫着浓浓的诗意。


夏日的午后,花草的清香伴随着微风在岳宅里静静流淌。

周红/文 刘伟/摄

走近老房子,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触,似曾相识的记忆,会在心底柔柔地泛起。

市区广场路军装局这条巷子,实在太过狭窄,无店无热闹,倒有了一种江南的意思,悠闲,宁静。只是走到巷尾,迈进岳宅,心被轰然地撞击了一下,温州还有保存得这么好的大屋,竟一直隐藏在这里……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用在这古老的房子里,是最贴切的,即便是破损了的砖墙,也恍若斑驳着历史——这座建于晚清的私家大院坐北朝南,占地面积约为640平方米。由门厅、正厅等构成合院式砖木混合结构建筑,五间两层,庭院四周为连续拱券门廊,外墙及隔断用青砖砌筑,砖雕精美。

然而,建筑是经不起时光的摩挲的,风雨会浇老建筑本身。岳宅的断墙残垣处,经过笨拙的修补,用了冷冰冰的水泥涂抹,掩盖了老房子一整片一整片的美丽妆容。看着潦草的现代工匠的作品,是美丽被碾碎的痛心,还有手艺不再传承的无奈。

岳宅静静地立在那里,没有一丝的声响,但于无声处,却给人一种心灵上的悸动。

“不修,那些摇摇欲坠的砖块,真的很危险;修吧,修成这样,成为建筑的败笔,我们看不下去……”周围有居民这样倾诉。

在岳宅度过了年少的憧憬、青春的飞扬、中年的彷徨、老来的淡定,一生的命运和老房子纠结在一起,对她,自然有一种旁人无法比拟的亲近和贴心。他们爱这老房子,留恋这老房子,于是也离不开这老房子。

岳宅初建的确切年份,已经不可考了,大约是在上世纪初,由一位岳姓的宁波商人出资建设。他大概是很有想法的人,决定倾囊所有,要在温州建一座有特色的大宅——房子很高挑,一楼有4米多高,建筑风格上,处处要求精美。然而,在他打造好这座宅子之后,发现美丽的代价是巨大的,面对一无所有的现实,他只有割舍自己的心头爱。当时,没有多少人有能力独自买下这座岳宅,最后,由翁、唐、陈姓三位人士,合资购入此宅。

当初,翁姓先人出资最多,买进了岳宅接近一半的房产。如今,作为翁家后人的翁启宇,已经记不起祖上的事迹,只隐约回想起,自己家解放前曾经在解放北路开着名为“翁春生”的店。老人说,自己家只是普通的商人家庭,前辈没有留下什么,当年的房价不像现在,并不很贵,所以买得起。老人兄弟姐妹很多,但基本已搬离,可老人仍保留着岳宅的房间,还在里面养了一缸鱼,常过来照看。这几尾活泼的鱼,为沉寂的房间增加了活力。而老人的坚持,表面是为了养鱼,内心深处是为这间祖上留下来的房子,“老了,还会回来住的。”他这样说。

岳宅的地理位置很好,处在市中心,又能闹中取静,所以很多住户都眷恋这里,一住就好像是一辈子的事。

从莲池街道离休的刘钊珊老人,从1957年租到岳宅,一直就没有离开过。

“我当时在公安局三科工作,岳宅离单位近,有朋友就帮我租在这里。一开始是从翁姓的人家手里租的,每月5元的租金,而当时我的工资是30元一个月,后来住房改革,房子归公,我住的房子就成为经租房,房租不贵,涨到现在,一年大概700多元……”记忆就在老人拥挤的卧室里拉开,每个人的生活也许并不处处精彩,但一旦从头开始梳理,又不由地令人唏嘘。

刘钊珊老人生于1925年,1949年5月参加工作。已经80多岁的他,思维还是十分清晰。

解放后,百废待兴。当年的刘钊珊,还很年轻,在公安局三科从事行政管理工作,这项工作虽然不如刑侦那样忙碌,但要管理治安、户籍,一般也都要忙到晚上才能归家。

因为是外地人,又一直忙于公务,刘钊珊推迟了个人问题的解决,拖到30多岁,才成家。婚后,住公安局宿舍很不方便,1956年开始就搬到信河街一处居住,不久,新添了大女儿,便经朋友介绍,租住到岳宅,不想,这一住就是大半辈子了。

房子不大,加上后来搭建出来的厨房和卫生间,一共也就几十平米的样子。因为正房高挑,有4米多,主人见缝插针地搭建了一间阁楼。在这间屋子里,刘钊珊和妻子又生育了三个孩子,拥有一子三女。

一家六口,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是逼仄的,尤其是孩子们一个个渐渐长大,拥挤在小小的房间里,生活是可以想见的艰难和困顿。刘钊珊老人不愿意对这段往事做过多的回忆,在他这个年纪的人,对生活已经拥有一种云淡风轻的心态,也许想遗忘掉生活中的不顺心,更在意的是其中幸福、快乐的一面——“好在我的子女们,现在都拥有了各自的房子,住得都挺宽敞,我也放心了。”

虽然在老人的叙述里,很难捕捉到他的情感起伏,但在他平淡的言语中,还是传达出生活的坎坷和艰辛,只是对此他不愿再提。其实,老人的生活并非一帆风顺,他老来丧偶,后又娶妻。

真的很淡然了,活了80多岁,他深深懂得生活的真谛。老人眷恋岳宅,在院子里栽花种草,装扮着自己的家园。“离不开了,这里房子虽然小些,但周围环境很好,住高楼大厦,反而冷清,习惯了大院的生活,邻里关系很好,很热闹的……”

这间屋子,真的是一进门就一览无遗,空间都小小的,爬上阁楼,更是个几乎无法转身的所在。小屋,是老人自己住,小阁楼,则由妻子和她带来的孙子住。此时,屋外有人上楼,皮鞋跟敲击着已经不扎实的地板,嘟嘟嘟的,很嘈杂。想这位离休的老人就在这样的环境里租住着,不禁有些不忍。

市区古民居里,往往呈现出的是一幅热闹的市井图像,杂居的现象很严重,上演的是“七十二家房客”式的生活,有的老宅,已经因为过于拥挤,失去了原来的模样,有的老宅,虽然外观保护得很好,但真正进入住家,会令人感到吃惊,吃惊于现在的人们居然还能忍受这样的居住环境。古宅的

使用和保护,存在很多问题,不是居民不愿意保护自己的家园,而是因为要改善生活,势必需要拓展自己的居住空间,于是见缝插针地搭建卫浴间和厨房间,对古宅造成很大的破坏。走访了多处温州的古宅,都有这样的痛心之处。

只是,古宅里老老少少的参差居民,与夏日阵雨后的湿湿花香,长着暗绿青苔的古井,回忆中的漂白粉气味很和谐,它们共同组成了某种抒情气氛。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