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悦读| 中年的旅行

2017/01/11 12:32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程潇潇 浏览:3002

 res01_attpic_brief (2).jpg

林其勉 摄


我从来不羡慕别人去哪儿哪儿玩,无论朋友圈晒出的图有多美。因为每个出行的人都非常不容易,到达目的地之前大都历尽折腾折磨。所以,我也由衷敬佩那些热爱旅行的人,他们要么是体格特别健壮,要么是意志特别坚强,而我,除了欢喜美与好奇心,这两者都不具备。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不想外出,不想旅行。

就像那一天,不就不想辜负一场秋光,不就不想浪费一个周末吗,早上5时多起床,坐了50分钟车到温州南,等了1个小时后,又坐了2个多小时动车到衢州。本来要继续坐2个多小时到婺源篁岭。可是导游把我们拉到衢州先吃中饭。10时30分的中饭,再好吃的东西也吃不下去。然后旅游车和说好的车完全不一样,有团友提出要换。导游沟通许久也没明确答案。于是大家站在饭店门口等……

这还是去程,第二天的返程,从篁岭坐车4小时到金华,从金华坐动车1个半小时到温州是夜里10时40分,然后要坐1个小时车才到家…… 要有怎样的风景才能当得起这么辛苦的过程?所以,我们经常会见到风景时感到太平常。 婺源篁岭是一座山,与中国大部分的山一样,有蓝天、梯田、绿树,还有到处撒金的阳光。当然,山里有颇具特色的黑瓦白墙建筑,还有晒秋这种民俗。豪爽秋光下,红的辣椒、黄的玉米,放在几十个大的箩里,被太阳晒了一遍又一遍,再被游客的看潮湿了一遍又一遍。狭小的天街上,慕“中国最美农村”之名而来的游客挤了又挤,大家把这点单薄瘦弱的特色嚼了一遍又一遍。

倒是夜晚的篁岭,安静清旷,山风闲凉地吹,溪水脆爽地淌出响声,灯火高处是楼台,低处有人家。

在街上、转角、石阶随意逛,遇见一株胡桃树,几丛番薯藤,两盏红灯笼。没有很多人,也没有很多店铺,因为在深山,所以喧闹不太会在深夜找来。也许这一辈子只会来这里一次,因为觉得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随意重复来某个地方,就像不敢随意反复看一部电影、一本书。当然,有些电影、书,看一遍就够了,因为已经熟记于心里了,随时可以想起。还有些电影、书,看一遍也够了,因为没觉得要再看的意思。

倒不是怕余生只剩一半了,时间很够,就算有机会让我回到20岁,我是绝不愿意的。生命中自然有种种美好的时刻,但几乎所有片刻的美好,都是历经艰难才得到,过程太累太苦。比如圣托里尼岛爱琴海上的日落,是要经过天上飞十多个小时、海上飘八个多小时,才能见到的。又比如,盈盈一握的腰肢,是要咬牙闭嘴、汗流浃背才能得到的。而如果都不追求美与好的东西,生活着又有什么亮光和希望。可是,那么辛苦的过程,尝过后连想不愿想,所以,又怎么愿意再回到从前,重新再来一遍?

身和心皆不够强大的人,想要热爱生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与谋生糊口无关,更与功成名就无关,单只想得到心灵安适和身体舒坦,就要忍受无数。为了一个笑容,要流泪千遍。为了一朵花开,要痴守三季。

就算轮回来生,也不太想有了,世间种种,皆不容易。哪怕做一棵树,要忍受风霜雨雪。哪怕做一阵风,都不知会染上什么连自己都厌恶的气味。所以,尽量把此生下半场过好,就是最大的无悔。

若一定要问来路,有什么怅惘的事,那便是,在青春年少的时候,没有走很远的路,识很多有趣的人。而是过早把自己交给了安稳的生活,交给了一个人。那些浪迹的风,不停脚的云,木屋的火,忧伤的歌,都没有太多在记忆中。有时很喜欢看青春电影、公路电影,听流浪歌声,下意识里,是一种羡慕和弥补。

中年的旅途,是很怕付出的。我为什么这么劳累地来看一点风景?我为什么要认识陌生人?我甚至不能把僵硬的身体交到一张陌生简单的床上,我会经常想起,明天回去,要做什么?后天,又有什么事在等着……身在当下的风景中,眉头皱在平常的生活中。不是不快乐,不是太焦虑,而是,现实就是事实,又有谁能抹去时光片刻?纵然暂停又如何? 中年的旅行,是妇人眼角皱纹里的脂粉,无论涂多少,皱纹仍在。



来源:温州日报

汤琴/文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