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虹桥守军血染东街

2015/06/26 04:3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2620

乐清最激烈、歼敌最多的一次抗日自卫战——

激战中,日军大举烧毁了虹桥东街商店、民房,唯有鑫荣巷炮台楼遗存(今貌)。
当年战斗最激烈的虹桥镇镇安桥今貌。
日军随军记者拍摄的日军入侵温州途中。 资料照片

金安南 陈友中 文/摄

日军侵华,温州三次沦陷,乐清屡遭摧残。民国三十三年(1944)9月9日,温州第三次沦陷,11月16日,乐清县城沦陷。日寇定县西、县城为维持区。对县东则采取掳掠扫荡政策。县东虹桥离县城近,又系全县商业重镇,因而受害惨重。自1944年11月16日至1945年6月25日,遭日军6次侵犯。先后被杀害平民达40余人。虹桥镇及附近村庄被抢财物410多船,约65万公斤。被烧毁的商店、民房、祠堂500余间。

1945年3月16日,日寇偷袭虹桥,虹桥守军奋起反抗,爆发了乐清最激烈、歼敌最多的抗日自卫战,成为浙南一次可歌可泣的战斗,震惊江南。

水警开会遭夜袭

3月15日,浙江省外海水上警察局第二科科长李觉庵(今乐清虹桥南岳社区人),在虹桥镇南社陈瑞成大宅内(后为虹桥粮管所三仓库,现建为虹丰大酒店)召开会议。日军获悉情报,16日凌晨三时半,从两路偷袭虹桥镇。一路自乐成、牛鼻洞来,约200余人;一路从水路来,在杏湾登陆,约300余人,为日伪军。

水路日军自东南包围陈宅,开枪击毙哨兵。李觉庵率特务队共12人,仓促应战,11人遇难。日军又枪杀陈瑞成及其长媳倪爱菊。乐清县县立中学校长赵竞南,曾任乐清县国民党党部书记,当晚因参加会议留宿陈家,也被枪杀遇害。尔后日军放火烧毁陈宅大屋,包围驻守东街的浙江省保安独立第七大队。

女职校前军号响

浙保七大队大队长林松桓系台州黄岩人,当时奉命进驻虹桥镇,率第一、第三中队分驻虹桥镇东街贞节祠(后为虹桥粮管所饲料厂)和虹桥镇中心国民学校(旧称女职学校,后为虹桥镇第一小学,今改建为文锦园大厦)。日军围袭后,他立即率部奋勇抵抗,命令号兵吹响军号,积极抗战,亲自上高楼挥旗指挥战斗,祠、校两处几乎同时响起自卫的枪声。

闻军号声,守护在女职学校巷前的第一中队第二分队长、少尉金华民,用机枪扫射来犯之敌,击毙日寇十几名,最后自己也不幸中弹,壮烈牺牲。其他官兵用机枪、步枪、手榴弹英勇抗击,歼敌数十,我方也牺牲10多人,鲜血染红了名镇名校的土地。

贞节祠旁歼敌将

下午二时许,贞节祠附近的战斗更加激烈。林松桓率领一个中队守卫贞节祠,射出一梭子弹,击毙日军一军官,使敌人的嚣张气焰受到挫折,不再轻视敢于抵抗的浙保官兵。日军一面调兵加紧围攻贞节祠;一面派兵火烧东横街房屋。敌人挥舞太阳旗,日伪军大喊“皇军来了”,虚张声势,致使整条东街炮火连天,杀声震地。

林松桓四面受围,仍坚持战斗。同时电告驻乐清芙蓉镇的浙保第二大队,请从瑶岙方面增援,又派便衣前去求助,但第二大队大队长周璜却按兵不动。林松桓只得命部下抢占虹桥镇安桥口、东街街口等要地,分兵把守,还击日军。日军在下午发起六次进攻,步步紧逼,疯狂扫射。浙保官兵以机枪、步枪、投手榴弹还击,双方伤亡惨重,死伤士兵遍地。

镇安桥头激战酣

当天,敌我双方越打越激烈。七大队官兵仅占东街一隅,死伤枕藉,但在林松桓的指挥下,仍奋不顾身英勇抗敌。由于日军炮火密集地对准贞节祠,林松桓只得放弃贞节祠,退守镇安桥、麦秆河一带,以石桥为掩体,手持机枪扫射敌人,配合士兵用机枪、步枪、手榴弹英勇阻击,击退敌人10多次疯狂进攻。

据当年目击者称,战斗最惨烈阶段,林松桓指挥士兵以机枪扫射冲过镇安桥的日军。镇安桥为双板石桥。敌人发起十几次冲锋,都难过石桥一步。“日军来一毙一,来二毙二,有的掉入河中。桥上桥下桥南边,倒满了敌人的尸体”,一位大胆观战的老百姓说,这些保安兵个个是血气男子汉。有些百姓就冒着炮火送上糕饼、开水慰劳他们。军民同仇敌忾,共御日寇。

相持到晚七时许,天色已黑。日军为了争阵地,调集大炮轰击,还大举火烧东街连片的民房商屋,顿时火光冲天。百姓遭难,老幼哭号。官兵伤亡惨重,寡不敌众,弹药将尽,又无援兵。加之虹桥地处平原,无险可守,处境极为艰难。林松桓采取“以进为退”的战术,向敌人发起猛攻,乘敌退却之机,向虹桥龙泽方向撤去。并留少数兵力殿后袭敌。第七大队当晚12时撤至南塘东山埠,17日返回临海白枫桥原防地。

日军被打得焦头烂额,尸首堆积,恐第七大队反包围或有援兵来到,急忙收集尸体,晚11时乘船向乐成方向撤退。这次战斗,自凌晨到深夜战斗18小时,浙保七队牺牲官兵28名,水警李觉庵部遇难11名,共计39人,平民被害13人。据目击者称:日军撤退时,用12只船运尸体。尾船装二具,其余每船运四具。由此统计,日伪被歼46名。此外,负伤20多人。装船时,还强逼居民抬运尸体至河埠头。

火海残楼铁证在

虹桥旧时有九街七巷,东街有五条巷,是虹桥镇最繁荣、名店林立的街道。“3·16”当天日军大举烧毁东街商店、民房300余间,100多户居民流离失所,东街一日之间成为残壁颓垣,一片焦土。唯有鑫荣巷一间三层的炮台楼仍顽强地挺立着。

炮台楼是年近九旬的退休干部瞿维华的老屋。据他回忆,当年14岁的他正在本镇读书,由于战乱,学校暂迁龙泽。他听说日本人来了,逃往小乌石避难。第三天回家时,见大洋房已成废墟,只有炮台楼还留着。他父亲告诉他,日本人放火烧了大洋房,由于炮台楼有一扇铁门,火苗进不去。后来火苗烧进炮台楼窗户,其父和邻居搬来长梯进入窗口,用水扑火,保住了炮台楼。这火海中仅存的炮台楼,是日寇无恶不作的铁证。

穿越70年的家国情怀·瓯越儿女抗战踪迹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