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他们不该被遗忘

2014/06/11 03:54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4694

金福元敬军礼,眼角含泪。
庄雪琴老人费力地写下自己的感言。
在朱珍顺老人(坐者)家门口,摄影师为他拍照留念。

抗日战争胜利距今已69周年,当年保家卫国的英雄们也日渐老去。端午节期间,温州市网络界人士联谊会与关爱抗战老兵温州志愿者服务队联合开展“温馨端午佳节,温暖抗战老兵”活动,赴瑞安探访慰问多位抗战老兵,这些已至耄耋之年的抗战英雄的回忆,深深打动了每个慰问者的心。

——编者

王长明 陈奕如/文 王建平/摄

最年轻的健在抗战老兵金福元:

曾给日军司令部送去“重礼”

霏霏细雨的端午节前夕,在白鹭齐飞的瑞安马屿上京村,我们这些只在书本与影视中感受过抗日的人们,围坐在89岁的金福元老人身边。他是温州目前已知的最年轻的抗战老兵。讲故事之前,老人说要上楼去拿假牙。我怕老人摔倒,便跟了上去。进入这低矮逼仄的木楼,便是老人的卧室,卧室里有表皮大量脱落的沙发和老式的柜子,只有一张席梦思床略显得新一些。站在木楼上往下看,我突然发现这栋房子的一楼前后居然没有一扇门,更像是一个前后通透的过道。

回到一楼,金老用夹杂着瑞安方言的普通话开始讲述起70多年前从事对日特工的传奇。整整十分钟的讲述,老人语速适中、声音洪亮、叙事清楚。中学时代,他曾亲历日军飞机与军舰的轰炸。18岁时投身抗日,经过训练成为身配美制左轮手枪,掌握侦察、爆破、擒拿、情报、通信等专业技能的少尉特工。

这里不能不提当年金福元接受训练的瑞安玉壶(现属于文成)特种技术训练班。玉壶特训班是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于抗战期间在国内举办的11个特训班之一,这些特训班培训了大量抗日所需的特种作战人员,成为敌后抗战的重要力量。由于种种原因,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在解放后背负了屠杀政治犯与革命志士的污名。2010年,《北京日报》刊发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的专题文章,指出“中美合作所抗日有功,与渣滓洞屠杀无关”,总算澄清了真相: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其实是中美两国为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而成立的战时军事情报合作机构,1945年抗战胜利后即撤销。

1944年,在第九教导营特务连任职的金福元以送礼物的名义,率领三人小组进入日军在海门的一个司令部安放定时炸弹,在安全撤离20分钟后,炸弹爆炸。这次行动的成功,让他晋升为中尉。

抗战胜利之后,金福元所在部队驻防上海,改编为国民党交通警察部队第18总队,他任上尉巡查员。1948年,他请假回家,再也没有回过部队,因为“中国人打中国人,怎么下得了手!”

讲完故事,照例是专业摄影师给老人拍照。年近九旬的老人,军礼却依然敬得那么标准,那么有力。回来筛选照片,发现有几张军礼照,老人的眼角含着泪水。当然这中间最温馨、又最令人羡慕的则是为金老与老伴拍合影的场景。老伴郑氏紧紧抓住金福元的手并排而坐,时而露出羞涩的笑容,后来众人要与二老一起合影的时候,这位老奶奶非常不好意思地躲开了。

这次去慰问抗战老兵的,有一位来自宁波专做全国抗战老兵题材的公益摄影师李春锋。他有一个特别的创意,那就是每见到一位抗战老兵,一定要请其书写个人感言。金福元老人用繁体字写下一段令人动容的话:向关心抗日老兵致敬,衷心感谢,谢谢你们远道而来慰问,来世再报恩德!

起身告别时,老人不顾我们的婉拒,执意将我们送至路口。在缓缓开动的车里,回望这位不断向我们挥手告别的老人,我们看到的不仅有战火洗礼的沧桑,岁月变迁的斑驳,更有时光带不走的军人的傲然与独立——他没有子女,至今仍然下地劳动,靠着种田的收入为生。

唯一健在的黄埔军校女生庄雪琴:

为了爱情来到瑞安

英姿飒爽的女兵总是一道抢眼的风景,庄雪琴这位温州地区目前已知的唯一健在的黄埔军校女生,虽已94岁高龄,却依然有着卓尔不群的风采。我凝神望着她一头鹤发,斑白地十分鲜亮,抿着的嘴角微微扬起,笑容安详,她的优雅没有随时光隐去。

如今蜗居于瑞安沙河新村这个老住宅区中的庄雪琴,原籍并非当地,而是省城杭州。当年,其父是杭州邮政局副局长,她是为了爱情,为了来自瑞安农村的心上人,冲破家庭的拦阻才定居于此的。

庄雪琴老人不仅是女兵,更是从事“特科”的女兵。1938年初,她在江西吉安学校(后并入黄埔军校)学习,主要是用一些秘密手段查看敌人来往信件与邮件。1939年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被分配到59师战事干部训练团特务组,主要从事密码特战工作,因为抗战立下赫赫功勋受到上级的器重,成为当时少数能享受骑马行军的高级技术人才。后来因为战争的需要,庄雪琴抬过伤员,做过包扎。在85师文工团服役期间,她遇到了时任江西九江监察大队政工队队长、瑞安籍的王刻诚,并坠入爱河。如今她深爱的丈夫已经去世,但当年两人一起投身抗日工作的甜蜜与壮丽仍然烙刻在她心底。

嫁到瑞安后,由于身份特殊,她和丈夫没有找到正式工作。这位千金小姐、军中娇子挑过沙土、做过30年保姆。挑沙土,是为了买粮票给女儿换吃的,她差点成了“投机倒把”分子。而她黄埔军校16期学生的身份也一直到1986年才得以公开。回忆一生所承受的苦楚,老人写下“苦不堪言”四字。

老人家的房子是那种小的两室一厅,装饰陈旧,家里一下子涌进来慰问的20来人,显得十分局促。有些慰问者在跟老人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只得退到屋外等候。临近告别的时候,老人坐到桌前,用有些发抖的手费力地写下自己的感言。一年前,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她曾说:“我们不怕死亡,就怕被遗忘,希望得到应有的荣誉。”这一次她写道:“没想到临近人生终点的时候,还能得到如此的荣誉,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

抗日连长朱珍顺:

跟日本人打了两次都是胜仗

到达荆谷社区八甲村的时候,朱珍顺老人正坐在自家门口。摄影师已在他身后摆好了便携式的黑色背景幕布,摄影助理拿着反光板站在朱老前面,要为这位1922年出生的抗日军人留下影像。天下着小雨,如果不是因为朱老的房子太狭小昏暗,摄影师大概不会让老人家冒雨到外面来拍照,大家见状都上前轮流为他撑伞。细看他的面容,不如一年前拍摄的照片那么精神矍铄,敬军礼时五个手指已难以伸直。走路拄着拐杖,有些颤颤巍巍,但是他那魁梧的身形仍然可以显明他曾经的军人身份。

拍完照跟随朱老进入他的家。这是一幢石基砖砌的老房子,一张餐桌摆在门口,紧挨着便是农村里最传统的柴火灶台,灶台后面用一块布隔开,后面是老人的卧室。朱老在餐桌边坐下,翻看摄影师递过来的笔记本,上面有全国各地健在的抗战老兵们留下的感言,老人戴上眼镜,一边看一边念着这些昔日抗战勇士们的部队番号。

“我们抗日打仗八年的历史永远不能忘记,我去部队打过两次日本军队都是胜利的,特此留念!”朱老的留言洋溢着一个军人的自豪与激情。他中学毕业后,跟一群立志抗日的同学到金华投军,考入位于浙江东阳的黄埔军校16期51大队。又随同从上海、杭州撤退下来的2000多同学,辗转经江西、湖南和湖北,进入位于长安县王曲镇的黄埔军校西安分校学习。这所分校正式名称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是抗战时期国民党为培训营以下军官而组建的。

毕业后,他被分配到第1军任78师3营机枪连中尉排长。第1军是国民党军队中的嫡系主力部队之一,是胡宗南起家的政治资本,胡宗南将其视为最后的王牌,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易使用。朱老所说的两次胜仗,一次是1944年参加豫中会战,由当地老百姓领路,摸黑攻上阵地,炸毁日军碉堡,歼灭大量鬼子。另一场战役,朱珍顺所在营地几被日军攻占,而自己的重机枪因气温低开不了枪。他下令用打火机把枪头烤热,打退了日军的进攻。

抗战胜利后,老人在傅作义部队服役,驻防北平(今北京)时与当地一位姑娘结下姻缘。傅作义部队在北平起义后,朱氏夫妻回到瑞安,开始了六十余年的田园生活。

走访手记>>>

回顾这一天的抗战老兵探访之旅,面对这些曾生活在历史记忆的盲点中,差点被湮没于无形的勇士,我知道我们应当给他们一分荣耀、一份尊重、一丝宽慰、一些呵护。抗战史是中华民族近代历史上最悲壮最惨烈的回忆,而抗战老兵,则是一个正在不断缩小,并且终将消失的群体。

据关爱抗战老兵温州志愿者服务队负责人高志凯介绍,温州属于国内关爱抗战老兵启动较晚的地区。这个志愿者团队初创于2011年,现有核心骨干成员10余人,2014年4月正式成立温州慈善总会关爱抗战老兵基金。经过团队3年多的调查寻访核实,除洞头、泰顺、文成暂无线索外,温州其他各县(市、区)均有健在的抗战老兵,总数量达52位,其中以市辖三区最为集中,共有22位。健在的抗战老兵平均年龄约94岁,最年长者99岁,最年轻者89岁,分别在苍南和瑞安。其中既有参加过武汉、长沙、滇西等全国重大抗日战役的,也有在温州本地抗击日军侵略的(包括温州景山莲花芯战斗的亲历者);既有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军官士兵,也有专门从事情报、爆炸、军需、后勤的幕后英雄;既有黄埔等毕业的军校生,也有当年因抽壮丁走上抗日前线的。其中,相当一部分老兵目前居住在偏远的农村,生活较为困难。

铭记苦难、善待英雄,才能真正珍视安宁与和平的宝贵。这些为了家国独立,为了民族解放而倾洒过热血乃至生命的人们,时光不会背叛他们所走过的光辉岁月,人民也会永远铭记!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