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报国大计赖支持

2015/04/15 07:54 来源: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5253

——访国共联合抗日的促成者张冲踪迹


张冲墓。

1937年春,张冲与周恩来、叶剑英在西安。 资料照片

张冲(1904-1941)

张冲故居。

排碑廊。
除资料照片外,均为杨冰杰摄

瓯网记者 张睿

寻访踪迹:张冲墓,乐清市北白象镇琯头村狮子山顶。

回望历史:张冲,生于1904年,温州乐清人,曾为国民党高级将领。于家国危亡之际,他全力推动国共和谈,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并争取苏联军援。

乐清市北白象镇琯头村狮子山顶有一座墓。

献于墓前的鲜花,仍然鲜艳。

墓地一侧有排碑廊,上面刻着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董必武、邓颖超、蒋介石等人,为墓主献上的挽联悼词。朱德、彭德怀在挽联中写道:“国士无双斯人不再;九原可作万里相招。”蒋介石在挽联中哀悼:“赴义至勇秉节有方;斯人不永干将沉光。”

墓中无双国士,名张冲,字淮南,1904年生于琯头村,1941年于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病逝重庆。

在张冲后人张良若看来,能获得中国近现代史上众多风云人物、甚至对立党派领袖的同哀,体现了祖父复杂传奇的一生。他曾是国民党高级将领,却以超越党派的家国情怀,为推动第二次国共合作,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作出重要贡献。

张冲曾是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特务机构中统前身)二号人物,曾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军委会顾问事务处中将处长、中央组织部代副部长等职务。1932年,他策划伍豪事件,盗用周恩来的化名伍豪,在上海几家主要大报刊登伍豪脱离共产党的启事,以此蛊惑人心,制造混乱。

为张冲著书立传的省内新闻界老前辈马雨农认为,不必讳言张冲曾经的所作所为,但他之所以值得我们缅怀,是因为即使各事其主,他仍顾全大局,极力促成国共和谈,又争取苏联军援,他是一位杰出的爱国者。

如今,张良若家中仍保存着一些祖父书信,虽然内容只涉及家事,但言辞之间仍透露出为家国奔波的辛劳。

西安事变是张冲人生的转折点。此前,他作为陈立夫的助手,参与和中共的谈判。西安事变后,张冲地位明显提升,开始直接受命于蒋介石,走向国共谈判第一线。1937年2月至9月,国共双方共举行了5次正式谈判,张冲作为国民党代表,是唯一全程参与谈判的人。蒋介石指派张冲,是因为他能清晰传达蒋的意图。也就是说,张冲绝不会脱离蒋介石设定的框架自作主张进行谈判。但他并非唯唯诺诺,他主张对共产党要“诚为主,信为先,睦为贵”,这些话当时很多人不敢讲。

“他不仅拥有真诚的品格,也懂得谈判的艺术。”马雨农举例,当西安谈判陷入僵局时,张冲想出缓解之策:由国民政府派遣视察团,对延安进行调查。一方面通过视察了解情况,作出决断;同时,通过视察交流寻求协商,为谈判赢得缓冲时间。方案得到国共双方领导人认同,成为内战10年来,国民党人第一次合法实地观察红军辖区。此行让考察团成员“印象甚佳”,他们感受到出乎意料之外的团结抗战气氛。团长涂思宗感慨:“延安几乎没有一样东西算得上是正规的,不过它呈现的精神状态却不能轻估。”这一由张冲策划筹办的活动,对促进国共合作起到良好作用。

1941年,张冲染上伤寒尚未痊愈,又患急性疟疾。当年8月,年仅38岁的张冲逝世。临终前,留下“有负国家,有负老母”的遗言。他的中学同学、同为国民党干部的胡景韩曾感叹:“淮南报国之心,耿耿在怀,竟赋命不永,未展长才而殁,哀哉!”

张冲逝世,使国共两党首脑都极度震惊。国民政府发布明令,褒扬张冲。蒋介石、陈立夫、何应钦、冯玉祥等国民党中央要员参加追悼会。中共领导人毛泽东、董必武、林伯渠、吴玉章、王明、博古、邓颖超联名致送挽联:大计赖支持,内联共,外联苏,奔走不辞劳,七载辛勤如一日;斯人独憔悴,始病寒,继病疟,深沉竟莫起,数声哭泣已千秋。

与张冲交往频繁的周恩来尤感哀痛,写下了“安危谁与共?风雨忆同舟!”的挽联,并在追悼会上发表20分钟的演讲,讲到动情处,语不成声。《新华日报》刊出悼念张冲的专页,周恩来又亲笔撰写2400余字的文章《悼张淮南先生》。

在国民党人的追悼会上,中共领导人所送挽联之多,并亲临哀悼致辞,这在国共两党历史上绝无仅有。

抗战初期求得唯一外国军援

对话人物:张炳勋,73岁

人物身份:省文史馆馆员。

按族谱来说,张炳勋和张冲属同一宗。上世纪60年代,省政协曾组织过一次文史材料征集活动,张炳勋写下《张冲家世概略》,那时他约20岁。

张炳勋认为,奉蒋介石之命和苏联开展军事援助谈判,是张冲对抗战的另一项重大贡献。

抗战初期,中日军事差距巨大。日本兵役超448万人,海军居世界第三,有飞机2700架。民国政府陆军兵力180万人,除去边防驻守,对日作战兵力只剩一半,海军舰队仅日本3.1%,飞机仅日本11.6%。尤其是当时中国几无钢铁业,飞机、大炮、坦克不能自制,全部购自国外。

更为严峻的是,英美法等国,有的仅口头谴责日本,有的甚至实行中立。此前从德国购买军火,也因其成为日本盟国而断绝交易。苏联成为唯一可能给予实际支援的国家。

张冲通过周恩来和博古介绍,与王明会面,为此后会见斯大林铺平道路。1937年11月11日,张冲和斯大林会谈4个半小时,开创中苏外交史记录,得到了斯大林“若中国不利时,苏联可以向日开战”的口头承诺。更重要的是,张冲此行和苏联签订了军火订单,包括重轰炸机62架、驱逐机101架、坦克82辆,反坦克炮200门等。抗战前期,苏联援华军火为飞机900余架、大炮1140门、机关枪近万挺、炮弹200万发、子弹1.8亿发等。这些军火物资,在当时得不到更多国际支持的情况下尤为珍贵。

带遗落的英灵回家

对话人物:张良若、张国维

人物身份:张良若,73岁,张冲长孙;张国维,68岁,张良若堂弟。

清明时节,张良若站在狮子山脚,望着看不到顶的山。他想再上去,看看祖父,但他的心脏命令他“停下”。于是,往年上山的两个人,剩下了张国维。

在墓前,张国维摆好花篮,扫去落叶,掏出纸巾,顺着刻字笔画的勾缝,擦掉碑廊上的灰尘。墓碑和刻字只有20年,张冲去世却有74年。他的遗骨,在异乡停留了半个多世纪。

文革结束后,张国维受张良若等人委托,去重庆寻找张冲遗骨。在沙坪坝,他找到了3座临时安放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墓地,由于无法确认墓主,他只能返回。随后,他一个人壮着胆子走进中南海,希望中央能同意让张冲遗骨葬回老家。当他把张冲的材料递进总理办公室后,工作人员问“还有什么困难”,他才回想起:“买不到回去的火车票。”

1991年,张良若、张国维再次来到重庆,却发现找不到原先的墓穴。张国维哭了。有人安慰他们,当地人不忍心遗骨因为盗墓曝尸荒野,重新盖上棺木,还用石头垒起压住,只要挖深一点,应该能找到。终于,他们挖到一具棺木,并通过眼镜等遗物,确认墓主就是张冲。经就地火化,张冲骨灰流落异乡50年后重回故乡。一年后,中央统战部同意修筑张冲墓,并为此拨款1万元。

修墓时,琯头村民自愿捐出狮子山那块地。有晚辈不理解:“张冲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村里老人训斥:“张冲对国家对我们贡献大了。”修墓花费12万元,四分之三资金来自张冲后代和社会捐资。村民为修墓做义工,他们的劳动,折算成工时费约有八九万元。这两年,上了年纪的张良若和张国维,渐渐对照看墓碑力不从心。村里安排了专人看护,主动提出扫墓人劳务费由村里出。

如今,张冲墓已成为乐清市文保单位,两兄弟又把精力放在对张冲故居的保护上。他们希望,政府能尽快把故居也列为文保单位,进行抢救性修复,让后辈有实物可以铭记这位曾为国家民族作出重大贡献的本地英烈。

还原真实的张冲

对话人物:马雨农,生于1946年

人物身份:《张冲传》作者,原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党委书记、总裁、总编辑,原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

《张冲传》可能是目前市面上有关张冲的最完整和客观的传记,对此马雨农有自信。他花了4年写这本书,跑了哈尔滨、西安、南京、北京、庐山、温州等地,用两三年搜集材料,不算复印和翻拍的资料,光是书籍就买了上百本。“像考古一样,从碎片中拼出人物一生的经历。”

马雨农感触最深的,是如何从这些零碎甚至似是而非的材料中,抽丝剥茧般还原历史真实面貌和背景。比如,曾有多篇文章或书籍讲述,1936年4月,张冲在策划伍豪事件后,再次在上海《申报》刊登寻找伍豪的启事,目的在于主动议和,此事成为第二次国共合作的前奏。但马雨农到南京图书馆查阅了当年4月到5月的《申报》,都找不到这则启事。

曾有文章写道,张冲在1937年5月随国民党中央考察团前往延安,毛泽东一周内与他4次会见。受延安氛围鼓舞,张冲思想明显左倾,甚至感动到哭。据马雨农考查,在前文所涉时间3天后,张冲就与周恩来一同由西安到上海,并于次日去庐山,准备安排蒋介石和周恩来的会谈。而且,当时考察团所印的全团21人集体名片上,没有他的名字。

上述都是在人物传记中,以想象夸张来代替事实,刻意制造戏剧性的例子。对此,马雨农在《张冲传》中一一给予反驳。忠于史实,不拔高或扭曲人物的历史贡献,向读者呈现一个真实的张冲,是马雨农最看重的。正是出于这种客观和严谨,他令人信服地概括了张冲的一生:张冲首先是蒋介石的亲信,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但他同时具有民族大义,是国民党中的抗战派和开明派,凭借真诚的品行和个人魅力,以及高超的谈判技巧,最终为促成国共两党从内战到抗战的转变,作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