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慰安妇”,民族的惨痛伤痕

2015/09/02 04:21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6664

 
陆秀珍
林亚金
李秀梅
韦绍兰
张先兔

瓯网记者 华晓露

近日,原《乐清日报》摄影记者马建河编著的《罪与证:中国慰安妇实录》由陕西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同时还在中原油田与乐清举办同题图片展。该书近十万字,是他用14年时间在全国各地寻访慰安妇,用镜头和文字记录受害老人悲惨一生的结集,成为日本侵华史上无法毁灭的佐证。

从采访开始截至这本书出版,马建河采访过的39位慰安妇仅存5位。作为中国第一位系统寻访慰安妇的记者,马建河说:“当我第一次钻进山西深山中开始寻访慰安妇时,绝对没有想到自己揭开的竟是民族的一道灰暗伤疤。它是那样惨烈深痛,以至于我一次次地流下眼泪。”

追踪缘起:她们是最凄惨的女人

慰安妇,是日本政府和军队在人类文明史上留下的最耻辱的记载。在长达15年的侵华战争中,日军强行掳夺中国的良家妇女充当性奴隶——慰安妇至少20万人。

1999年,时任《中原石油报》摄影记者的马建河看到报载一篇《他与19位幸存的慰安妇联手抗日》。文中慰安妇幸存者及生活现状使他大为震惊。但由于中国长期缺乏系统性研究和取证,致使联合国的慰安妇调查报告对中国慰安妇问题竟告阙如。如今,日本政府和天皇仅对韩国、新加坡等东南亚诸国慰安妇表示了谢罪和赔偿意愿,唯独对中国慰安妇回避和沉默。

然而,中国却是慰安妇这一罪行的始发地。更令人不安的是,自1992年中国的第一位慰安妇上庭作证到现在,她们已有许多人陆续去世。“作为战争的受害者,她们是活着的证人,我突然觉得,抢救中国慰安妇的文字和影像资料迫在眉睫。”那一年,马建河开始调查中国慰安妇问题。

他寻访的慰安妇多数生活在农村。她们在年轻时遭受过屈辱,回家后又被乡人唾弃,或难以婚嫁,或遭人抛弃……她们大部分失去了生育能力,如今年老羸弱却孤苦无依。马建河说:“她们有多苦,只有你走近她们才知道。她们是这世界上最凄惨的女人。”

受尽摧残:美女“盖山西”的悲剧

1999年11月,马建河在义工李贵明、教师张双兵的陪同下来到山西省西烟镇北野外。秋后的西烟镇一片萧条,树枝、干枯的野草被风吹得呜呜响。在一处不显眼的高坡处,李贵明停下了,指着比平地高出一点的土堆说:“这就是侯冬娥的坟。”

马建河点了炷香,然后头触黄土给她拜祭。一个美丽的女子就这样孤零零地葬在荒野中,马建河望着眼前那个没有墓碑的坟,仿佛听见旷野中的哀鸣。侯冬娥是马建河采访的慰安妇中最特殊的一位。他从未见过她,却因四处采集的有关她的信息而对其刻骨铭心。

侯冬娥因长相俊美,人称“盖山西”,然而美丽给她带来了终身的灾难和耻辱。15岁时被父母许配给西潘乡高庄村的农民李双喜,第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她被日军抓进炮楼后,遭受百般侮辱。为了保护受难的姐妹,主动接受凌辱。回乡后,她身体有所好转,就带领妇女做军鞋、送军粮、慰问八路军,但却遭受丈夫的抛弃,幼女的夭折和儿子的离开。之后,又经历了两段不圆满的婚姻,最终孑然一身。

1994年,73岁的侯冬娥病入膏肓。曾在炮楼共同受难的姐妹李秀梅见了她最后一面。李秀梅看到她拄着拐杖,胳膊已经抬不起来。临别前,侯冬娥向李秀梅要了20块钱,说10块钱是买止疼药片的,另外10块钱要买块红布。“据说,侯冬娥合眼之后,脸上盖的就是一块红布。”马建河说。

除侯冬娥外,马建河的镜头定格了许许多多幸存慰安妇的面孔:被欺辱后连上厕所也只能爬着去的刘面换,从炮楼里回来便精神分裂的张改香,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一个公开身份且生下日本兵后代的韦绍兰……

控诉到底:日本政府必须谢罪赔偿

如今,这些分散在各地的受害老人贫病交加,奄奄一息,却在为获得日本政府的谢罪和赔偿四处奔走。

1992年12月9日,万爱花出席了在日本东京举行的“日本战后赔偿首次国际听证会”,成为第一个站出来控诉日军性迫害的中国受害者。在会上,她情绪激动,仅发言几分钟就因为过度悲愤而晕倒。自1996年以来,万爱花又多次赴日作证和控诉。

在马建河看来,万爱花是一名将自己生死荣辱置之度外的斗士,一名为自己的荣誉而战的斗士。

马建河说,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山西受害女性代表写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日本大阪市长桥下彻的《抗议书》中写道:“我们几位受害幸存者已是风烛残年,不知哪天就会离开人世,但只要我们尚存一口气,就要向你们讨还公道。”

事实上,站出来控诉日本政府需要莫大的勇气。她们要公开自己不愿面对的身份,要克服世人的眼光,甚至必须和认为这是一件“糗事”的后人做斗争……这种控诉,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赢得人生最后的尊严。

“如果说最初我单纯为了取证的话,那么到后来我是为了传播和救助。”马建河用“地狱之旅”和“心灵洗礼”来形容这漫长的采访过程。在记录这些受害老人的同时,马建河还组织募捐、义卖等活动对其进行救助。他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存世的老人在余下的日子感受到一丝温暖。

日前,马建河正着手采访细菌战受害者,作为《罪与证:中国慰安妇实录》“姐妹书籍”,计划年底出版。

人物名片:

马建河,1972年出生于山东省郓城县,1996年进入《中原石油报》任记者,2000年进入《乐清日报》任摄影记者,现为樱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人,现居温州。

本文人像图片来自马建河的《罪与证:中国慰安妇实录》一书。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