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

对树静坐的时光

2017/01/02 07:40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3248

温州中学高一(6)班 刘语泉

我的窗外有一棵羊蹄甲,自从我搬进这个房间起,它便承担了我成长的所有酸甜苦辣。随手抽一本书,坐在窗边,将所有的荣辱胜败都掷于脑后,开始借着透过绿荫的阳光阅读,这棵树就在一旁安详地望着我。倘若书中的内容无法将我带离现实的苦闷,或将我这颗浮躁的心安抚,我便转向那棵树,它还是那般恬静,带着不易察觉的微笑,用枝叶轻轻敲击玻璃询问我的心事。就这样,在对树静坐的时光中,我逐渐成了一个树语者,而那棵树,在七年之中,教给了我树独有的智慧。

我向来是个喜静的人,甚至有些反感尘世间的喧嚣。每逢放学,我便习惯性地把书包扔在卧室的椅子上,然后坐在窗边,久久地凝视着它。有时候还能瞥见它的枝头开了几朵鲜嫩的羊蹄甲花。若是刚下过雨,我能一清二楚地看见它叶片上晶莹的雨珠和水中奋力挣扎的爬虫。运气好的时候,会有不知名的小鸟停歇在枝头。但好像什么都无法惊动这棵树,它的内心表现得和它的外表一样平静。待阳光透过树叶和玻璃洒进我的房间,宣告又一个晴朗之日来临时,我会在那个下午和它分享我读的书,分享我在书中遇见的热血和荣光,和我的青春和梦想。曾有一段时间,我就同绿山墙的安妮一样坐在窗边冥想,思绪爬满了羊蹄形的叶片,从树梢上延伸出去,被风和飞鸟带向远方。这是时间还没有被大量的理科题冲掉的情景,那也是记忆中最美好的片段:书中有哲人的教诲,窗外有树智慧的低吟,享受静态的时光,抛却外部的一切干扰和杂念,是树教给我的第一种面对生活的姿态。

温州的雨水是充沛的,通常和雨一起来的是风。夏季有狂躁的台风,冬季有凛冽的寒风。这两种风永远嘶吼着像烈马一般在树梢疾驰,想使树被迫臣服在他们的铁骑下。然而树没有。那一年的台风特别猛,晚上将窗帘拉起后,仍能听到树枝被风猛烈地撞击着,打在窗玻璃上。我以为折腾了一个晚上后,树枝肯定已是凌乱不堪地散落在草地上,却在第二天拉开窗帘后发现树的枝杈完好无损,只是叶子被风吹得有些蔫,无精打采地挂在枝头。我轻轻敲打着窗玻璃,静默地望着它,问道:“嘿,老伙计,你还好吗!”树用枝叶轻轻敲击着玻璃以示回应,表明它一切正常。

如果我有闲情,加上时间充裕,我会趴在窗前勾勒这棵坚韧又倔强的身躯在风雨后的姿态,我在纸上用水彩染出一片绿色,这片绿色,会使我懂得树的坚强。

然而有一天这棵树被人挪走了,说是为了建设小区中的校园,我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泪水就“刷”地涌出了眼眶,空荡荡的窗口瞬间变得模糊。小王子说过:“只有孩子们知道他们在寻找些什么,他们会为了一个破布娃娃儿不惜让时光流逝,于是那布娃娃就变得十分重要,一旦有人把它们拿走,他们就哭了。”这棵树对于我就如同那个“布娃娃”,虽然我很快就不是一个孩子了,但我仍清楚地意识到树在我生活中的价值。它不仅仅是为我遮蔽夏日的骄阳,保护我的窗户不受尘埃蒙蔽,它已成为我灵魂的一部分,我世界的一部分,我的价值观的一部分。我落了一天的泪,为这棵树。我这事很快给小区的物业知道了,令我更加惊诧的是,他们居然第二天把树移了回来,只是邻家的人为防止它的枝叶太长,把它们剪短了,于是这棵树重新回到了我的窗前。但它的枝桠被修剪得很短,几乎够不到我的窗台。但几个月后,它迅猛的长势又使它回到了原来的高度,都说“树挪死”,但这棵树非但没有死,甚至长得比原先更加高大。它还是像从前那样,用叶子轻轻地敲击我的窗子,轻轻地询问:“你好吗?”

正如那个牧羊少年在无花果树下找到了宝藏,亦如布鲁克林的弗兰西在天堂树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的心中也有这样的一棵树伴随着我的成长,而这棵树让我的灵魂到达高处,呼吸从远方飘来的清新之风。 指导老师:郑一舟

相关搜索:对树静坐的时光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