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年轻的眼眸 穿越烽火岁月

2015/03/11 05:1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3527

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农历新年前后,一批80后志愿者、摄影人在乐清筹划了一场抗战老兵摄影展——

一张黑白海报——《尘封岁月中历史的尊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抗战老兵摄影展》,靠在门栏边,宁静而庄严。
相框里的老兵,那份不动声色似乎在审视历史,又似乎在诉说沧桑。

温州日报记者 华晓露 文/摄

“我出5000元拍下了作家马叙的一幅国画。”瑞安人陈建民说,今年他度过了一个有特殊意义的元宵节,应邀参加了在乐清北大街崇贞巷三号举行的“捐助抗战老兵慈善拍卖会”。“能为关爱抗战老兵出点力,我觉得很高兴。”

上周四晚上的这场拍卖会,筹集到的两万多元将全部用于中国狮子联会萧台服务队关爱抗战老兵项目。与此同时,在这里举办的《尘封岁月中历史的尊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抗战老兵摄影展》也告一段落。

今年是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历史上那场给人类带来浩劫的战争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崇贞巷三号”的主人苏品说:这场从2月7日开始的展览,是为了向曾经被遗忘的抗战老兵致敬,唤醒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的家国情怀。

苏品,80后。展览的策展人郑轶,同样是一位80后。和他俩一起为这次展览忙碌的,也多是80后、70后的志愿者。

这座城市的年轻一代,正在以自己的眼睛,重新回望那段祖父辈的历史,并以自己的方式,重新塑造曾经遗落的一种精神。

展览发起者苏三:

让他们静静地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

崇贞巷三号,在乐清北大街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推开古朴的暗红色大门,“嘎——吱”声打扰了在院子里晒太阳的老猫。一张黑白海报——《尘封岁月中历史的尊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抗战老兵摄影展》,靠在门栏边,宁静而庄严。

“三号”的主人苏品,人称“苏三”,乐清人,1983年出生,是这次展览的发起人。2011年,苏三从新加坡留学回来后,租下了这座老宅,把这里打造成一个文化场所。

在这座两层三间的古老宅院里,时光似乎悄悄凝伫。发黄的墙壁上、常青藤掩映的边柜中、挤满书籍的书架里、长条木桌上的蓝白蜡染布上……一张张抗战老兵的照片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

“我们这次展览没有独立的展厅,45位老兵的照片摆放在这房子的各处。我想让他们静静地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苏三说,这次布展的理念,就是随和、自然和不刻意。

2013年,苏三偶然遇见中国狮子联会箫台服务队的一位成员,得知他们从2012年6月开始走访、慰问温州的抗战老兵。在随同服务队一起看望抗战老兵之后,苏三渐渐萌生了“把他们的故事记录下来”的念头。

他的想法,和服务队里志愿者们的想法不谋而合。

“没有走访之前,我们根本想不到,身边还有这样一批抗战老兵。” 服务队队员李娜说,因为历史原因,老兵们普遍受到过不公平待遇,其中不少人晚年生活状况较差。有位乐清大荆的老兵,几十年来一直住在破旧的老瓦房里。屋子漏雨,子女也很少来照顾。服务队将他列为定期补助对象,并筹资为他盖了一间平房。渐渐地,在他们的影响下,老人的子女也转变了态度,经常来看望老人了,老人的脸上也出现了以前少有的笑容。

“我们的力量虽然不大,但对这些老人还是很有帮助的。”李娜说,这件事对队员们触动很大,他们也由此将关爱抗战老兵列为长期项目。

去年8月,苏三和服务队的队员们开始着手展览的前期准备。他们邀请了乐清籍摄影师胡旭阳、郑轶,湖北籍摄影师周浩然和宁波籍摄影师李春锋共同参与。

让他们始料不及的是,就在开展前,他们采访过的老兵陈永伍突然去世。而就在展览落幕前几天,老兵林品濂也离世了。“短短个把月,就有两位老人相继走了,太快了。”苏三虽然对此有思想准备,因为他知道,如今健在的抗战老兵都已90开外,但仍然掩不住黯然神伤。

策展人和摄影师郑轶:

为了两份“来不及”

人生有多少“对不起”,在时间面前变成了“来不及”。郑轶拍摄抗战老兵,初衷就是为了她母亲那一份迟到的愧疚,为了她命运坎坷的外公。

毕业于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艺术管理专业的郑轶,是苏三的好友。她1983年出生,父亲是乐清人,母亲是瑞安人,现居杭州,是专业策展人和摄影师。她的外公,也是一位抗战老兵。

“我的外公也是一位国军将士,也曾戴着大红花光荣入伍抗日杀敌。直到去世,腿上依然留着台儿庄战役的弹片。在那个政治风云莫测的年代里,我的母亲像当时所有年轻人一样不知道这段被刻意抹去的历史,却因为自己的父亲是国军而耿耿于怀。当她明白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说一声对不起。”在《抗战老兵拍摄手记》里,郑轶这样写道。

去年11月,郑轶带着她的相机从杭州来温,奔走在乐清、瑞安、永嘉等地,走访了14位抗战老兵,静静地听他们诉说自己的过往。

“人活在世界上就像活在风里一样,从这里走出去的黄埔生,有中将少将,可是活着回来的,只有我一个。”

“我离开家那一天,父母颤颤巍巍地挥着手,叮嘱我早点回来。我不敢回头看,后来却再也没能见到他们。我多后悔没多看一眼。”

……

郑轶选择用最朴实的方法拍下这些老兵的肖像,只是让他们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站在屋子前,没有刻意地敬礼或者其它。老人们坐在镜头前,那份不动声色似乎在审视历史,又似乎在诉说沧桑。正如她在《抗战老兵拍摄手记》中所写:“他们坐在那里,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带着时光的仆仆风尘,本身已经足够有力量。”

如果说,郑轶拍摄的初衷是因为她母亲和外公,那么后来她所接触的那些虽至暮年却依然坚挺的老兵们却更加直击她的心灵:“我也为了无数个被时代湮没了真相而造成的来不及。”

这两份“来不及”,是关于家国情怀的震撼,是关于老兵应得的一份肯定。

志愿者李娜:

应该让更多人知道抗战老兵的故事

李娜是乐清人,1981年出生,服务队跟踪关爱抗战老兵两年多,她一直参与:“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把应得的尊严还给我们的英雄,让更多的人知道老兵的故事。”

她说:老兵渴望被认同,刚刚去世的陈永伍就是其中典型的一位。

老兵陈永伍的相片夹杂在一堆牛皮纸相框里。照片中,他穿着靛蓝色夹克,坐在一面老墙前,脸上有着普通老人所有的皱纹、黑斑。

1937年12月,看到分娩三日的嫂子在床上哭泣,陈永伍毅然去柳市公所换回被抽中壮丁的哥哥,替兄从军。这一去,就是整整八年。1945年日军投降后,他返回老家乐清翁垟镇北街村务农直至去世。

在陈永伍的儿子陈雷达的印象中,父亲很少提起以前的事,只是常常一个人坐着发呆,每逢清明节,必定痛饮大醉。陈雷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明白父亲的举动。直到后来,从他酒后的言语中,才隐约获悉真相:清明时节,他的部队在嘉兴附近与日军正面遭遇。看到连长中枪,他上前去营救,也被连射两枪中弹倒地……整连的人最后没剩下几个。

几年前,关爱抗战老兵网给予陈永伍一枚“纪念抗战老兵”胸章。他常常拿去给村里的每一个同龄人看。

“我想,他虽然不说,但是打心底里还是希望能得到别人的肯定。”儿媳妇叶叶说,这几年来社会对抗战老兵的关怀,为陈永伍的生活带来了温暖。叶叶回忆起去年11月,当老人得知志愿者们要来看望他时的情景。

那一天,陈永伍早早地梳理完头发,穿好洗得略微发白的靛蓝色夹克衫套装,坐在床边等着。他的脚不太好,却时不时站起来走到窗口张望。“你看看我脸上有没有擦干净?”“你看看我后面的衣服有没有皱了?”他担心自己的仪表,三番五次让儿媳妇帮忙拾掇。

可是当五六位来访者坐在他身边,想同他交谈那段历史时,陈永伍却深深沉默了,他突然发不出声了。直到身边只剩下一两个人的时候,他才慢慢说出一些往事。

“有生之年能有这一天,真的太……”在告别来访者之后,陈永伍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太什么?”叶叶至今不知道究竟是自己没有听到下文,还是陈永伍根本就没有再言语。她只记得,尽管双手已经布满青筋,背也有点驼,但望着来访者渐渐远去的背影,陈永伍还是颤抖却挺立着敬了个军礼。

老人去世前几天,曾一再催促叶叶联系志愿者们,因为,是他们给予了他一个身份证明。

“我不会忘记战争,也不会忘记大家对我们的认同和关爱。”李娜记得,这是陈永伍说过的一句话,也是他们近三年来关爱抗战老兵,深切感知的一句话。她说,这次展览的地点比较偏僻,知道的人并不多,影响力也有限。希望能有机会在更大的公众平台上展出,让更多人知道老兵的故事。

作家马叙在开幕式当天去了现场,他惊讶地发现,在场的竟大多数是年轻人。“年轻一代不能忘记历史。这次展览,让我感受到温州一批年轻群体,为关爱抗战老兵所作的努力,为传承民族精神所作的努力,让人欣慰。”马叙当场捐赠了自己的三幅国画作品用于义卖。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