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一片“冰心”在玉壶

2015/06/05 04:32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3504

玉壶中美合作所现在仍旧保持着原样,但部分建筑开始倾斜。刘伟 摄
金福元讲述1942年在玉壶中美合作所培训的经历。刘伟 摄

寻访踪迹 文成县玉壶镇中美合作所旧址

回望历史 中美合作所全称为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是二战时中国和美国合作建立的战时跨国情报机构,旨在收集交换军事情报、探测气象情报、训练游击部队,共同打击日军。中美合作所第八特种技术训练班自1944年8月起,在文成玉壶先后办过4期,训练的学员、学兵共约3000名,主要在日军后方从事游击战、爆破战,于1945年抗战胜利后撤销。目前玉壶班两处旧址已被列为省文保单位。

瓯网记者 杨世朋 报道组 刘进希

文成县玉壶镇底村上新屋,曾是玉壶中美合作所的学员宿舍。这座三进合院式的木结构老屋前,立着一块“玉壶中美合作所旧址”的石碑,上刻“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屋前第一进就设了三道卡,有军队守着,我们进出只能从后门过。”现年75岁的胡克强,一直住在老屋内,学员入住时,他还只有4岁。据他回忆,当时这座四合院的正屋里,一二层全部腾空供100多名学员居住,自家住在西侧厢房。对于学员的生活起居和训练内容,胡克强只知道“很神秘”。

这种“神秘”曾一度导致了当地村民对中美合作所的误解。为我们引路的玉壶镇玉壶社区党总支书记陈慧红直言,当地有一部分老人曾说,中美合作所是“训练特务的”,有的还说带着“反共色彩”。

一直到近些年,从亲历的抗战老兵口中,从国内学者的史料研究中,这段历史才逐步被“洗白”,玉壶中美合作所的抗战贡献,亦被当地人所认知。

据玉壶班翻译员、温州人林体明在《我所知道的玉壶训练班》一文中回忆:“那时候,太平洋战争已转入反攻阶段,盟军随时准备在我国沿海登陆。”“玉壶训练班与其他几个班不同,不仅是训练的武器不同,而且担负着一项重要的特殊任务:准备接应盟军在温台沿海登陆。”

最初,这个训练班设在丽水青田的油竹。1944年7月下旬,日寇入侵青田,训练班于8月迁至文成玉壶。1922年出生的永嘉人金成全,正是玉壶班第2期学员。据他回忆,当时玉壶班的训练科目,多是游击作战中适用的美式轻武器,如卡宾枪、汤姆森冲锋枪、左轮手枪、45型手枪。训练多由美方教官负责指导,翻译员则随课翻译。当时一个班12人,除练习美式轻武器外,还学习在毛竹里装炸药的方法,训练一期大概3至4个月。

金成全老人说,中美合作所的任务,就是在后方打击日军。当时,日本部队从福建撤到浙江,逃亡温台沿海的平阳、乐清、三门一带时,他所在部队曾分成若干小队以游击形式在日军后面紧追猛打。他们曾在温州南门外攻击日军的军事哨。还有一次,玉壶班的部队在乐清与日军发生遭遇战,日寇受火力猛攻,向温岭、黄岩方向溃逃,玉壶班部队乘胜追击,在靠近台州海门的一个山头上,还与美国官兵并肩作战。

据老兵回忆,从1944年开班到1945年抗战胜利,玉壶班的学员对日军打了不少游击战和爆破战。1945年8月15日,日寇宣告无条件投降。美国教官最早从电台中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他们奔走相告,在一片欢腾中庆祝胜利。随后,玉壶班完成使命,奉命撤销。

如今,作为玉壶中美合作所学员宿舍的底村上新屋里,依然住着六七户人家,而玉壶班学员曾住过的房间大多闲置,有的用于堆放柴火、杂物,有的则几近坍塌、毁损。镇上另一处曾驻扎玉壶班教导营的上村端廿八祠堂,亦是相似的境遇。

得知记者要采访玉壶中美合作所,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包建程欣然同往,这是包建程时隔一年之后,再次来到玉壶中美合作所旧址。这一回,他为这个鲜有人问津的抗战旧址,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走访抗战老兵手记》书稿。书稿的附录里,不仅记录了自己第一次走访玉壶中美合作所旧址的情形,还详述了中美合作所学员金福元的抗战经历及生活现状。

“现在中美合作所的两处旧址仅剩一个空壳,看不出当时的痕迹,而金福元老人的经历,也很少有人关注。”包建程说,自己是温州作家协会会员,希望用自己的方式来还原这段历史。

以送礼之名 爆破日军司令部

对话人物:金福元

人物身份:玉壶中美合作所学员

“这是当时训练时用的卡宾枪,这是汤姆森冲锋枪……”指着家中墙上的抗战胜利纪念海报,金福元向我们讲述自己在玉壶中美合作所受训时的场景。这些海报中的武器,正是当时他受训所练习的装备。

“美国人负责武器训练,因为这些枪都是从美国运来的,在当时算是最先进的。”金福元说,美国教官除了教导这些武器的性能、拆装方法,还会讲授如何进行爆破与秘密通信。中国教官则讲授政治与军事课程。

训练结束后,金福元掌握了侦察、爆破、擒拿、情报、通信等专业技能,被编入第九教导营特务连,在日军后方秘密从事炸碉堡、炸司令部等地下工作。

最让金福元印象深刻的,是他从事秘密爆破的一次经历。“我表面上扮作商人,花了3个多月打通了一个汉奸的关系。”金福元回忆,通过汉奸介绍,他和两名组员以送礼物的名义,进入日军在台州海门的一个司令部,安放了一个牙膏般大小的自制软性炸药。

“上午9点45分进去,大概10点15分左右离开。”金福元依稀记得,自己和组员在安全撤离20分钟后,炸弹爆炸。“可惜的是,当时只炸掉了两个警卫员,没能炸死司令。”

抗战胜利之后,金福元所在部队驻守上海,改编为国民党交通警察部队第18总队。1948年内战期间,他向上级请假回家,再也没有回过部队。

“东拼西凑”为玉壶班正名

对话人物:纪熠明 人物身份:文成县文物馆副馆长

对于“80后”纪熠明来说,玉壶中美合作所的这段历史,是从他人口述及史料中获取的。“这是文成人自己都不太了解的抗战历史。”纪熠明说,对这段历史挖得越深,就越能了解玉壶中美合作所的价值,以及玉壶班在抗战后期反攻中发挥的作用。

她告诉记者,玉壶镇的两处中美合作所旧址,一直到2008年的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中才被发现。而在2009年申报省文物保护单位时,申报材料除当地村民口述外,多是从瑞安、青田等地的档案部门搜集,文成县公安局也只保存了少部分学员的档案。搜集材料的过程,前后花了8个多月时间。

“因为历史原因,中美合作所一度遭受了不公正待遇。”纪熠明告诉记者,让她庆幸的是,玉壶中美合作所旧址因古民居及祠堂的原因,得以完好地保存下来,成为国内现存的少数中美合作所旧址之一。

她也在网络上得知,国内已有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为中美合作所“正名”。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厉华历经两年多的课题研究发现,中美合作所作为抗战时期的历史产物,对抗日有功。腾讯网所作的《还原“中美合作所”抗日功勋》专题报道,结合史料明确指出,中美合作所是收集交换军事情报、探测气象情报、训练游击部队而设立的军事合作机构,在抗战中有过很大贡献。纪熠明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真相浮出水面,玉壶中美合作所旧址将引来更多学者的关注与研究。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