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2015/08/07 04:22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4007

为了英年殉国的父亲,70多岁的邱继克不懈地奔走——

 
邱继克(左)与堂兄邱克毅一起来到昆仑关,在陆军第五军阵亡将士公墓的英名录石碑上,找到了父亲的名字。

王长明

75年前,一位年仅27岁的温籍军官在抗战中殉国于八桂大地、昆仑雄关,其时他只有两个月大的独子也因此永远地失去了父亲。七十多年后,当年的婴孩已成古稀老者,但他为了不让父亲的事迹湮没,一直在坚持不懈地查证与奔走。这位抗日烈士,就是在著名的昆仑关战役当中牺牲的邱名镐,他的独子名叫邱继克。

盛夏时节,在位于市区下吕浦的家中,邱继克先生向我展示了他从浙江省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等处查到的有关他父亲的材料与照片,包括当年国民政府行政院、军事委员会批准对邱名镐等三位烈士的家属给予抚恤的文件。“父亲从黄埔军校毕业时的同学合影与单人照,以前家里都有。当时父亲穿着军装,扎着三角皮带,很帅的。后来文革的时候给烧了,亲戚那里也没有”,邱继克不无惋惜地说。好在他从档案中查到了一张邱名镐在黄埔军校读书时的照片,照片上的邱名镐一身戎装、英气逼人,颇有抗日军人的威武雄姿,只是领章上的“学生”二字显示他此时还是个军校学生。

从开始记事起的几十年间,邱继克只知道父亲是在昆仑关抗日时死的,除此之外无论是父亲的故事,还是昆仑关战役的经过,他都一无所知,母亲和亲戚长辈对此绝口不提,他也不敢多问。直到1990年初,邱家在台湾的亲属回乡探亲,邱继克才从他们口中了解到一些关于父亲的零星信息,由此激发了他追寻父亲抗日足迹、探究其牺牲情形的愿望。

终于在英名碑上找到父亲的名字

“昆仑关战役、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首次重大胜利、我方伤亡一万七千人、毙伤日军四千人”,“邱名镐——第五军、新编二十二师、特务连、上尉连长”——不懈地努力之下,这一系列重要的关键词,幻化成曾左右过父亲道路与命运的历史风云,陆续进入邱继克的视野。作为一位烈士的后代,他已经不再满足于纸面上那些枯燥的文字记录与冰冷的伤亡数据,他决定要到父亲战斗和牺牲过的地方去看一看,去实地感受那横刀敌阵、慷慨赴死的悲壮。

“我已经三次去过昆仑关”,2010年,邱继克与堂弟邱志毅及一位表弟一起到了三千五百里外的昆仑关,他们瞻仰了巍峨屹立的陆军第五军昆仑关战役阵亡将士纪念塔,并在纪念塔北侧的阵亡将士公墓的英名录石碑上,找到了“特务连上尉连长邱名镐”的铭刻。作为一位对父亲没有任何记忆的孩子,作为一位因为抗日御侮而自幼丧父的孩子,此刻他心里的激动与悲伤难以用语言来表达。邱继克曾听母亲说过,他出生后父亲曾看到过他,抱过他,可是他那时还太小太小,对父亲没有任何印象,这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

头两次到昆仑关,邱继克一直没有表明烈士后代的身份。直到第三次,在获知邱继克的身份后,昆仑关战役遗址管委会的一位领导对他说:“杜家、郑家、戴家的后人都来过了,现在邱家的后人也来了,人到齐了。”这位领导所说的“杜家”、“郑家”、“戴家”分别是指昆仑关战役中中国主力部队的主要将领——第五军军长杜聿明、第五军副军长兼荣誉第一师师长郑洞国、第五军第二百师师长戴安澜,“邱家”则是指第五军新编第二十二师师长邱清泉,在1939年12月31日克复昆仑关的就是新编二十二师。而邱名镐为邱清泉的堂弟、邱清华的二哥,时任该师特务连上尉连长。

史料中拼凑起父亲的有限信息

连续多年的查证探寻,邱继克终于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查到了有关父亲生平的有限信息。

邱名镐,1914年出生于永嘉县蒲州村(今属温州市鹿城区),曾在永嘉县私立瓯海公学(民国时俗称瓯海中学,为今温四中前身)读书,1934年9月至1937年8月,入中央军校(即俗称黄埔军校)第十一期工兵科学习。1938年10月任新编第二十二师特务营上尉连长。1940年1月8日,即克复昆仑关后的第八天,新编二十二师乘胜向八塘附近200高地发起攻击时,该师指挥所遭遇敌机狂轰滥炸,弹如雨下,担任保护师部任务的邱名镐及另一位士兵壮烈牺牲,与他们相隔二十步的邱清泉除外衣被弹片洞穿外,安然无恙。事后,邱清泉给邱名镐尚在襁褓中的独子取名邱继开,寄寓“继往开来”之意。根据邱继克的记忆,他的确是叫过邱继开,怎奈他启蒙之时还在用繁体字,有老师觉得繁体“開”字难写,遂为其改名邱继克。

在上海市黄埔军校同学会编印的一本资料中,邱继克还查到了父亲同期同学王海峤(曾任国民政府国防部工兵第四团少将团长、上海黄埔军校同学会顾问)的回忆文章,由此了解到父亲在军校毕业典礼和亲历炸毁杭州钱塘江大桥的详情。1937年8月27日,淞沪会战正酣之时,第十一期黄埔同学集合在南京灵谷寺无梁殿前的平台上,以高射炮迎击敌机时五彩缤纷的曳光弹权充“礼花”,举行了别开生面的毕业典礼。随后,同学们被分配到淞沪战场参加抗战,就在准备奔赴前线之时,邱名镐与王海峤等二十余位工兵队同学突然接到了到工兵学校继续学习的命令。

1937年11月5日,日军在上海金山卫登陆,淞沪战场形势急转直下,为防范日军越过钱塘江,中国最高统帅部决定炸毁刚刚于同年9月26日建成的钱塘江大桥,具体由工兵学校负责执行。于是,邱名镐、王海峤等五名十一期工兵科同学在教官、助教的带领下,配以几名军士,分乘四辆大卡车,满载炸药与爆破器材直奔钱塘江大桥,夜以继日地进行爆破准备作业,特别是要有意识地造成爆破后大桥极不规则地向一侧倾斜的破坏断面,使其处于南岸我军的火力控制下而难以抢修。12月23日杭州已经危在旦夕,下午5时,一声巨响之后,建成仅89天的钱塘江大桥被炸毁,桥体爆破状况符合预期,完成任务后,邱名镐等人返回学校复命。炸桥向被视为消极抗战措施,但抗战八年间,此桥始终未被日军修复利用,说明此举对阻滞日军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今年我还要去昆仑关”

这么多年来,有关邱名镐的更多详尽的细节,已经无处追寻,无论是《中华民国忠烈将士姓名录》,还是《陆军第五军桂南昆仑关战役追悼大会纪念册》中,都只有他的姓名、职衔、牺牲时间、地点等简要信息。不过,相对于众多不知葬身何处的无名烈士来说,邱名镐又算是幸运的:毕竟留下了姓名,而且牺牲后遗体得以运回故里,后安葬于温州慈湖岭。

“今年我还要去昆仑关!”时逢抗战胜利70周年,昆仑关战场旧址将举行盛大的纪念仪式,邱继克作为昆仑关抗日英烈的后代,已经接到主办单位的邀请。与此同时,邱继克提交了为父亲申报革命烈士的材料,正在等待有关部门的回复,他希望父亲的抗日事迹能得到认可。

“关山无恙,壮士不归。自古有死,死得其所。气薄云天,血热后土。英灵赫赫,芳草萋萋。千秋万世,视此丰碑!”这是白崇禧将军为昆仑关战役纪念塔所撰写的碑铭。诚哉斯言,期待像邱名镐这样为抗战英勇献身的数百万英烈,能永远被后人铭记与缅怀!

[抗战事迹]

青年军官 殉国“昆仑关”

邱名镐,1914年出生在永嘉县蒲州村(今属温州市鹿城区),中央军校(即黄埔军校)第十一期工兵科毕业。抗战之初曾奉命执行炸毁钱塘江大桥的任务,1938年10月任新编第二十二师特务营上尉连长,随军转战南北。1940年1月8日,在昆仑关战役前线指挥所遭敌机轰炸牺牲,年仅27岁。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