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机枪手金加伦:代兄从军 一心杀敌

2015/05/27 05:23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2817

金加伦老人和孙辈一起,其乐融融。 金锚 摄
90岁的金加伦老人骑起自行车,依然轻松自如。 谢仙石 摄

谢仙石 周时

初夏,楠溪江畔,风清气朗,麦穗金黄。当我们如约抵达上浮林村时,90岁的金加伦老先生正好骑着自行车回来,他远远地向我们招手:“你们来啦!”他邀我们进屋坐定,对我们讲述了70年前的抗战往事——

【抗战事迹】

金加伦 1925年出生于永嘉。1942年代兄从军,在福建蒲城被分入国民政府第32集团军第6军步兵11旅重机枪连,担任机枪手。在福建蒲城驻防一年多时间,经历过数次小型战斗,后随部队辗转至浙江衢州、龙游、松阳等地,与日寇游击作战。

金加伦(1925年出生,抗战老兵):

只求讲清楚这个事情,我们是为国而战

我有兄弟五人、姐妹两个,我排行老二。

1942年,抗战形势严峻。政府要求我们金家老大金加锵参军。想到大哥已婚,还有两个子女,是家中的顶梁柱,而我自己虽然已婚,但还没生孩子,就自愿要求代兄从军。

我被派往福建蒲城接受新兵训练,因为我体格健壮,被分入32集团军第6军步兵11旅重机枪连,担任机枪手。机枪很重,一般一挺机枪需要四个身强力壮的男子汉才能抬得动。

在福建蒲城驻防四个月后,我跟随长官来乐清接新兵。大哥听到消息,甚是思念,连夜翻山越岭,只为前往乐清见我一面。当时兵员少,所以当长官见到大哥时,就扣下他作为兵员,分入32集团军某部第三突击队。

大哥后来下落不明,我再也没有见到他了。我想,不是战死就是病故了吧!当时很多人战死沙场,都没有留下姓名。病死的可能也很多,那时缺医缺药,一点小病就可能夺去性命。

我在福建蒲城驻防了一年多时间,经历过几次小的战斗,后来跟部队到衢州、龙游、松阳等地,和鬼子游击作战。我们不是在挖工事,就是在作战,夜夜枪不离身,几乎没睡过好觉。打阵地战,几分钟后就要转移阵地,大家一起弓着身子抬着机枪紧急撤离。部队伤亡很大,冲在前面的步兵死伤惨重。位置相对靠后的我们这些机枪手,也不时有兄弟倒下。

很多人问我,看到前面的人死伤这么惨重,是不是很害怕?

其实在战场上只想着一心杀敌,已经容不下其他念头了。

那时条件真是苦啊!部队粮食不够,一天只吃两顿,中午没得吃,还要行军打仗,常常饿得慌。卫生条件也很差,有不少人生了皮肤病,痒得难受,没有药,只好用手去挠,皮肤都挠烂了,难受得要命,又没办法。穿也很困难,那时都穿草鞋,没有布鞋,草鞋还得自己做。用草编制的草鞋还算好,更多的是用毛竹编的。毛竹能编草鞋,就是怕干燥,容易断,需要经常用水去湿,有时候行军路上没有水啊,就用尿来湿鞋子。

我后来考入了西南干部培训班,学习了一年零八个月,毕业分到第三突击队(51军山炮营当炮兵计算员准尉见习官)。此时已经临近日本投降,我所在的部队驻守金华,后驻守绍兴。日本投降时,部队成立了接管所,接收了日本人的武器。接收日本部队时,我们内心的激动真是无法言表,真正是扬眉吐气。

抗战胜利后,我不想打内战,1946年便向部队请假,但直到1949年3月份,我才被批准回家。

回家后,我再见阔别了七年的父母、妻子、兄弟姐妹,再见故乡的山山水水,一切都还好。打跑了日本鬼子,终于可以安心务农、养家,我感到幸福万分。

但后来,历史跟我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因抗战胜利后参加过内战,在后来的运动中我被定性为反革命,多次遭受批斗。还好我平时为人老实,也没有树敌,被批斗得不算厉害。只是内心仍是凄凉不满的,曾经为国奋战,却受此大辱,当然想不通。

因为自己的成分问题,子女也受到牵连,不让上初中,没受到很好的教育。现在几个子女都在农村生活,家境一般。而且成分不好,别人看我们的眼神都不一样,这种被孤立的感觉是很难受的。

还好,现在社会开始认同我们这些老兵的抗战事迹,对抗战老兵开始持正面看法了。70年前的抗战经历,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讲了,不用藏着掖着了。

我也不求物质,现在这样的年龄,也享受不了了。更不求荣誉,那些也只是说说的。我们只求讲清楚这个事情,活得明明白白,我们是为国而战。

金中波(1963年出生,金加伦儿子):

这两年我都在寻访父亲的抗战足迹,相信历史会还父亲清白

父亲因为历史原因被定性为反革命,使得我们一家人遭受了很多不公平待遇,除了不能读书、不能参军外,还被孤立、看不起,甚至被欺负。不定时的批斗,常常把我吓哭(我那时还小),年长的哥哥和父母,甚至想到了自杀,以此来摆脱困境。其实,父亲要是说被“抓壮丁”入伍,遭受的苦难可能会少一些。但他为人正直,对别人说,自己是为了打小日本而自愿入伍的,是爱国行为,就得罪了一些人,受到了更大的迫害。

我也支持父亲的想法,相信他是正义之举,也认为要实事求是,身正不怕影子歪,历史总会还父亲一个清白的。所以,这两年我都在积极寻访父亲的抗战足迹,我去村委会打了证明,然后去衢州龙游、福建蒲城、江苏南京等地查访。但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这几个地方的档案局都查不到父亲所在部队的抗战资料。不过几次走访也还是有所收获的,比如在衢州龙游,地方志办公室有人了解32集团军曾经在此抗战,只是没有具体资料;而福建蒲城的收获较大,一位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给我提供了一份32集团军总司令李默庵秘书所写的回忆资料(《南浦征鸿——随李默庵部驻浦杂忆》,楼绛云/著),资料上有记载,32集团军军部设在蒲城,而且提及西南干部培训班的一些情况,从侧面印证了父亲当时的抗战经历。

我去这几个地方走访时,不管是档案局,还是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都很热情,对于抗战老兵都很关注。特别是南京博物馆,工作人员非常热心地接待了我,说“以前只能查询抗战英烈的资料,现在可以查找尚存人世的抗战老兵了,而且是重点。”虽然最终没有查到更有价值的资料,但是他们的热情,也已经温暖了我们这些老兵家属的心。

金秋霞(1985年出生,金中波女儿):

爷爷是我们家族的骄傲

从小在外求学,对爷爷的抗战故事不是很了解,只有暑假回家时,偶尔听到村民谈及。近年来看新闻,才了解许多抗战老兵的事情。现在看到社会志愿者为老兵不懈努力,为老兵争取到最后的尊严,真的很感谢。如今在世老兵的数量已经不多,而且年事已高,走访他们,把他们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让更多的后人了解这段历史,是很有意义的事,也是很紧迫的事。希望有关部门也要行动起来,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这几年我父亲为爷爷的事情四处奔走,使我知道,爷爷过去是为国家为民族作贡献,他是我们家族的骄傲。

采访结束,老人到操场上骑了一圈自行车,让我们拍照留念。看着沐浴在夕阳中的老人身轻如燕,不时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我们由衷地羡慕又略有心酸。希望社会能给予这些抗战老兵应得的荣誉和尊严,希望老人吉祥安康。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