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温州为何三次沦陷?

2015/09/02 04:20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3017

日军轰炸后市民在灭火。 邵度 摄
入夜遭日军轰炸的街道火光冲天。 邵度 摄
《浙瓯日报》刊登温州第二次沦陷损失情况。

陈钧贤

温州在抗日战争期间有过三次沦陷:1941年4月19日,日军登陆瑞安,进而向北攻占温州城区(今鹿城区),至5月2日(共14天),为温州第一次沦陷,时称“四一九事变”。1942年7月11日至8月14日(共35天),温州第二次沦陷,时称“七一一事变”。1944年9月9日至1945年6月17日(共280天),温州第三次沦陷,时称“九九事变”。

日军为什么三次攻占温州?三次退出温州?当时军民抗战的真实情况如何?随着近年中日双方战争档案的解密,使我们后人有了更全面了解之后的客观答案。

作为尚未沦陷的港口之一

温州港发挥着桥头堡作用

温州位于中国大陆海岸线中段,浙江省南部,全省第二大河流瓯江贯穿永嘉全境,拥有的天然良港使其成为东南沿海的重要港口城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北方的港口如秦皇岛、青岛、烟台和南方的上海、厦门等地纷纷陷落,中国的对外贸易联系几近中断,而温州港作为几个尚未沦陷的港口之一,发挥着沟通沿海各港口和抗战大后方的桥头堡作用。再加上浙北沦陷,省政府南迁至金华、丽水等地,大大增强了温州港经济腹地的政治向心力和人口的聚集,突显温州港在特殊历史时期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1938年《孤岛周刊》发表《国防前线的温州》文章指出:“温州,这是一个幽静的古城,在浙省瓯江的南岸,东临大海,西有重山,气候的温和,山水的优美,物产的丰富,古色古香,真不愧为东方的瑞士。自全面抗战发动后,它站在国防最前线,地处水陆要冲,肩负了非常重大的使命。瓯江口外的黄大岙小岛,已被日舰盘踞,作为侵温的根据地。”

从1942年,日伪主办的《大东亚周刊》发表《浙江日军占领温州》所加的按语,使我们看到敌方对温州地理环境特点及在军事上的战略意义颇有研究:“温州为浙江东南都市,俗称永嘉,与海外交通开始极早,是为沿岸航路中心,出入船舶云集。事变(指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与宁波、海门、福州等皆为渝方(指西迁四川的国民党政府)之密输路据点。前年(指1940年)六月,其附近水域曾遭日海军封锁。复于客岁(指1941年)四月二十五日,被日军攻略,粉碎其军事设施后,乃行撤退。俟后渝暂编第三十师,又进入蠢动,复被日军占领,不独渝密输路据点为之破灭,实为第三战区之致命打击。盖渝第三战区之最后基地长沙,前日军虽攻三次,而未即占领者,良以浙赣路尚在渝军掌握,得以互相联络,更可籍温州等沿岸港口为其输血路之据点,因而残留于浙赣二省之渝军犹有活动余地,隐然为长沙之右翼,屡图蠢动牵制日军行动。”

1945年6月20日,英国伦敦《约克郡邮报》军事评论家对我军克复温州称:“温州乃华东沿海之军事战略要点,故华军现居于威胁香港及上海之优势地位。华军向上海及长江口推进,对盟国之全盘计划有其重要性。”可见温州在军事上的战略地位有多重要,在国际上的影响有多大。

温州第一次沦陷

1941年4月19日至5月2日

历史背景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著、吉林省社会科学院日本问题研究所译的丛书《昭和××年的中国派遣军》,其中昭和17年、18年、20年(即1942年、1943年、1945年)各卷都涉及温州,由于是运用日本军方档案和参与者的回忆录,使我们更客观地从反面找到准确答案。

1940年2月,日本大本营陆军部密电日本的中国派遣军,计划占领浙江东海岸的宁波、台州、温州一带,“切断援蒋通道,夺取‘利敌’物资,特别指明要夺取武义的飞机制造原料萤石”。1941年2月《陆海军中央关于对华沿海封锁作战的协定》规定:“陆军应协同海军,以奇袭方式登陆并占领输入抗战物资及输出内地物资的沿海各港口,没收或烧毁其抗战物资,以至破坏其设施。在敌人聚集之前即行撤出”。

沦陷经过

据我守备部队暂编三十三师当时的战斗详报记载,1941年2月,驻沪的管辖苏浙皖闽日军的第十三军开始“集中大小兵舰八十余艘,分载敌军开向浙闽沿海一带,大事窜扰”。并经常在瓯江口外黄大岙等岛屿停泊,“多则数十艘,少则一二艘,或以汽艇沿海岸线游弋,或闯入瓯江、飞云江口试测水位,有时以机枪向我阵地扫射或无目的发炮侦察我阵地位置,有时搜捕我商船、渔船,企图封锁我沿海港口,并扰乱我阵地,乘机强行登陆。”4月17日,“敌陆军第五师团之第二十一补充联队,附海军陆战队约六百余,飞机十二架,炮八门,坦克车四辆。当午敌一部约百余人在玉环、坎门登陆,被我守军击退。”4月18日,敌机对温州沿海各县肆虐烂炸。当日下午2时至翌晨1时,瑞安飞云江口的日舰增加到七八艘。凌晨3时,敌一部兵力百余在南岸沙园附近登陆,敌舰炮火猛向飞云江南岸行制压射击。至4时许,敌一部约四百余,在敌机狂轰滥炸和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扫除我沙园水雷封锁线后,即在东山村附近强行登陆,直扑县城。下午1时瑞安县城沦陷。敌另外一部溯飞云江西窜,在岩头村附近登陆,沿桐溪马桥,越桐岭向北,经老竹,相继攻占横塘山(今牛山)、营盘山(今景山一部分)、渚浦山后,联合由瑞安北窜,经塘下沿永瑞路水陆并进之敌,于4月19日中午11时,在敌机低空轰击的配合下,分向东、南、西三面向温州城区发起攻击,至下午1时城区沦陷。

日军在我军调整作战部署后,并未“即行撤出”,最终经不断攻袭,在5月1日晚开始作撤退准备,敌各部队集中打锣桥的永嘉县警察局及瓯江小学,搬运物资及军需物品,出小南门,用汽艇载往瑞安,至5月2日上午9时,敌机两架低飞扫射掩护敌部队原路线退却。5月3日晨,在瑞安登舰出飞云江。

温州第二次沦陷

1942年7月11日至8月15日

历史背景

1942年4月18日,由美国航空母舰起飞的B-25型轰炸机,轰炸了日本东京、大坂、名古屋等城市,这是日本本土历史上第一次遭到空袭,它使日本国内人心惶惶,极为震恐,舆论哗然。日本大本营迫于形势,令日军驻上海第十三军和驻汉口第十一军,分别急速从中国战场拼凑兵力,发动浙赣战役,企图彻底摧毁衢州、玉山、丽水等国际机场,防止遭受美机穿梭轰炸,以达到安定本国民心和战场官兵士气的目的。4月30日,日本大本营命令中国派遣军按拟定的《浙赣作战》计划,“击溃浙江方面之敌,摧毁主要的航空基地,以粉碎敌人利用该方面轰炸我本土的企图”。在整个计划中,包括“温州作战”,目的在“破坏敌军事设施和军需资源,以削弱敌方物资的抗战能力的任务”,并要求“应尽快开始作战”。

执行“温州作战”任务的是小薗江混成旅团,少将旅团长小薗江邦雄指挥着6个步兵大队,一个山炮大队,一个工兵中队,共5000人。

据《大东亚周刊》报道“从事浙赣二省作战日军于日前完全占领浙赣铁路后,复于意义深刻之兴亚纪念日(七日)于浙江的丽水南方战线,展开新作战。是日午后进抵丽水东南十二公里之瓯江河岸,傍晚进抵海口市,旋即占领之。九日黄昏后攻至松寮南方地区,更续行夜间进击,十日午前占领青田,卒于十一日午后十时三十分,于陆海军协力下,占领浙东海岸要冲温州。”

沦陷经过

7月9日,丽水南窜之敌千余人进迫青田,县城陷落后,在温州和青田交界的瓯江边石溪、川头、石郭等处游水强渡南岸。我暂编三十三师第三团在南岸三角地带与敌激战,受敌三面包围,态势极为不利,加以官兵牺牲重大,伤亡相继,为避免消耗,乘夜向青田县境内的仁庄村附近转进。

敌先头部队约百余南渡后,至7月11日上午经藤桥天长岭,过白塔地。迄午,与另敌主力约二千余,在两架飞机掩护下,由垟湾渡江经温州城外西郊之仰义澄沙桥、岩门、泥师,越渚浦岭在东岙、梅屿一带集结,与暂编三十三师第一团发生激战。午后,敌不断猛攻,战况愈趋激烈。同时,敌海军陆战队一部约百余人在瓯江口登陆,亦向温州城区急进。我第三团在敌海陆空夹击,三面环攻之下,官兵伤亡亦重,而参战部队仅有一营兵力,实力悬殊。该团于午后3时向瞿溪以西山地转移,而后在藤桥源口附近收容整理。日军遂于夜晚10时30分进入温州城区。

侵温日军在我军接连不断的打击下,“兵力日耗,得不偿失,势难久踞”。8月10日,我暂编三十三师综合各方情报,命令:“永嘉附近部队加紧攻击,相继收复失地。”8月15日,温州城区之敌在两架飞机掩护下,倾巢向藤桥、山竹岭方向溃退。我第一团向温州城区挺进,于下午1时,完全克复温州城。

温州第三次沦陷

1944年9月9日至1945年6月17日

历史背景

1944年,欧洲战局业已进入结束阶段,太平洋战区的盟军总司令、美国海军名将尼米兹(Nimitz)在太平洋塞班、雷邦泰等岛屿登陆成功后宣布,盟军海陆空主力将在我国东南沿海登陆之际,“敌深惧盟军登陆我国海岸与我国反攻,切断其所谓大陆交通线,使其遭遇隔离击破之危机”,妄想挽回败局,特制定“浙闽沿岸作战”计划。据日军参战老兵回忆录《战场之记录——墓标》(1970年3月出版),其中多处讲到1944年9月入侵温州的史实。在《温州战役》部分使我们了解其作战缘由,“确保占领温州、福州附近沿岸的重要地区,同时将一部分兵力调至厦门加强防御能力。”

沦陷经过

8月间,金华、武义日军内田70师团及60师团黎冈支队共8000余人,自金华出发,从永康、武义、缙云三路窜犯丽水。黎冈支队主力于9月3日沿瓯江两岸进犯温州。我三十二集团军“除当饬温州守备部队转移正面占领油竹、温溪之线外,并派遣B军寅部之两个营及甲部之某团与A军之某营尾敌东追,期将该敌于青田东南地区夹击而歼灭之。惜各部队未能贯彻命令,行动迟缓,兼以天候不利,敌五日到达青田,七日即经驿头强渡瓯江,犯我山竹岭、猴山等处,突破温州守备区之主阵地,续向温州城疾进。九日拂晓,于我追击部队尚未赶到,遂侵陷入温州城,并积极构筑工事。”(第三十二集团军《丽温战役经过概要》)

温州1944年9月9日沦陷,在全省最迟,1945年6月18日上午6时最先解放。乐清县在1944年9月12日沦陷,至1945年6月26日收复。瑞安县在1945年5月26日沦陷至6月12日收复。平阳县在1945年5月27日沦陷至6月9日收复。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