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李铁锋:亲历中日战俘交换事件

2015/07/31 04:22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4947

李铁锋父子摄于1965年。

瓯网记者 李艺 通讯员 陈晨

说起李铁锋,60岁以上的温州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解放初期温州原地委书记。

1949年6月,山东南下干部纵队三支队四大队奉省委命令前来接管温州,四大队千余人在时任大队长李铁锋、政委彭瑞林带领下来到温州。从此,李铁锋就与温州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温工作28年。

李铁锋的所有抗战活动都是在山东战场上进行的。关于他带领游击队员与敌人英勇搏斗的记录,现在我们可以在许多相关书籍和资料中查看到,而今天为读者讲述的,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段传奇经历——1943年,李铁锋带领武工队员在山东临淄县一带进行抗日活动时,被汉奸告密,殊死搏斗后负伤被俘,之后,他在中日双方战俘交换中获救。

这段经历鲜为人知,李铁锋也仅对儿子李红五细细诉说过一次。近日,李红五向记者转述了父亲曾经告诉他的往事,同时,还向记者出示了父亲曾写到此事的亲笔书信,两相印证,深藏在岁月尘埃里的历史细节逐渐清晰——

李红五回忆: 父亲讲述抗战的故事,激战中负伤被俘

李红五出生的时候,李铁锋已经在温州工作近5年。他记忆中的父亲沉默寡言,工作繁忙,很少对家人谈自己的经历。然而,50年前一个满天星斗的夏夜里,因为和父亲一起躺在平房顶上乘凉,当时11岁的李红五得以和父亲亲近,也有了父子之间难得的交流。

“那是七八月份的夏夜,天上的星星很亮,我和父亲并肩躺在竹席上,突然,听到父亲轻轻地哼唱起《游击队之歌》: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李红五说,正是这首歌引发了父亲谈话的兴头,父亲告诉他,自己在山东时经常带领游击队打日寇。“这是我第一次听父亲讲起他抗日打鬼子的经历,因为小时候特别崇拜革命军人,一听父亲原来也曾是军人,我的好奇心来了,一个劲缠着父亲让他讲打鬼子的事情。于是,父亲打开了话匣子,为我连着讲了三个晚上。”父子之间关于这段历史的谈话,此后再没有发生过,李红五成年后和兄弟姐妹聊,也才得知,自己无意中成为唯一聆听过父亲讲述抗战经历的孩子。

三个晚上的讲述,李红五了解了父亲在山东和日军打过的许多恶仗,然而让他印象最深刻的,还是父亲在1943年的被俘,这让他对战争的残酷有了具体的感触:

“父亲被俘是在1943年冬天。当时,日伪2万多人对山东解放区鲁北的渤海区、清河区等根据地进行扫荡,企图消灭山东解放区八路军主力和地方抗日部队。为了反击敌人的扫荡,山东解放区各地党委在山东军区司令员罗荣桓的指挥下,组织军民进行反扫荡,父亲也一直坚守在第一线。

“1943年12月15日,父亲带领10多名武工队员在临淄县东北一带活动时,被汉奸告密,遭到百多名日伪军包围。在激战中,部分战士中弹牺牲,他自己也负了伤,最后,因弹尽不幸被捕。”

当年听父亲讲到被捕,幼小的李红五很紧张,他连连问父亲:爸爸,你被捕后受了什么苦?他们有没有打你?在监狱里吃什么?

“记得父亲气愤地说:敌人还会让我们吃饱?每天就发两小酒盅发霉长虫的黑豆。拷打更是不必说,是用皮鞭打。老虎凳也用上了。”李红五说,受到这样的折磨可能和父亲被捕时的身份有关,当时,李铁锋是抗日民主政府的县长,为了从他嘴里获取情报,日军宪兵司令部专门派出有审讯经验的特工,多次对李铁锋用酷刑,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

李铁锋亲笔信: 敌人说“祝你身体健康,战场上再见”

李铁锋被俘后,上级党组织为营救他想尽办法,但苦于没有机会。李铁锋被伪军交给日军扣押,更给营救工作带来了困难。

正当日军准备对李铁锋下手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这件事让李铁锋和其他被俘的同志有了绝处逢生的好机会。

这件事,后来李红五在与温州中共党史学会会员刘定卿的交流中,得知详情:

1944年1月7日上午8时许,一架日军飞机因机械故障,在山东解放区鲁北昌邑县东利渔村附近坠落,日军飞行员山田井马被我方俘虏。这个山田身份特殊,他是日本侵华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的远房侄子。

司令官侄子被俘,让日军驻山东济南第59师团长细川中康中将大吃一惊,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把山田井马弄回来。他作了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决定,派出飞机到解放区撒下传单,宣称只要释放日军被俘的飞行员,日军愿以武器进行交换,同时也可以另提条件。

针对日军提出的要求,渤海军区决定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用山田井马换回李铁锋等10余人。并将此意见向山东军区请示,罗荣桓司令员鉴于日军急于要找回山田井马的心情,要求我方多提出被俘人员的名单,争取多换回一些同志。

于是,一场双方战俘交换谈判秘密进行,我方通过中间人向日军提出交换的条件,并要日军先放人,在我方接到李铁锋等人后,再释放山田井马。此后,我方还提供了包括李铁锋在内的两批共计40余人的被俘名单,要求交换回来。日军后来全部同意,双方达成了协议。

外围的营救活动,当时被俘的李铁锋并不知晓。他在上世纪70年代写给老战友耿茂松的亲笔信里讲道:被俘后我对获救无幻想。

中日双方签好交换战俘协议后,已在日军战俘收容所被押、被审两个月的李铁锋受到日军最后一次审讯。这次审讯中,日军向李铁锋表示了准备释放他的意图。

李铁锋在给耿茂松的亲笔信里详细回忆了当时和日军的答问情况:

日军:送你到利津县,你们根据地边沿放你回去,你乐意吗?

李铁锋答:(我怀疑敌人想让我做向导,故回答说)我那里不了解情况,不能做向导。

日军:是真的送你到那里,放你回去的,不是做向导。就这样决定了,祝你身体健康,战场上再见!

此后不久,李铁锋和其余几十位被俘同志得以释放。50年前的夏夜,他对儿子李红五谈起自己被释放时的情形:虽然是20多岁的青壮年,但经历几个月的拷打折磨,已经虚弱得站都站不住了。

结束牢狱生活后,因为肠胃极度虚弱,很多天李铁锋都只能吃一点点稀粥,这种无意识的做法再次保住了他的性命——当年一些和他一起被释放的战士,因为饥饿,一出狱就吃了过多食物,结果导致多人身亡。

党史研究者刘定卿: 这次战俘交换是中国抗战史上唯一的一次

据温州中共党史学会会员刘定卿研究查证,李铁锋经历的这次战俘交换是中国抗战史上唯一的一次。

八路军和抗日政府用一名日军飞行员,换回了40名被俘八路军干部,这对我方来说是非常合算的。李铁锋和众战士被释放后,继续活跃在各个战斗岗位,处决了一批罪大恶极的汉奸,当地伪军抱怨日军不该为了搭救飞行员,而将这些八路军“放虎归山”,让他们吃尽了苦头。

而另据有关资料和当年的老战士回忆,山田井马在飞机坠地时,头部撞伤,腿也骨折,在被我军拘禁期间,受到我军很好的医治和对待。开始他曾想逃跑,后在我军和日本反战同盟的教育下,思想开始转变。他看到中国人民为了反抗侵略,同仇敌忾,深感这次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巨大的痛苦和不幸,开始同情中国人民的抗战,并教八路军战士用日语在战场上喊话。

被交换回去后,山田井马发誓不再与八路军作战。日军指挥机关无奈之下,将他送回日本,不久,又把他派往东南亚战场与美军作战。后来,山田井马战死在马来西亚。

这一段历史,让李红五在忆及父辈抗日历史之时,也感叹残酷的战争中仍有闪光的人性。

不过,历史也真会捉弄人。当年李铁锋被党组织营救回来后,山东省政府(中共)曾对他们在狱中坚贞不屈的事迹进行了通报嘉奖,嘉奖令全文登在渤海机关报《渤海日报》上。而到了“文革”期间,李铁锋因这次被俘之事被扣上叛徒之名,被开除党籍并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全家被押往文成黄坦农场改造。当时已是中学生的李红五只能随父在当地放牛务农。

好在是非终究分明,李铁锋经历的这段中日战俘交换事件,最终得以澄清。1982年10月,李铁锋调任浙江省人大常务委员会副秘书长、文化教育卫生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1984年1月25日,他在省委干部学习班期间溘然去世,终年67岁。 本版照片由李红五提供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