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恰同学少年 忆挥斥方遒

2015/04/22 05:06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4524

刘日进收藏的相关“联高”的书籍。

抗战遗址:

文成县南田镇“省联高”旧址

相关事件:

1937年10月,日军逼近杭州,杭州各中学开始停课,逐渐内迁疏散。次年6月14日,浙江省政府决定,将撤至浙南的杭高、杭初、杭师、杭女中、杭州民众教育实验学校、嘉兴中学和湖州中学等7所省立中学合并,组成“浙江省立临时联合中学”,校址设丽水县碧湖镇。

为便于疏散和管理,1939年6月,原高中部独立出来,成为“浙江省立临时联合高级中学”,简称“联高”。1942年春夏之交,金华、丽水相继沦陷,“联高”于7月迁往现文成南田。同迁的还有当时的省政府部分机关及省图书馆等十余所机构。

今年的一个春日午后,文成县南田镇刘基庙广场花开鸟鸣,一群孩子来此春游。

他们知道,这里是明朝开国元勋刘伯温的纪念广场。但他们中很多人并不了解,这里,曾是70多年前抗日烽火燃起时,省内300多名青年英才避开战乱、艰苦求学的栖身地——“浙江省立临时联合高级中学”旧校址。

“联高”的办学,是流亡式的办学,是逃难式的办学。以刘基庙和祠堂作教室,以百姓家作宿舍,师生们要经受经费短缺、生活物资供应不上等种种困难的考验。“联高”学生、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俄罗斯古建筑科学院院士陈志华回忆,当时是“饭吃不饱,课上得好”。他说,当时上课的老师里便有王季思、钱南扬、王溟鸿等国内知名学者,学生刻苦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考大学,而是为了国家兴盛。

三年多的艰苦办学,南田“联高”走出来的学子多有建树。在如今的杭高校园里,有一块“院士石”,石上醒目地记录了从这个学校走出的46位院士,其中多位院士曾经就是“联高”的学生。

本版摄影:苏巧将

旧校址未列文保是一大遗憾

对话人物:邢松棋,生于1942年

人物身份:原文成县文博馆员、刘基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说起“联高”,邢松棋最先蹦出四个字——感激、遗憾。

在他看来,全省数百名青年英才跋山涉水,齐聚在南田的深山旮旯里,之于南田、文成都是一种荣耀。他介绍说,“联高”当时的教学质量和师资水平在省内高中可谓一流,而且入学门槛很高,只在全省设云和、丽水、南田、温州4个考区,统一划分分数线。

在南田“联高”办学期间,文成一带就有南田、黄坦、大峃、玉壶等地近百人就读。要知道,抗战时期,全省各地的青年学子为了能上“联高”,需要水陆兼程、跋山涉水,从浙西北到浙东南,有的甚至转辗一个多月才能到达南田求学。

邢松棋说,三年办学,师生们在伯温故里唱响了义勇军进行曲、抗日战歌,弘扬了爱国主义学风和革命文化思想,也对后来县内兴学重教产生了积极影响。这样的感激,从“联高”与南田结缘之初就是一以贯之的。

“联高”初到南田时,村民们几乎竭尽所能,为师生提供办学和生活的基本条件,有人从山外肩挑大量生活必需品回乡,有人把自家100多斤大米无偿扛到学校。

几十年的文保工作经历,邢松棋参与了刘基庙从县保、省保到国保的文本编写。其实,在21世纪初,他曾提议将“寄居”在刘基庙内的“联高”旧校址列入县保。“联高旧校址除刘基庙外,还有一处在西面的祠堂内,差不多是现刘伯温纪念馆所在位置。”他说,那曾是一年级学生的课堂,仅比刘基庙略小。遗憾的是,后来县里有其他考虑,县保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邢松棋表示,那段战火硝烟中艰难求学的历史,不能因为踪迹难寻而被世人所遗忘,他期望“流亡联高”的故事,能够激励当下的年轻人珍惜眼前,继往开来。

没有书本的课堂培养出多名院士

 

 对话人物:刘允宽,生于1927年

人物身份:南田“联高”1944届秋一甲班学生

在一张笔记本上,刘允宽一笔一画逐个写出与当年“联高”相关的名字:朱杞华、徐匡迪、周申生、陈志华、林忻,刘化伦、刘务升……

他们中,有当时的同学,也有大名鼎鼎的院士校友。

刘基庙正门,“建钦诚意伯庙”的牌匾下,老人停下脚步说,“原先,这里挂着一口钟,上课下课的铃声就是这里的钟声。”

来到刘基庙大殿,东厢房一个长约10米、宽约4米的区域,就是高年级教室。老人说,教室里3列桌子、每排坐6个人,一个班级40来人坐得满满当当。当年,“联高”秋季一、二、三年级各招两个班,春季一、二、三年级各1个班,合计约300多人。刘允宽1944年秋季入学,分到秋一甲班。

因为南田“联高”学生大多数是公费生,同学们点的是桐油灯,用的是绿草纸,穿的是旧轮胎做的鞋子,睡的是茅草床垫。山里冬天特别冷,有的同学脚被冻得失去知觉。老人说,别看“联高”每餐300来号人吃饭,但整个学校只有两个厨师,每人一餐只有一个小碗盛菜,豆芽、毛芋、青菜、豆腐、猪肉,有什么吃什么。

“联高”的教师上课大多不用课本,课堂上都能随口背出经典来。刘允宽说,每到课余和休息天,南田的溪边和林子里到处是三五成群自习的身影。但他们绝不只是埋头在山里苦读,课堂上还要学习军事基础知识,不少同学关注着山外形势,时刻准备投笔从戎。

刘允宽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南田“联高”有一个理科班被称为“大风班”,一个文科班被称为“敷文班”。教室门口,贴满了“大风班”、“敷文班”出的刊物,除了交流学习,就是宣扬抗日救国理念。后来,这两个班级的80名学生中,出了4位院士,其中就包括刘允宽的同桌陈志华。

期待为南田“联高”办一个展览

对话人物:刘日进,生于1944年

人物身份:文成县人民法院退休干部、“联高”相关资料收藏者

“战火纷飞的三年,南田广大村民、仕绅大力支持联高办学,师生们则在艰苦的生活环境下,努力完成教学任务外,抗日救亡工作也从未间断……”

这段话,取自“联高”学生刘久持等发出的《倡议联高校友重游南田故地书》。这个倡议刊发在《杭高校友通讯》,时间是1997年3月27日。这本通讯,如今已被文成人刘日进收藏。

在他手头,总共有5本这样的《杭高校友通讯》,分别编发于1997年、1999年、2000年、2001年及2002年。还有一本《浙江省立临时联合高级中学校友录》,年代则要久远得多,编印于民国三十一年四月,“联高”迁至南田的那一年。这本校友录,是刘日进1995年在温州逛地摊时看到的,因和南田“联高”有关,就买下收藏。

“你看,这里记载当时的校长是张印通,正是在他带领下,联高学生从浙北徒步大迁徙,日行几十里,走了近两个月,落脚在丽水碧湖。”刘日进说,张印通是当时有名的教育家,这本校友录名册中,还有不少人后来成为名家学者。

因为这次“邂逅”,刘日进开始关注南田“联高”。他说,在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他计划在7月底或8月初为自己收藏的7.2万枚毛主席像章办一个抗战主题展览,而与文成抗战相关的南田“联高”不会缺席。今年清明节前,他专门拜访了刘允宽老人,老人亦慷慨拿出了历次参加同学会时收藏的5本校友通讯,以及自己保存70多年的那一枚“1259”号联高校徽。

刘日进说,这些书本中,读出的是同学们的深厚情谊和浓浓的家国情怀。翻开“联高”学生刘福林写的《联高军乐队二三事》,刘日进给记者念道:“你看,他这里写了,今有盟军开赴温州日军外围,包围它,配合盟军海军从海上进攻温州日军,里应外合,彻底消灭日本兽军,由于这支路过南田的盟军是担任这项神圣任务的,这个场合,我们联高军乐队迎宾曲吹奏得特别响亮。”

旧校址不再,但刘日进希望能收藏更多关于“联高”的资料,把图片与文字重新翻拍以作留存。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