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悦读| 冬至之恋

2017/01/11 12:36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程潇潇 浏览:3090

 

从朋友圈晒图片得知,哦,冬至到了,心下无不怅然。这节日来得悄无声息,都还来不及酝酿期待的心情。

小时的冬至是怎么开始的呢。是从穿上厚外套,朦胧已有一点期盼;从撕日历,看还要几张才到红色粗字体的节日;从母亲精心挑选的新糯米,到作坊里磨成饱胀的湿粉,然后挂在厨房的高处,下接一个大脸盆,水一点点渗透亚麻色的米袋,在夜的寂静中缓慢地发出坠落的轻音。从这样开始,我知道冬至来了,我即将有新的口福,我怀着上课之外的全部心情来期待着周年期的饕餮。

湿粉吊至半干,母亲先掰下一块,在案板上搓成多条,锅里的水在沸,她左手腕翻上平摊着粉条,配合着右手指尖快速地揪下往锅里掷,不时用锅铲推下水底以防黏锅,热气腾腾的水面翻滚着渐至半透明的白点,这样做的小汤圆虽然不成形,但快速易熟,很适合冬天赶早的孩子。汤圆捞出分成几碗,甜的放红糖,咸的放虾米和酱油,吃饱喝足便带着圆滚滚的满足奔赴学校了。

冬至这日的汤圆便很隆重了。母亲嫌外面卖的芝麻馅贵,自己用啤酒瓶擀碎花生米,加蔗糖倒入熬好的猪板油,搅拌冷却后成形。把湿粉揪成大粒,余下的工作便交给放学后的我。我担此重担不敢马虎,学着母亲的样,左手心轻握粉团,右食指按住粉团中央,拇指捏边转动,成凹状后放入花生馅,再收口搓圆。看着一粒粒富态饱满的大汤圆排列整齐,是那时小小的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了。这样的汤圆煮熟后可两吃,一为汤吃,一为滚黄豆粉干吃。前者是让我们小孩期待好久的,慎重地如电视广告的效果,在热气氤氲中迫不及待地轻咬一口,馅心缓缓流出,软糯生香回味无穷,但到最后其实怕腻吃不了几粒,这真像一场前期投入太多却戛然收尾的烂电影。后者吃法却是可以将节日的快乐延长的,将汤圆裹满加红糖的黄豆粉,如穿毛裘般换新颜,本地土话叫“蛋烫糍”,软硬都各有味道,重要是放数日也不坏。这往往当我们放学后的点心。

吃汤圆时母亲会说:“吃一颗大一岁。”那时想无所谓,我宁肯多吃几粒。而现在我不吃,是不是就可以不老了呢。




来源:温州日报

陈小莉/文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