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理想的殉道者

2015/06/03 05:23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3758

[抗战事迹] 潜伏魔窟 出生入死 曾芙秋,温州人,生于1924年。她13岁就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先进青年组织“萌芽读书会”,17岁任温州联中(现温二中)党支部书记。1943年秋,因温州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浙南特委将曾芙秋等同志转移到浙东四明山根据地。曾芙秋在浙东区党委机关《新浙东报》鄞县鄞西发行站工作,并改名为陈捷。次年,她加入城工部派遣潜伏在宁波日寇宪?
施菲菲的心里,永远珍藏着大姨为革命出生入死的光辉形象。
 
纪念曾芙秋的书籍。
风华正茂的曾芙秋(后排左)与她的姐妹们。

瓯网记者 李艺

温二中退休教师施菲菲家中,珍藏着两本旧书《感情的风》《生之痕》。这两本书里,书作者冯增荣在多篇诗歌、散文中,用泣血的文字讲述了自己爱人曾芙秋的往事。生于1924年的曾芙秋,是施菲菲从未见过的大姨。

在20世纪40年代温州地下党的斗争史上,留有曾芙秋为革命出生入死的身影。她是目前有据可查的、温州唯一一位深入敌伪机关内部的共产党女特工。1948年底,曾芙秋被浙南特委误认为是“日特”而错杀。

施菲菲:家仇国恨让大姨走上抗日道路

施菲菲出生时,曾芙秋已离开人世。不过,从施菲菲记事以后,她的母亲就常常对她讲起有关大姨的地下革命斗争片断:“她穿着旗袍、高跟鞋,手提包里放着革命传单和文件,到了路口,她让我给她放风,趁没人注意,将包里的传单取出来贴到墙上。有一次,我陪她送一份紧急文件到括苍山游击队,因为文件装在自来水笔的空壳中,没有被国民党兵检查出来……”

“谜一样的人物,谜一样的故事,我的记忆深处从此有了大姨这位穿着旗袍的年轻地下党员的光辉形象。”施菲菲谈到,“后来,满怀共产主义理想的年轻生命,在特殊的境遇下含冤而死。年少的我,最初不谙其中原因。在那是非没有被澄清的年月,父母亲也一直告诫我们不要提大姨的故事。”

曾芙秋的故事很曲折。

她的父亲本是富商,一家人曾经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寇飞机经常来温州轰炸,曾家企业被炸掉,曾芙秋的父亲与大哥均死于日寇的炮火与枪口下,从此曾家家业一蹶不振,家仇国恨推动曾芙秋走上了革命道路。

因为家境不错,少年时的曾芙秋与她的兄妹们都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她13岁就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先进青年组织“萌芽读书会”。1940年,曾芙秋考入温州联中(即现在的温二中),当时的温州联中已成立中国共产党党支部,因为曾芙秋工作出色,这一年她在联中入党。1941年春,曾芙秋任联中党支部书记。

在投身革命的过程中,曾芙秋与冯增荣成为恋人,并于1941年冬订婚。那时,冯增荣是地下党温州城区区委书记。

1996年,在散文《江畔泪》里(这篇文章被收入《生之痕》),冯增荣有着这样的记忆:“芙秋是一个热情的姑娘,红润的双颊,矫健的身影,对革命有一股痴情,曾冒死参与掩护在温州的浙江省委机关工作。1943年冬能孝(时任永嘉县委组织部长)牺牲,城区党组织严重受损,敌人四处对她进行搜捕,她几乎是破网而出,死里逃生。她祭奠了战友们的亡灵,还因误传我也同时遇难而痛哭一场,最后满怀对敌的仇恨,急急奔赴四明山抗日前线。”

1943年秋,永嘉县委书记范亦晨叛变,温州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为保存革命力量,浙南特委决定将曾芙秋等同志转移到浙东四明山根据地。曾芙秋到达浙东根据地后,在浙东区党委机关《新浙东报》鄞县鄞西发行站工作,并改名为陈捷。

1944年初,鄞西发行站遭到敌人突然搜查,曾芙秋被捕。她在敌人严刑拷打中保守党的机密,后经城工部领导的“400反间谍小组”营救出狱。出狱后经浙东区党委同意,曾芙秋加入城工部派遣潜伏在宁波日寇宪兵队里的“400反间谍小组”,她被安排在宁波汪伪政治保卫局,为浙东区党委和新四军搜集情报,代号为“408”。当时与曾芙秋保持单线联系的是“400反间谍小组”成员周斯明。多年后,周斯明也成为曾芙秋革命身份的主要证人。

曾芙秋潜伏在魔窟,不辞艰险,出色地完成许多党交付的重要而艰巨的任务。她将上级要她了解的汪伪与日军勾结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到“400小组”,使浙东区党委及时监督汪伪政权在浙江的动向,掌握对敌斗争的主动权。此外,她为配合“400小组”营救被汪伪特务逮捕的我军地下党员和进步学生,做了大量工作,对此,浙东区党委书记谭启龙曾公开表示很满意。

冯增荣:曾芙秋死在对我的爱里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前夕,曾芙秋和众“400反间谍小组”成员们奉命撤回浙东根据地。随后她被组织派往上海配合“400反间谍小组”指导员乐群从事地下党的秘密工作。1947年春,乐群爱人被捕,乐群在逃避国民党的追捕中,要求曾芙秋暂停联系。

在此期间,曾芙秋于上海遇到浙南地下党员陈宣崇,立即向组织提出回浙南工作的要求。1947年冬,浙南特委派曾芙秋联中同班同学吴文达去杭州接曾芙秋回温州。

然而不幸很快降临。1948年春,曾芙秋在浙南特委机关整风时受到审查,浙南特委不清楚“400反间谍小组”是什么组织,曾芙秋一时又找不到证明人,1948年底,她最终被误认为是“日特”,在瑞安山区被处决,年仅24岁。

曾芙秋被处决时,冯增荣还蒙在鼓里。她的死株连及冯增荣,后来因浙南特委领导龙跃等人的反对,冯增荣幸免于难。解放后,他也受尽冤案折磨,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受到批斗。1958年8月,他被扣上叛变革命的罪行,在监狱和劳改场失去自由22年,直到1980年9月才得到平反出狱。

现居杭州的冯增荣已是90高龄,生活幸福。可是,一想到那“秋的落英”,他还是会流泪,“生活愈好,怀念愈切。”

最近冯增荣因耳疾无法接听温州日报记者电话,于是,记者联系了曾两次采访过冯增荣的宁波电视台记者赵军,请他间接介绍了冯增荣和曾芙秋的生死恋。

2009年,为拍摄“400反间谍小组”,赵军采访过冯增荣。2014年11月,为深入了解曾芙秋,赵军再次采访冯增荣,“冯老和曾芙秋当年感情很深。在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他几次流泪。”

冯增荣向赵军讲述,他和曾芙秋为了革命,在订婚后别离六年,两千多个漫漫长夜,泣血的相思并没有淡化。在天各一方的艰辛岁月里,为保持联系,他们始终坚持通信。

冯增荣说,曾芙秋仓促奉命去四明山时,也没忘了把他写给她的信,一封不落地摞好,全部交给地下党同志柯骥保存。几年后,冯增荣结束浙西工作回到温州,收到了这摞滚烫的情谊,此事几十年后仍然让他深为感动:那些年,家乡经历了多少次白色灾难,有多少革命者人头落地,为了保存这些信,曾芙秋和柯骥该是下定了万死不辞的决心的。

1947年,曾芙秋之所以急切地要返回温州,也是为了和冯增荣相聚。冯增荣记得,当时她哭,她坚持要求非要回温州不可。在《江畔泪》里,冯增荣这样写道:没有爱的忠贞,便没有重逢,没有重逢,也就不会有她令人揪心的夭折。每念及此,我反倒要嗔怪起她来了:你,是不是,也实在爱得太过认真了呢?……我再也不敢揣测她临刑前那份冤苦的血液凝冻的心境……她死在对我的爱里!

曾芙秋1947年回到温州后,因工作需要,和冯增荣只重逢过一次。重逢时,她从怀里轻轻掏出一尊维纳斯女神像,这是她特地为冯增荣选购的礼物。然而“为了表明自己绝非儿女情长的懦夫”,冯增荣拒绝收下,他至今清晰地记得自己当时所说的话:“这里是严肃的战斗,要它作甚?”多年后他每忆及此,都感觉无尽的悔恨,“我怎会那么浑,我怎会不去高兴地接受她路远迢迢带回的珍贵赠品:那尊可爱的维纳斯女神!”

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建议为曾芙秋彻底平反

今年,我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将曾芙秋的事迹作为研究重点。最近,研究会向有关部门提交了书面建议,建议为曾芙秋彻底平反,追认她为革命烈士,并将她的墓迁入烈士陵园。

早在1980年,也就是冯增荣刚出狱那年,他就为曾芙秋平反之事到处奔走,并给丁公量、乐群、周斯明、张黎等“400小组”战友们写信,希望能为曾芙秋提供证明。这些同志对曾芙秋的平反很关心,丁公量还特地约冯增荣到杭州面谈,并提供许多宝贵的资料。1980年,冯增荣访问乐群,当时她担任上海民政局社会处处长。在会客室里,乐群一听说是为曾芙秋平反而来的,当场就掏出笔说:“证明材料,我马上就写。”可见对曾芙秋的冤死十分悲愤和重视。

1981年2月,冯增荣和曾芙秋的姐妹曾笑秋、曾吟秋三人联名向温州市民政局提出申诉,要求追认被错杀的曾芙秋为革命烈士。当时许多浙南老同志洪水平、陈宣崇、蒋文钦等都认为曾芙秋是被错杀的,应该予以平反。特别是原浙南特委宣传部长胡景瑊同志在给调查人员的材料中说:“我认为当时特委把她当作重大嫌疑的‘日特’、‘国特’是凭主观上的猜测,既不相信她的交待,又无可作其它依据的实证。处决她虽有环境紧张因素存在,但无确凿证据予以处决,是错杀的。”

为了慎重,调查组派人到上海找到原浙南特委书记龙跃,征求他对曾芙秋平反的意见。龙跃对调查人员说:“她是不应该杀的,我认为可以平反。”至此,市民政局认为曾芙秋确系错杀,应予平反昭雪。

但是当时正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温州为历史上遗留的冤假错案平反刚起步不久,因此对曾芙秋的平反显得特别谨慎。此事经办人在向省民政厅口头请示时,民政厅有关工作人员答复:“如情况确实,可作病故军人处理。”就是这句答复,1981年12月22日,温州市民政局发文,同意对曾芙秋作“病故革命工作人员”处理。

对于这个结果,30多年来,曾芙秋的亲友一直不满意,想为她体面地平反昭雪。今年清明,施菲菲和家人去拜祭了曾芙秋在温州的衣冠冢后,悲愁难歇,她专门撰文《英烈怨》,其中写道:“作为曾芙秋的亲人,我们只能对历史负责,把史实清理出来,公布于众。至于如何评价她,那是社会的责任。在市政府1981年12月29日颁发的文件上写得明明白白:根据主要证明人周斯明、乐群和原浙南特委书记龙跃、宣传部长胡景瑊等同志证实曾芙秋系我党好同志,当时确系错杀,应予平反昭雪。”

“抗战胜利已经整整七十年了,与曾芙秋并肩战斗、牺牲生命的‘400反间谍小组’同志都拥有烈士的英名,唯有她还没有恢复名誉,唯有她的坟墓还被冷落在烈士陵园围墙的外边。”关注、研究曾芙秋多年的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员刘定卿,也是此次研究会提交的为曾芙秋彻底平反报告的撰稿人。为了研究曾芙秋,刘定卿自己掏钱去宁波做调查,还和冯增荣多次联系。去年底,赵军为采访曾芙秋的事情,经冯增荣介绍来到温州,刘定卿和施菲菲联合陪同他在温州采访了两天。

刘定卿对曾芙秋身后的平反问题非常关注,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个关乎“公平、正义的问题”。

照片由施菲菲提供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