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巧用温州人脉促转型 重视高等教育抓科技

2014/11/07 04:07 来源:温州商报 浏览:2342

香港理工大学可持续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滕锦光 致信本报总编交流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滕锦光

香港理工大学可持续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结构工程讲座教授,香港工程科学院院士,香港工程师学会资深会员和国际土木工程FRP学会创会主席(2003-2006)。1964年出生于永嘉县瓯北镇黄田岙村。1983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土木工程系,1985年成为悉尼大学土木系的第一位中国政府公派研究生,并于1990年获得博士学位。1994年赴香港理工大学任教至今。曾任香港理工大学建设及地政学院院长,香港理工大学协理副校长等职位。

金可生总编:

您好!

几年前的一个中午,我们在香港理工大学附近的一家餐厅,眺望着维多利亚港,聊了许多,关于温州,关于香港,关于母校罗浮中学。那次的深谈,让我受益匪浅,至今记忆犹新。

从1979年夏天告别家乡到浙江大学学习算起,我离开温州已经35年了。和其他温州人一样,我深爱家乡温州,为自己身为温州人而骄傲,关心温州所发生的点滴变化。过去20年,我每年都会回温州探访亲朋好友,每一次返乡都为温州的飞速发展而高兴。 2007年,我有幸成为温州市政协的一员,这使我对温州的社会经济状况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这种了解,一方面让我为温州的发展感到骄傲,但同时也让我感到温州要实现可持续发展,仍然面临着一些重大的挑战。您作为温州的资深媒体人,对温州有着深刻的认识,所以我希望和您分享一些我的粗浅想法,听听您的独到见解。

温州所面临的主要挑战,和温州现有的产业结构及形态密切相关。过去30年,温州经济模式的支撑点是家庭作坊式的小微企业。在我的老家黄田岙,几乎家家户户都从事纽扣生产的相关行业,村民中不少人借此先富了起来。但这几十年的发展,对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还记得我上小学时,学校门前的那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水中鱼儿畅游;而现在,这条小河已变成了“臭水沟”。从好多年前开始,由于上游电镀污水的排入,河里的鱼就生存不下去了。随着土地价格及人工成本的不断上涨,像纽扣生产这样的低附加值产业在温州的生存环境已经日趋恶劣。温州经济若想实现可持续发展,产业升级及转型已变得迫在眉睫。但是,温州经济的机会又在哪里呢?

温州的今天让我联想到香港的昨天。香港制造业于20世纪50年代开始蓬勃发展,70年代初期达到高峰。到80年代,同样由于土地价格和人工成本的原因,生产工序陆续北移至华南地区,香港制造业日渐式微,香港经济也逐渐转型成为以服务业为主的经济结构。其实,温州一些精明的企业家也早已经做出向其他地区转移的选择。这种转移对有规模的企业来说不失为一种不错的选择,但对于家庭作坊式的小微企业,这种转移却是难以实现的。而对于温州本土经济而言,这种转移更会带来产业空洞化的问题。

由于制造业的消失,香港的经济发展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引擎。现在的香港经济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房地产市场的状况。房地产市场兴旺的时候,经济就好;反之,经济就不好。反观与香港条件类似的新加坡,则产业结构更加合理,先进制造业(如电子制造、生物医药、船舶及海洋工程装备制造等)发达。2003年,香港的人均GDP仍比新加坡稍高,但到2012年,新加坡的人均GDP已是香港的1.4倍。新加坡的可持续发展得益于良好的经济结构: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得到了较为均衡的发展。新港两地经济发展的经验教训值得温州借鉴。温州经济的出路也在于同时发展服务业和低污染、高附加值的先进制造业。

产业转型,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是大家都能想到的。那么,温州应该发展哪些服务业呢?这是个值得认真探讨的问题。除了利用温州充足的民间资本发展新型的金融服务产业之外,我认为温州可以关注一下旅游业,因为温州有较为丰富的旅游资源,也具备资金和管理的优势。我们完全可以把温州的雁荡山、楠溪江、江心屿等景点整合成一条颇具吸引力的旅游线路,向国内外推广。在香港,我经常看到各地的旅游广告,但似乎从没有看到过有关温州的旅游宣传。除了温州本身的旅游资源外,我们还可以利用温州人遍布世界这一优势,使温州旅游业具有某些国际化的特征。以餐饮业为例,温州商人可以在温州设立全国各地、全球各地的风味餐厅,做成温州旅游的一个重要卖点。在我看来,把在外温州人和温州旅游业的发展机遇、国际化建设结合起来是大有可为的。旅游业带来的与国内外游客的互动及其相应的服务(如航空、酒店及餐饮服务),也会大大推动温州的国际化建设。

针对产业升级,温州需要提升它的研发能力,为高附加值的知识密集型产业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持。这其中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大力发展温州的高等教育事业。温州在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和科学技术领域发展较为落后,与自身的经济实力相比有一定落差,和邻近的宁波市相比也有不小的差距。这或多或少会成为温州可持续发展的短板。温州市作为浙南的区域性中心城市,需要尽快建设一所综合性研究型大学,立足温州,服务浙南及周边地区。有了这样的平台,我们才能更好地吸引及留住人才在温州工作,为温州的产业升级及可持续发展提供技术支撑。

产业的转型和升级,不仅能保证温州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也能为环境保护工作提供经济基础。温州的环境治理需要和经济发展联系起来考虑。治理操之过急,可能会损害产业目前的活力, 影响社会和经济发展;产业不转型或不升级,污染也可能难以根治,长远来说也会影响社会和经济发展。所以,只有取得产业转型和产业升级的成功, 温州的环境治理才能达到“长治久安”,温州的可持续发展才能“水到渠成”。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当我回到老家的时候,村里的乡亲们已不再和机器声为伴,学校门前的那条小河也已重拾往日的风光。我相信有了强劲的经济动力,美好的自然环境,家乡的明天就一定会更加美好!

以上只是我的一点粗浅看法,希望早日听到您的见解。

顺颂文祺!

滕锦光

2014年10月

■信件回应

充满乡愁的建议发人深省 引温州人回归亦颇多裨益

锦光兄系我学长,在香港会面前,我只知其名,未见其人。

初中时,正值文革后期,“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因此对好学生也没有特别在意,未曾识得。

1979年,我到罗浮中学念高一时,他已毕业到浙大读土木专业。那时考上浙大的,永嘉全县也就两三人,是稀罕的,锦光自然成了我们老师经常例举的榜样。那时土木专业还是冷门,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他得到机会赴澳洲悉大留学,以努力提前几年拿回博士学位,则就更神奇了。其后,正是国内飞速发展的几年,他是香港理工大学协理副校长,又三度进入中科院院士增选第二轮……正因此,在拜访锦光兄之前,我颇有多年仰慕终如愿以偿之感。

见面时,他很平和,高高的个子,谦和、不张扬也不多言,正如他信中之言,真诚坦荡,却又富有逻辑,充满睿智又勇于进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锦光兄充满乡愁的建议,切中了我们温州乃至全国都在探索的两个命题:美丽乡村建设和工业经济升级。发展金融服务业、盘活旅游资源、探索高效的产学研平台……这些主张,我可说是举双手赞成。并且,在这些恳切之言背后,我又有几分遐想:温州的破题,应以全球的视角对自身进行准确定位,强化比较优势以再度走向领先。以香港、新加坡为镜,温州可做如是选择,对比迪拜、米兰、波士顿……又能收获哪些可能?全球有那么多的样板城市,我们有那么多的温籍学人、商人,温州可汲取的经验何其之多。

乡愁是一条纽带,以它牵引温州人智慧的回归,也能为温州持续发展提供强劲动力。

金可生

2014年11月

■人物故事

从小勤奋专注 心系家乡教育

滕锦光从小就是一个很勤奋的人,只要他开始学习,就会非常专注,没有事情能够影响他。滕锦光上小学时,一次村里放映《红楼梦》。滕妈妈让儿子陪自己去看,滕锦光让妈妈先去自己随后就来。可是电影放了一半,见儿子没出现的滕妈妈返回家催,滕锦光说作业做好马上就去。结果滕妈妈一连叫了三次,最后滕锦光也没看成电影。

1979年,年仅15岁的滕锦光考上浙江大学土木工程系,当年整个永嘉仅有三名考入重点大学。同时,滕锦光是第一位由中国政府公派到悉尼大学土木系学习的研究生,获得悉尼大学海外研究生全额奖学金,并在一年内由硕士生转为博士生。由于香港和内地的基础建设发展空间较大,1994年滕锦光放弃国外优厚的待遇赴香港理工大学任教。

至今,滕锦光已发表175篇SCI期刊论文,除了大量的学术论著外,滕锦光还发明了FRP-混凝土-钢双壁空心构件,并为国家标准“纤维增强复合材料建设工程应用技术规范”的编写作出了重要贡献。

滕锦光也牵挂着温州的教育事业,除了多次来访温州,滕锦光希望温州能把高等教育办好,争取在20年左右的时间里建成至少一所具有温州特色的国际知名大学。

商报记者 李显 诸葛芳芳 陈节 采访、整理

相关搜索:高等教育 温州人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