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华盖山上有一块三生石...

2017/01/20 09:38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程潇潇 浏览:4225

 timg.jpg


“三生”源于佛教的因果轮回学说,后成为中国历史上情定终身的象征物。而三生石传说原先讲的是唐李源与僧圆泽友善,同游三峡,更约十二年后中秋月夜,相会于杭州天竺寺外。不久圆泽死,李源如期赴约,闻牧童歌:“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源因知牧童即圆泽之后身。李源和圆泽转世他们隔世相会之处,称为三生石,以纪念“三生”酬报的友谊。三生有幸,石头坚固,这个故事反映人们的美好愿望,也反映了中国人对于生命永恒的看法和真性不朽的观点。

有趣的是在温州华盖山也有一块三生石却与道教有关,是道家追求“炼心”“治身”,集天地灵气于一体的一种灵石。华盖山麓大沙巷头有容城洞,唐杜光庭《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以为天下第十八洞天,云:“华盖山容成太玉洞天,四十里,在温州永嘉县。”《广舆记》云:“黄帝时容成子修道处,宋仁宗遣使访之,但有三生石存。”相传仁宗皇祐间遣赐号洞渊太师、冲妙先生、祥符宫道士赣县李思聪访之。李思聪尝遇异人与一宝镜,悬镜而卧,移日方兴,辄意所游洞天海岳,模写为图,并题咏之。李思聪有诗云:“山如华盖势穹崇,霞识冰崖黛泼浓。危耸层霄数百里,狂奔四海一千峰。玲光突兀三生石,老翠磷晌五粒松。玉帝祠宫朱殿外,远坛花蘸水溶溶。”这就是华盖山三生石的由来。

到了元黄溍撰《容成太玉道院记》时,三生石原石已不复存在,其《记》云:“洞天福地寓于人间者百一十有八,皆九州之奥区。”“永嘉华盖山,实与五岳并居三十六小洞天之列,号曰容成太玉之天。”“而所谓三生石、九(五)粒松又不可复见,游者过而弗睨,离世异俗之士莫有知其可为依止者,慕高远而忽卑近,不亦人之常情乎!”

“相传容成子,飞升在华盖。于今四千年,仙迹宛然在。”据《光绪永嘉县志》记载:三生石,在县学教谕官舍后华盖山趾,高约六七尺,正面东北向,居中镌篆体“三生石”三大字,径四寸,篆字之左前镌隶书“太玉洞教主长溪含真子张大光印证”十五字,张大光县教谕,福宁人。后右又镌正书 “中书舍人柳楷重模,训导陈端、陈新、郑瑞同游”诸题名。柳楷,字文范,号万竹山人,瑞安人,工诗善书,以童子试任中书舍人,与姜立纲同朝为官。陈端,府学训导;陈新、郑瑞,县学训导,皆明时人。阮元《两浙金石志》误列入元时,又以为当时旧刻犹存,柳款明言重摹,石亦非宋仁宗所访之旧石甚明,亦失考。

明时重立的三生石,依然引起诗人对生命永恒的无限向往。明刘德新有《寻三生石》诗云:“片石何年峙海东,容成化去五松同。三生未悟浮生事,因向峰前叩石翁。”他们还连带歌咏了三生石的五粒松,如清嵇宗孟有诗云:“五粒松间栖啸鹄,三生石上听飞鸿。”乐清方尚惠诗云:“三生石烂烂,五粒松闲闲。依依今时物,恋恋古圣仙。” 清刘廷玑诗云:“浪传此石三生石,不识何松五粒松。(山有三生石、五粒松,宋仁宗三遣使访之。惟三生石在。)”

五粒松,就是五针松,温州盛产。《万历温州府志》云:“永嘉华盖山麓有五粒松,五粒者当言鬣松,每穗五粒,似鬣之垂也,故亦称五鬛松。” 《名山记》云:“松有两鬣、三鬣、三鬣、五鬣,高丽所产松,亦每穗五鬣。粒、鬣声近,故称者异。叶五粒者,名五粒松,道家认为服之长生。”

清道光间永嘉县学教谕孙同元在《永嘉闻见录》清晰记叙三生石及周遭环境:“近教谕署上房后院中离门三四尺即为山脚,后人用乱石砌成平坦之阶,高约四尺余,阔约四丈余,上栽杂花、杂木数种,阶后约丈余,筑石墙为限。墙居中有石壁立如屏风,然高约四尺,上阔约四尺余,下带尖势,无字,墙即围其后。石之右又斜立一石,高亦相等,顶不平而近削。向西南一面上阔约四尺余,下阔约五尺余,向东北一面上阔约三尺二寸,下阔约三尺五寸,两横各阔约一尺六寸。向东北,面中有‘三生石’三大篆书。篆字之左,有‘太玉洞教主长溪含真子张大光印证’十五字,隶书。右书‘中书舍人柳楷重模’,又一行书‘训导陈端、陈新、郑瑞同游’。下横面书‘教谕虞元枋,嘉兴人。康熙乙酉举人,雍正庚戌任,乾隆丙寅蒙恩以礼致仕’,旁又书‘著有《东瓯吟》’,下书‘门生陈永敬书’,旁有细竹数十竿,苍翠可爱。”清乾隆诗人王又曾《东瓯夜棹》云:“(中秋夜半,乘醉登华盖山,弄月作歌,戏效李五峰)三生石上含真子,凉影萧萧清如水。”《送虞道持乞休还里太玉洞》:“片石指三生,松泉冷还呷。欲寻华盖君,导我餐霞法。”虞道持即题字虞元枋。到了清末丁立诚《永嘉金石百咏》亦还有“洞门三生石,一拳太玉天”句,可见那时三生石还存在是确定无疑的了。

然而随着社会变迁与城市发展,三生石消失在城市的记忆中,五粒松、三生石惜芜没不可复得了。同时三生石本身也成了儒道释三教文化的精髓,人有没有来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生你把爱献给了谁。这个本为“须眉友情”的美妙故事,经《红楼梦》改造为“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故事,就演绎成不折不扣的“男女爱情”绝唱版。成了前生爱是缘,今生爱是情,来生爱是义的三生情缘石,故三生石又叫姻缘石,也就成了姻缘的铁定象征,见证所谓“缘定三生”的幸福姻缘。

这是多么美好画面,如果有关部门能在华盖山麓重建三生石和五粒松景观,既为城市增添风光,同时又可作为拍婚纱照的拍摄点,以三生石来见证婚姻应该是十分不错的选择,我们何乐不为呢?



来源:温州日报

潘猛补/文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