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四海为家成人践志 一生报国落叶归根

2015/05/18 05:03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3003

上世纪80年代一次老兵会面,第二排左一是陈一匡(戴眼镜穿深色中山装者)。
陈一匡留下的回忆录和剑。 冉梦蝶 摄

见习记者 冉梦蝶

抗战文物:陈一匡手写回忆录《滇西松山地区抗日战役之回忆》\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学生毕业纪念短剑。

文物原主人:陈一匡,抗战期间担任国民革命军抗战远征军第8军103师307团副团长、团长、103师副师长等职,参与过淞沪会战、松山战役等,在松山战役中曾负重伤并获云麾勋章。

文物是历史最准确的载体,一段段可歌可泣的人物故事就附着在一件件散落在民间的抗战物证上,看得到的文物背后隐藏着的是不为人知的家国情怀和大时代下的悲欢离合。

瑞安塘下陈光林老人家中,就珍藏着一本装订好的回忆录和一把短剑,上面刻有“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学生毕业纪念”等字样,剑柄剑鞘上用黄铜饰以梅花花纹和青天白日徽章。回忆录共55页,内页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云南省昆明市委员会专用信笺,外页用毛笔写着“滇西松山地区抗日战役之回忆”,下面署名“陈一匡”。内外页都是手写。陈光林老人抚平有些翘起的封皮,指着外页上的署名说,“这就是我家阿公的名字,他叫陈一匡。”

一本回忆录

揭开松山大战全貌

几乎所有以中国抗日远征军为蓝本的小说、回忆录、研究资料、影视剧等,都不会漏掉这个温州人的名字——陈一匡。他于1915年出生,瑞安人,黄埔10期毕业,抗战期间担任第8军103师307团副团长、团长、103师副师长等职,参与过淞沪会战、松山战役等,在滇西缅北的松山战役中曾负重伤并获云麾勋章。松山克复后,龙陵、腾冲相继收复,103师继续西进,连克芒市、遮放等地。解放战争时期,陈一匡随军由云南出发,经香港开赴山东青岛,最后于1949年10月16日在广东三水向解放军投诚,解放后出任云南省政协委员。

这份回忆录是在解放后,以他亲身经历及事后所闻,参考史料,撰写而成,详细记载了松山地形和气候对进攻部队的影响、日寇在松山的工事构筑和设施以及对松山各据点(滚龙坡、大垭口及松山顶峰)的攻击经过,还原了松山战役的全貌。回忆录最早收录于政协云南省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写的《云南文史资料选辑》,成为研究这段历史必不可少的珍贵材料。

整本回忆录以客观冷静的笔触记录了战争的经过,每次攻击后全军伤亡人数都有记录。尽管陈一匡早就做好“对松山的攻击,要排除万难,要付出很大的牺牲”的准备,然而,真正面对艰难的自然环境,壮烈牺牲的战士,字里行间难忍的悲恸和感伤依然挥之不去, “我英勇的炸药手,死在敌堡射击孔前,暴尸在无数弹雨中,壮烈牺牲之状,扣人心弦,真是惊天地而恸鬼神。”

身先士卒

披着雨衣冲锋陷阵

不只一份记录松山战役和远征军的史稿、文章中提到“307团副团长陈一匡身先士卒,率领官兵奋勇冲杀”。但陈一匡在回忆录里却极少提及自己,更多的是战友们一次次浴血的冲锋,是他仔仔细细整理的阵亡数据。

1944年6月25日起,307团作为负责攻打滚龙坡的主力部队,一共发起了三个阶段的攻击。当时,松山地区处于雨季,“一日数变,整天满山云雾,忽而急风暴雨,步履维艰,展望犹难”。他和很多战士一起,身披雨衣,曾一度“冲进敌壕,与敌发生白刃战,互投手榴弹。此次攻击,我阵亡连长2人,排长4人,伤亡士兵150人。”

第二阶段,军队使用了盟军提供的摧毁堡垒新式武器——火焰放射器,陈一匡把全团火焰放射器编成8个战斗小组,每组火焰放射器正副射手2人,轻机枪组4人组成,在团指挥所后方小村中统一训练后参战。就是在这持续一周的攻击中,陈一匡被敌枪榴弹炸伤左上臂,“连长阵亡2人,排长阵亡5人,士兵伤亡200余人”。第三阶段的攻击更加猛烈,最终于8月2日攻占滚龙坡,8月4日肃清残余之敌。

陈一匡在回忆录中为中国军人的英勇倍感骄傲:“滚龙坡之攻克,犹如如斩松山之首,敌似惊弓之鸟,惶恐不已。”

两座墓地

一座在松山一座在温州

2001年陈一匡老人去世,依其遗嘱,家人将其安葬于松山。2009年,陈光林老人在瑞安大象山公墓出资修建了一面骨灰墙,最中间的位置刻上了陈一匡的姓名与生平。骨灰墙与陈氏先祖墓比邻,对面是祖训亭,两边则刻有一对联——“四海为家成人践志,一生报国落叶归根”。

倥偬一生,陈一匡最终选择松山,与当年血盈怒水、骨积松山的远征军战士同眠。老人去世后留下的东西所剩不多,其中这把短剑经查并不是陈一匡所有,可能是某位战友遗物。当年滇西战场上的远征军战士来自全国各地,但因为共同的家国使命和责任紧密联系在一起,那份可托付生死的情谊刻骨铭心。

19岁从军的陈一匡在战争时期一直随军征战,很少还家,解放后也因为部队工作等原因留在了云南,如今他的儿孙们大多定居在昆明。然而,据陈一匡长子陈国权介绍,父亲曾两次回到温州,一次是上世纪50年代,回来照看病重的祖母,未能尽孝侍奉,父亲一直引以为憾;第二次是上世纪90年代,回乡看看以前的亲属和房子,“他还看了飞云江大桥,说温州变化真大。”

少年辞魏阙,白首向沙场。瘦马恋秋草,征人思故乡。尽管温州这座墓地只是空冢,但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圆了老人落叶归根的念想。

相关链接

1、307团副团长手执枪,率领官兵勇敢冲杀,冲进高地。——《大战场 小细节》许敏著

2、(1944年)7月23日,103师开始对滚龙坡第二次攻击。这次攻击103师使用了火焰喷射器,接连摧毁日军地堡。而307团的副团长陈一匡更是手持枪身先士卒地率领官兵奋勇冲杀。——《贵州文史存稿选编1-国军103师始末》

3、战斗中,何绍周(第8军军长)一直在竹子坡用望远镜观看第307团进攻,发现副团长陈一匡手执冲锋枪,率领官兵勇敢冲入丙、丁高地时,对站在他身边的军参谋长梁筱斋及参谋人员说:“你们来看,那个身披雨衣,指挥官兵冲进敌阵地的是第307团副团长陈一匡,他是黄埔第10期学生,这样英勇善战,谁说军官学校学生怕死啊!”副团长、副营长、副连长这些副职,在平日里掩在主官背后不为人注意,甚至指挥系统表上都看不到姓名,在战场上则是直接率队执行主官命令的角色。——《1944:松山战役笔记》余戈著

回忆录和剑

愿捐给市博物馆

对话人物:陈光林,线索提供人,今年77岁

陈光林老人是陈一匡的族亲,按照家谱,陈一匡是陈家第16代孙,陈光林是第18代。“前几年我去云南看望他们,提出想带点阿公的遗物回来,他儿子答应了。”如今回忆录和短剑安静地躺在陈光林老人的书桌上,临窗一排则整齐地码放着各种抗战远征军相关的书籍、复印文件和影视剧等资料。翻开其中一本《挥戈落日—中国远征军滇西大战》(彭荆风著),可以看到老人在书里做的笔记,凡是有关松山大战和陈一匡的文字表述他都用红笔标了出来,细节处更是做了多个标记。

书桌上,记者也看到了之前温州日报对另一位参与松山战役的陈金明老人的报道。“陈金明老人今年99岁了,比我阿公小1岁。”陈光林老人介绍,修建骨灰墙,是希望族亲都能铭记他的功绩和精神,但是看到陈金明老人的报道后,他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当年这些抗战将士的拳拳爱国之心。“我想把回忆录和短剑捐献给温州市博物馆,作为在外抗战的温籍战士的见证,并把这作为一种精神财富,传给年青一代。”

他是个沉稳有担当的人

对话人物:陈国权,陈一匡长子,今年76岁

在陈国权老人的记忆中,童年印象最深的就是和母亲在部队家属的大车上颠簸前行,“我的两个妹妹都是在行军途中出生的,弟弟在昆明出生,当时已经解放了,我爸爸给他取名国兴,希望国家兴旺。”短短数年的奔波让老人记忆犹新,而父亲陈一匡倥偬半生却从未有过怨言,“他就是很典型的军人性格,沉稳有担当。建国初他在部队每个月领到2元人民币的工资,他就对自己很苛刻,把钱省下来供我们生活,但他从来不说,只做,盼着我们好。”

陈国权老人在2012年也回过温州一次,联系了还在温州的表兄邹雪松,看到了刻有陈一匡姓名的骨灰墙,非常激动:“虽然从小离开温州,但直到现在仍能说温州话,很感动家族宗亲还记得我父亲,落叶归根一直是他的愿望。我从小告诉我的孩子,他们的祖籍在浙江,他们的故乡在温州。”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