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品味| 旧时代的优雅情怀——手帕记

2017/01/25 12:41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程潇潇 浏览:9884

 

 


暑假在温州奕家做客,夏约了笑颜,我又约了州州,一起拍照。奕的新家复式结构,装修简约而有格调,拍照作背景极好。大热的天,一会儿大家都是香汗淋漓,于是喝茶休息片刻,雍容华贵的州州拿出一块精致的手帕轻轻地按在脸上擦汗,动作好优雅。笑颜也拿出一块手帕擦汗,她用的是一块蓝色底格子提花的男式手帕,朴素而又精致,原来这个驾驶着机车、桀骜不驯的女子,却也是温婉而深情的。最后,我也掏出一块手帕,是印度棉手工印染做的,白底上撒满了木头模子印上去的彩色花卉图案,柔软吸汗。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在如今这个年代,已经很少有人用手帕了,而我们五人中竟有三人喜欢用手帕。于是就开始聊手帕。笑颜说她小时候上学,口袋里必定有一块手帕,奶奶给她每天换一条,我说是啊,我小时候每天衣服上用针别着一块手帕。笑颜说她最感动的是她在瑞安师范读书时,闺蜜在她生日来临之际寄了一周的手帕,一天一条,折成各种花样,生日那天是心形的,这一周幸福的手帕信让笑颜终生难忘,于是用手帕的习惯就一直保持下来了。

我记忆中的温馨手帕竟是来自父亲。父亲是个温情的军人,极爱妻女,他出差回家从来就没有空过手。一次杭州出差回来,他给我们姐妹带回印着西湖十景的手帕,一人一条。如今,西湖十景的手帕记忆犹新,而英俊的父亲却已垂垂老矣。少女时代,最喜欢的手帕是碎花月牙边的,漂亮的手帕还舍不得用,存了满满一盒子,现早已散落不见了。许多少女的秀发上扎一条手帕做蝴蝶结,是那个时代的时尚标志。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国内男女老幼人人都用手帕,不知何时手帕几乎销声匿迹了,“罪魁祸首”当是纸巾的广泛使用,再次使用手帕竟是一次偶然。

去杭州定居前,我在朋友的茶馆喝茶,来了一位品位不俗打扮时尚的女子,名叫思圻。她和我竟一见如故,聊得十分畅快,临别时,她将一条“安娜苏”的手帕赠送给我,意味深长地说:“一分钟的相识,一辈子的交往!”这块手帕浅紫色的底子,撒满了红花绿叶的小碎花,月牙边,手帕一角绣有“安娜苏”的LOGO,柔软细密吸汗,激起了我少女时代的情怀,从此又开始使用手帕,并且寻觅各种漂亮的手帕。

但我是个粗心人,思圻送的“安娜苏”手帕掉了,许多心爱的手帕也掉了,但是用手帕的习惯却养成了,一是怀旧,二是环保,三是更显女性的优雅,我也常送手帕给女友,表达友情之余,也是力所能及地提倡环保节能。

 

前些年,我常常随老J去看望工笔人物画大师顾生岳先生(现已故),顾老失偶多年,子女均在国外,生活料理靠保姆小张。先生是个老派的绅士,虽然已届八十高龄,但他总是发丝不乱,衣冠楚楚,家里也井然有序,一尘不染。我发现他竟然还用手帕,于是我送了两条精致柔软的大手帕给顾老,他竟喜欢得像孩子一样。

手帕的应用其实无论中外都有悠久的历史。《红楼梦》屡屡写到手帕,如“小红遗帕惹相思”“蒋玉函情赠茜香罗”,无非都是一个“情”字。当然描写最多的是黛玉的手帕,手帕是她一生中用得最多也是寄情最多的东西了。手帕既是黛玉隐瞒自己感情的道具,也是她表达自己感情的寄托物。书中写到宝玉挨打后,黛玉看望他回来,宝玉让晴雯送去了半新不旧的帕子,黛玉不觉神痴心醉,想到宝玉能领会自己这一番苦意,左思右想,一时间五内沸然,不由得情意缠绵,便掌灯研墨蘸笔,在两块旧帕上题诗三首。这是黛玉对宝玉爱情的表白,但最终黛玉还是万念俱灰,临终焚稿,只落得竹窗前一弯冷月照诗魂。

手帕在中国戏曲和文学中历来是爱情的信物,这倒也是古今中外对手帕的共识。比如莎士比亚笔下多疑的奥赛罗中奸人的计,因为一块小小的手帕而怀疑妻子苔丝狄梦娜对自己不忠,在万般痛苦中亲手掐死深爱的妻子,酿成无法挽回的悲剧。在这个悲剧中,这块“定情”手帕是最重要的道具。

奇书《金瓶梅》中有许多细致的服饰描写,写到手帕尤其多。西门庆讨好女人用的是手帕,吴月娘赏赐下人用的是手帕,李瓶儿笼络人心用的也是手帕。《金瓶梅》写的虽是北宋的事,服饰却全是明代的装饰,在明代,手帕亦称汗巾儿,应用极为普遍而且高档讲究。在第五十一回写到李瓶儿潘金莲托西门庆女婿陈经济买手帕,陈经济说:“门外手帕巷有名王家,专一卖各色改样销金点翠手帕汗巾儿,随你问多少也有。”于是,李瓶儿要“一方老金黄点翠穿花凤汗巾,一方银红绫销江牙海水嵌八宝汗巾儿,还有一方闪色麻花销金汗巾儿”,潘金莲要的是“一方娇滴滴紫葡萄颜色四川凌汗巾儿,上销金间点翠,十样锦,同心结,方胜地儿,一个方胜儿里面一对喜相逢,两边栏子儿都是璎珞出珠碎八宝儿”,我看李瓶儿要的汗巾儿感觉已是精美绝伦,潘金莲要的汗巾儿那更是令人叫绝。此亦可见明代手工艺丝织品的发达程度了,手帕的装饰功能胜过了实用功能。


木心在《上海赋》一文中不厌其烦地铺叙了民国时期上海人对服饰的讲究,连一方手帕都是要绣上名字的,想必穿着考究的男男女女使用的手帕必定也是有种种讲究的。只是解放后,手帕虽然广泛使用,漂亮讲究却无从说起了。

现在我购买手帕的渠道是网购,什么样的手帕都是应有尽有。现在国内使用手帕的都是讲究生活品味和情调的女子,用手帕的绅士则鲜见矣,至于西装口袋插手帕巾的风雅更是无从寻觅。

生产纸巾的原材料是10年以上树龄的大树,据最新数据统计,我国每年消耗生活用纸需要砍伐约7700万棵大树,多么触目惊心的数字,我们这么一个大国,这么多人口,大家都使用纸巾将是一个巨大的能源消耗。我已习惯用手帕,天气热时用来擦汗,洗完手时用来擦手、吃饭时会把手帕铺在自己的膝盖上,用来防止食物掉落,弄脏衣物。

木心说:“从前的手帕也好看,最是那低眉的女子,精致的,一针一线。”那是那个时代的优雅情怀。我们亦不妨重拾手帕,在优雅中环保,在环保中优雅,推己及人,或许也会成为新的时尚。



来源:温州日报

卢青 文/摄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