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国立英士大学:战火中勤勉治学

2015/05/13 07:5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4764

 

国立英士大学农学院(1946年温州)第七届学生毕业合影。
图片取自《英士大学第七届毕业纪念册》

国立英士大学校徽

罗祖发老人讲述当年英士大学同学们学习生活的场景。郭乐燕 摄

 

瓯网见习记者 郭乐燕 实习生 黄雅丹 报道组 虞佳琳 张陈晨

寻访踪迹

国立英士大学泰顺旧址

回望历史

泰顺,以廊桥而闻名。上世纪四十年代烽火岁月里的一段往事,也成就了泰顺乃至浙江历史上最辉煌的一段教育史和文化史——抗战时期,为躲避日寇战火侵蚀,一代名校国立英士大学曾迁址至此。师生们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下,勤勉治学,勇挑家国重担,成长为建国所需的栋梁之才,保存了中华民族的教育精华。

人 物 蔡友发

司前村民,出生于1930年。曾见证英士大学师生与村民营救盟军飞行员奎英隶

蔡友发老人今年86高龄,1944年4月4日,他还是十四岁的乡间少年。当天午后两点左右,天空传来飞机的声音,接着不远处芭蕉湾的山头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他急忙跑到屋前的空地,看到空中有一个小黑点飘落到山北高塔村的山坡上。

“我从没见过那么高大的人,他大概有200斤。”少年时期的蔡友发也跟着大人上山一探究竟,一张大白布挂在一棵树上,只见一个高鼻子、红头发、身着黄色军装的洋人跳了出来。他一手持枪,一手拿着一条布条,一直紧张地大叫着,挥舞着手枪,使得没有人敢接近。

这时,司前的英士大学里的几位英语老师闻讯赶来,“他是美国盟军,我们的朋友。”昆虫学教授任明道告诉大家,飞行员名叫奎英迪,19岁,是个高中入伍服役青年。在赴日本执行任务返回途中,被日军击中机身油箱,飞到泰顺一带时燃料不足,不得不跳伞逃生。

随后,学生和村民搀扶着奎英隶下山,安排他住在德秀楼休养,与英士大学校长杜佐周同住一楼。在降落的过程中奎英隶受了轻伤,英士大学的师生们和村民们照顾了他3天。“他不吃米饭,一顿能吃好几个荷包蛋。”蔡友发告诉记者,那些天,学校每天都到村民家买鸡蛋给奎英隶吃。

8日,奎英隶被驻扎在文成的国民党军队7名士兵接走,半个月后,飞机的主要残骸也被运往位于云和的浙江省政府。据蔡友发老人回忆,当时部分飞机残骸还被一些村民拾去制成了筷子桶、锅铲、门栓等,有些沿用至今。

人 物 姚康寿

1944年出生于司前,父母都是国立英士大学医学院教授

司前村村委会主任包国宇告诉我们,近年来,常有当年国立英士大学的教师或学生后人来到村委会,请当地人带路“寻根”,其中姚康寿寻亲让人记忆深刻。“他一个个房间转,走得很慢,眼角似乎带着泪水。”包国宇描述当时的情景。

姚康寿的父亲名叫姚继昌,是英士大学医学院皮肤科教授,母亲是眼科教授,父母亲同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一起留校任教,“司前是我父母生活过的地方,也是我的出生地。”姚康寿于1944年12月出生在司前医学院的教师宿舍里,当年还是襁褓中的婴孩,父母亲就是这样抱着他,跟着英士大学一路辗转温州、金华各地,直到1949年父亲被分配到浙大医学院任职,一家人才在杭州定居下来。

受父母亲言传身教影响,姚康寿如今是一名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颇多建树。“我常听父母说起泰顺山区民风淳朴,主动把大房子让出来给英大师生,对当时身怀六甲的母亲也是照顾有加。”虽然离开泰顺时不满一周岁,在成长过程中,姚康寿总能听父母回忆起在泰顺的那段经历,这也使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回泰顺看看。

2010年和2013年,近70年之后,姚康寿两度重回司前,希望能寻找当年父辈在此生活过的印记,但由于资料较少,至今不能确定具体哪座宅院是自己的出生地。得知泰顺县委县政府现正对英士大学相关历史遗存进行抢救性保护,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十分欣喜,希望有机会带着自己的后辈,再回泰顺走走。

烽火年代,英士校址三迁

教育国之本,学成期大用,和平年代如此,动荡时期尤甚。

1938年11月,正值抗日战争第二年,沿海不少城市沦陷,高等院校纷纷合并、内迁。为顾及战地青年求学,浙江省国民政府筹建“省立浙江战时大学”,1939年5月,为纪念辛亥革命先烈陈英士,校名改为“浙江省立英士大学”。10月份,英士大学在丽水正式开学,分校本部、工学院、医学院、农学院。

1942年,日寇发动浙赣战役,战火逼近丽水,英士大学不得不辗转南迁,当年6月,工学院及医学院部分年级师生步行3天抵达泰顺,在司前和里光设立分部。1943年3月,东南联合大学并入英士大学,英士大学由省立升格为国立。

1944年8月,丽温战役爆发,丽水沦陷。在此压力下,校长杜佐周率领云和小顺总部师生南迁,9月中旬到达泰顺,与先期抵达的工、医二院会合。至此,国立英士大学除几个专修科外全部搬迁至泰顺。

远离了战火的扰攘,泰顺这偏居一隅的小山村为莘莘学子们带来宁静安定的学习环境,英士大学10月2日即恢复上课。第一学期,国立英士大学总人数超过800人(其中学生616人)。如此多的外人涌入小山村,淳朴的村民纷纷腾出自家最好的房间给教师居住,并主动让出空余的房间给学生当宿舍,有的还将二楼中堂改造成集体宿舍。

位于司前的粮管所曾经是国立英士大学行政总部,目前还保留着一座3层高的土碉楼和一座老宅院。司前村村委会主任包国宇告诉我们,碉楼就是英士大学的总务处,又名德秀楼,当时杜佐周校长的办公室在三楼:“这里将被开辟为英士大学纪念馆,预计今年10月对外开放!”。

里光是司前镇的一个小山村,隔着一方水田,有一座原始风貌的木结构大屋,四周用石块垒起围墙,屋后是一片毛竹林,这座罗氏大宅如今已被辟为英士大学旧址。91岁的罗祖发老人带着我们,踩着吱呀作响的木质楼板走上二楼,在楼梯拐角处的一道门板上,我们欣喜地辨认出“国立英士大学学生第一宿舍”这几个字。

时隔70年,很多地方都已是旧迹难寻,但泰顺县委宣传部、县社科联启动国立英士大学的历史文化的系统性研究,并对相关的历史遗存进行抢救性保护,正在实施六大工程,包括即将出版《英士大学钩沉》一书。

艰难困苦,师生勤勉治学

70多年过去了,很多英士大学师生曾经住过的民宅院落已经凋敝,而那段与英士大学师生一起生活的往事,在当地人记忆中却历久弥新。

“每当饭点,学校里会有人抬着大桶的饭菜送过来。学生们在一楼大厅和院子里摆上桌凳用餐”,罗祖发老人出身于当地乡绅家庭,家里的大宅院,能够容纳20多桌人同时进餐,老人告诉我们,战时物资匮乏,学生们伙食非常单一,经常跟着时令吃竹笋、土豆、荠菜这些当地产的菜,有时甚至连粮食供应都非常紧张。不少学生家乡沦陷,与家人失去了联系,没有了经济来源,只靠政府微薄的救济金维持生活。

英士大学师生跟随学校搬迁,历经动荡颠沛,这更加磨炼了学生们刻苦钻研、勇于探索的求学态度。据罗祖发老人回忆,每天早上天蒙蒙亮,会有统一的号角叫学生起床。教室主要借用罗、林、陈三姓祠堂和马仙宫。师生们将祠堂和庙宇内的殿堂用芦苇隔成小教室,书声琅琅,此起彼伏。由于没有煤油灯,学生们放学后回到农家,晚上只能点桐油灯看书。

当时,有一大批学者、艺术家云集泰顺,如谢海燕、王佶、彭起等,他们都自愿应聘到英大。教授们热忱治学,除讲授所任课程外,还办起课外学堂。解放后,他们大多成为华东各大学学科带头人。

在僻静的泰顺山区,英士大学师生们度过三个春秋,直至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喜讯传来。英士大学后又辗转温州城区、金华等地办学,新中国成立后,国立英士大学被并入浙江大学。

泰顺,是英士大学落址时间最长的避难之地,抗战胜利前夕发展到四学院五专科,师生人数超千人。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