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童童的婶婶说,"以后我就是孩子她妈了"

2016/10/12 15:09 来源:温州新闻APP 编辑:杨凡 浏览:1613

 QQ截图20161011150326.jpg

温州医科大学附二院儿童重症监护室外,齐路真一会儿坐在椅子上注视着那扇通往监护室的木门,一会儿站在窗户边凝视外面淅淅沥沥下着的细雨。木门一开启,她都要走上前去,期盼能从医护人员口中得知有关童童(化名)的消息。

童童是双屿农民自建房倒塌事故中的第六名幸存者,也是从废墟中最后被救出的生还者。目前,她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昨天,齐路真等亲属和众多爱心人士一直在监护室外守候,静静期待好消息传出。

事故现场外的守候

找不到孩子一家  与亲戚抱在一起急哭了

QQ截图20161012073412.jpg

昨天,小女孩的婶婶齐路真探望了童童后在病房外掩面而泣。

齐路真,是童童的婶婶。

从前晚童童做完手术转入儿童重症监护室后,她一直守在这里。“孩子被送到医院后,我匆匆看了一眼,之后就没看到过。”她心里很着急,一直想知道童童的情况。

前天凌晨事发没多久,在温州务工的齐路真得知消息后,立即赶到事发现场,但被拦在了警戒线外。

“孩子一家4口就住在这幢坍塌楼房里,我打了孩子爸爸、妈妈,还有她外公的手机,一开始都能打通,就是没人接……”齐路真说,打到后来,电话打不通了,她抱着亲戚急哭了。

之后,听说一些被埋者获救已送往市区一些医院。齐路真和其他亲属又跑到市人民医院、市中心医院等,打听了一圈,始终没有童童一家人的消息。

最后,他们又回到事发现场守候,期待有奇迹发生。

前晚7时左右,从救援现场传出有3岁左右的小女孩被救出,并送往医院抢救的消息。齐路真得知后,又立马赶往温医大附二院,见到孩子后,她认出了童童。抱着孩子,齐路真再次哭了。

监护室外的守候

以后我就是她妈了 有我儿子吃的就有她吃的

昨天上午10时15分,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通知齐路真可以进监护室探望童童。

听到这个口讯,齐路真有点慌。她问其他亲戚:“孩子问起爸爸妈妈、外公时,我该怎么跟她说呢?”听得出,她的声音有点颤抖。亲戚安抚她:“别急,她没问,你都别说;她问了,就说大人们都在外面等她。”

进监护室后,过了15分钟左右,齐路真出来了。见到大家,她掩面而泣:“孩子一看到我就哭了,吵着要外公,要爸爸妈妈……”

在亲戚看来,齐路真带出的也算一个好消息,至少童童醒了,意识清晰,会哭会闹……

这是童童在手术后,第一次见到亲人。

童童的父亲叫武有朋,来自河南;母亲叫李维燕,来自重庆。

齐路真说,武有朋今年26岁,在他7岁时,他父亲就去世了,是他母亲一个人养大了他们兄弟俩。武有朋16岁就到了温州打工,8年前在温州认识了李维燕,5年前结婚,之后生了童童。出事当天,离童童3周岁生日还有24天。

齐路真说,可能因为从小吃苦,武有朋很懂事,夫妻俩一直很努力打工赚钱,省吃俭用,打算回老家买房子,期盼好的生活。“也就因为这样,我一大家子的关系很和睦,我对他们夫妻俩也很有感情。”

“童童真可怜,真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重症监护室门口,有人抛出了这个问题。

“以后我就是孩子她妈了,我儿子4岁了,他们就是亲兄妹了。有我儿子吃的,就有她吃的;有我儿子穿的,就有她穿的……”齐路真说。

事发一刻的守护

父母撑起生命空间,给了孩子第二次生命

昨天上午,齐路真的丈夫,也就是童童的叔叔武威威,他和几名亲属去了殡仪馆,确认了哥哥嫂子,还有童童外公的遗体。办完手续后,他就马上回到医院守着。

昨天下午2点多,重症监护室再次通知童童家属:可以进入见童童。这次,武威威进去。他急迫想亲眼看看侄女。

“她眼睛肿的,看到我一句话都不说,我跟她说话,她也不说……”出来后,武威威说着说着,眼睛泛红。

据武威威称,哥哥一家的遭遇,他河南老家的母亲还不知道,“我妈知道房子坍塌的事,但是我们只能骗她,说哥哥嫂子都在治疗,让她别担心,因为她有心脏病。”

关于童童的获救,武威威说,他听救援人员描述了搜救时的场景——

救援人员: “抱出她的那一刻我泪流满面”

事故发生后,温州市消防局战训科科长孙静和战友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展开了紧急的搜救工作,他们负责徒手挖掘。当天18时45分左右,此时距离事故发生已经超过了14个小时。“随着救援时间越来越长,倒塌房屋上面几层的搜救工作逐渐结束,我们心里也知道,越往下层,幸存生还的概率越小,虽然当时参与救援的人已经十分疲惫,但是我们都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当一块厚厚的水泥板被启开后,底下的一幕震惊了所有人。“下面跪着一个人,我们赶紧叫停了机械设备上前救援,是一名男子,旁边还有一位女性,但他们的姿势有点奇怪,双手好像故意撑起来的。”孙静和战友急忙上前徒手清理杂物。就在此时突然男子身下有一条小孩的腿轻微地动了一下。“我上前一摸,还有温度和反应,当时我整个人浑身一颤,大喊‘有个小孩,还活的!’”孙静回忆发现童童的情景时感慨道,“她的父母太伟大了,用生命给她撑起了一个生存的空间,这是我当兵15年来所经历无数次救援所遇到的最震撼和激动的一幕。”

他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非常矛盾,一方面孩子已经被压在废墟下10多个小时,想把她救出来的心情十分急切,但是另一方面也担心给孩子造成二次伤害,以及粉尘会堵住孩子的呼吸道引起窒息,他当时焦急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经过15分钟小心翼翼的徒手挖掘和清理,他将她抱出来的那一刻,泪水交织着雨水模糊了他的眼睛。作为一个7岁孩子的父亲,这一刻孙静能体会到童童的感受:“当我准备将她放到担架上时,可能是惊吓过度,她紧紧地拉住我的手臂不肯松手,当时真是太心疼这个孩子了。”

相关搜索:童童的婶婶 是孩子她妈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