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迁避平阳的浙江保育院

2015/07/19 06:26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3836

在两年多时间里,保育院千余名师生得到当地各界的支持和帮助——

作为第一保育院教学区和宿舍的平阳顺溪古屋。 林炮 摄
浙江省第一保育院院长李家应

陈宗禹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无数儿童遭受劫难,一批有识之士发出了“欲救中国,必先救儿童”的呼喊,并筹建了诸多救助难童的慈善机构。浙江省第一、第二保育院均属这样的机构。

当年为躲开战乱,这两家保育院均迁避平阳。在平阳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保育院1000多名师生得到平阳各界人士的无私支持和帮助。

省保育院迁平阳

古屋、祠堂成校园

浙江省第一保育院院址原设在丽水。1942年6月,日军进犯当地,院舍被焚毁,保育院全体师生被迫迁往云和。正当云和的院舍完工之际,由于日寇实施细菌战,当地爆发鼠疫,新院舍因此被毁。经省政府指示,决定将保育院中幼小部分约400余名保育生先期迁往相对安全的平阳县。

院长李家应先行来平阳寻觅新院址,她对新院址提出了四条标准:地点必须安全,以避免敌人骚扰;房舍必须现成,保育院已没实力再新建房舍;交通必须便利,生活物资供应无问题;环境必须宁静,以专心保育。在当时平阳县政府的支持和当地士绅的帮助下,最终选定平阳北港的顺溪作为新院址。

顺溪是当时鳌江上游的一座重要集镇,这里房舍宽敞,交通便利,有竹筏直达水头,且离海口较远,不易被敌人骚扰。当地百姓勤于耕织、民风纯朴容易相处。

1943年7月,省第一保育院迁往平阳顺溪。顺溪古屋群成了省第一保育院的校园和师生宿舍,陈氏第四份大屋为该院总部和医务室,陈少文故居为院长办公室。由于战争期间经费和食品匮乏,保育院的生活相当艰苦,一大锅菜,几盆糙米饭是每顿唯一的食物,猪肉鱼腥不大容易吃到,只有到节假日才能痛快吃上一次,一日三餐维持两饭一粥的标准,生活水准比当时平阳的民众稍高些(当时为节约粮食,平阳在全县倡导“二粥一饭”运动)。大热天,孩子们大都赤脚露臂;蚊子来了,有蚊帐,天气冷了,有棉被可盖,其他日常用品、教育用品,基本能按时供给。

第一保育院在顺溪两年多时间,平阳县政府给予了相当的支持和帮助,如拨供柴火、配发副食品、接济粮食拨租田亩等等,地方士绅如青街乡长李介忠、李月秋、欧阳青云、陈卓观、陈承蕃等老先生常来慰问、提供接济。顺溪当地百姓亦常送番薯等物品给保育院的儿童吃,保育院的工作人员则经常给当地百姓免费治疗疾病,代写书信,双方关系非常融洽。抗战胜利后,1945年下半年,第一保育院迁往平阳县城的仙坛寺。1946年6月,保育院奉总会命令复员遣散,保育院改名育幼院,由平阳地方士绅接管。

浙江省第二保育院初设于云和县河山村,1942年因战事在县境内三次迁移,同年8月迁福建松溪,9月又迁浙江庆元。1943年11月中旬奉命迁往平阳腾蛟,借用当地的大夫殿与薛岙村中的周祠、杨祠、董祠等三家祠堂及附近碧泉禅寺为院舍。

第二保育院在腾蛟约两年半时间。1944年9月9日,日军进犯飞云江边,平阳岌岌可危,为了保育院中数百儿童的安危,9月13日,该院将低年级儿童迁避顺溪,在第一保育院寄居了两个多月。1945年5月27日,盘踞永嘉的日寇南下平阳,鳌江、钱仓等地沦陷半月之久,为“有备无患”,该院将一部分儿童送往腾蛟乡第九保国民学校暂避。经历这两次风波,第二保育院物力、财力损失相当大。抗战胜利后,1945年12月,该院迁往平阳坡南后山广慧禅寺(半山庵),借用寺院的后半部分及后侧为院舍,直至复员遣散。

保育院教养合一

培育全面发展的孩童

保育院儿童的教育非常特殊,非常困难,因为儿童出身太复杂:有以乞讨为生的小儿童,有从不知父母的小孤儿,有被敌寇炮火赶出的流浪儿,有码头上的小脚夫,小城市里的小瘪三,有寺院里的小和尚,有拜过贼师父的小偷,有替敌人领路的小汉奸,当然大部分还是在前线游击队里立过功的小英雄,随父母逃难的小义民以及出征军人的光荣子弟。

从战区转来的儿童刚入院时,因逃亡期间往往风餐露宿,担惊受怕,转运途中亦是一路劳顿,因此健康成了他们的大问题。据顾岳中编著的《中国战时教育》“初入院之难童,或营养不良,面黄肌瘦;或疾病中夭,鸠形鹄面;而瘌痢头、传染病或有病态现象的,为数有多。”

第二保育院院长戚铮音1940年在《浙江妇女》上发表《七个月来的保育工作》:“据医生检查结果,300个孩子中,简直找不出一个完全健康而无一项疾病的儿童。相反的,疾病的统计竟超过了原有的人数,四月份的体格检查,280名儿童中患病457种,一个儿童往往患有两种以上疾病。”

这么一大堆孩子生活在一起,要训练他们、教育他们非常困难,也非常有趣。

据民国《平阳六年》刊物中《第二保育院在平阳》一文记载:“本院采用生活与学习打成一片的‘生活教育’为教学方式,所以我们的施教,原没用一定的空间,也没用一定的时间,我们虽然在逃难中、旅行中、搬迁中,依然不断地进行教育,小山上,大路边,阡陌间都是我们的教室,一个小虫、一株小草、一个人甚至于一场相打,一场争论都是我们的教材……”

第一保育院迁来顺溪后,院舍日益扩张,阅览室、成绩室、保健室、整容室、小科学馆等等应有尽有,还利用多余的院舍,开展民间纺纱、织布、缝纫、印刷、涤补、雕刻、编织等手工业的劳动教育,以训练保育生刻苦耐劳的精神,为其未来升学就业作准备。

保育院中的教师从护送人员中选用,资格是“高级中学或师范毕业有一年以上教学经验或初中毕业有三年以上教学经验而能吃苦耐劳,身体健康并知儿童心理者”。教职员还要由院长定期进行考核,合格者继续连用,不合格者一律遣散。两位女院长当时也都只有30多岁,是那一时代少有的知识女性。

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批良好素质的院长和教师们,才使得保育院中的保教工作得到很好的开展。保育院儿童的文化学习成绩都属一流,每年省内各中学招生,前几名的公费生,基本被保育院的学生包揽;当地举行的运动会和各种比赛,奖牌也总是被保育院夺得。如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冬,水头区举办规模盛大的运动会,参赛队伍120多支,运动员6000余人,时任水头区区长马本仁邀请在顺溪的第一保育院组队参加,结果他们一举夺得了七个组的冠军及团体冠军,成绩斐然。

由第一保育院学生组成的儿童剧团,在抗战初期,也常年活跃在劳军第一线,为宣扬正义、宣传抗战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被《东南日报》誉为东南第一儿童剧团。该剧团曾于1946年元旦在平阳县府大礼堂举行歌话剧大公演,向平阳社会各界两年多来对第一保育院的支持表示谢意。

穿越70年的家国情怀·瓯越抗战踪迹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