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品味| 和兰花在一起

2017/01/25 12:48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程潇潇 浏览:10314

 res13_attpic_brief (1).jpg


2005年,我有了第一盆兰花,是朋友送的,兰以幽香胜千红,我自好好待它。毫无养兰经验的我把花养得郁郁葱葱,朋友的赞赏是接着送我兰花,可惜我的阳台太小,不能给它们一个幽谷,这些与我结缘的兰花都成了我的朋友。

【绿英】

家里植物少,所以每一朵花开都会是我的头等大事。好像是紧紧和着春天的脚步,去年立春的当天,我的兰花“绿英”就张开了第一瓣花瓣,自此,蓓蕾初绽的它便坐稳了我家春天的江山,当然,它的香气不是江山磅礴,而是幽幽的那么一缕,似有似无,叫醒了你的感觉,然后就躲了起来。

第二天,我醒得特别早,难道是记挂着花事?天上的星星还没有退场,到处都是静好,我灯下去看绿英,它只是微微露出了舌瓣和捧瓣。我去《兰经》上看它名字的由来,原来是清光绪年间顾翔霄所选育,是兰花中最早发现的青杆青花的上品,故名绿英。

我把绿英开放的照片发在兰花网上后,有网友指出了开品不佳,原因是春化不好,花杆不够高,就是说在兰花选美中,它的个子不够高挑。兰花在未开之前,处在低于5摄氏度的环境时才能拉高花杆。当然也有网友说我的绿英开得漂亮。我依然是看罢一笑,这都没有什么过错,说它美,是觉得它属于大自然本身,属于一种随缘的生命,说它开品不佳,用的便是一种文化标准。那么是文化标准压制自然的需要,还是自然无视文化的束缚?这全凭个人感觉吧!

曾在屈原《九歌》里品味兰的高洁“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然而在植物学上,他诗里的兰并非我们所说的兰,而是一种菊科植物,和兰科没有一点亲缘关系,尽管如此,那么漫长时间里,被人格化的兰花承载了太多我们美好的寄托。

我的一个朋友养兰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他看了我的绿英后,却没有春化不好的看法,而是大加赞赏开得美丽,在他的兰园里,他也不会用经济价值去衡量兰花的美,而是感性地对待每一株。当我随意问他什么兰花最贵时,养兰多年的他竟然说他也不知道,在他那里,兰花的美最终还是没有让位于身份和财富、欲望。

绿英的花期很长,气定神闲地开着,伴着我的早春,给我不属于尘世的芬芳。韩愈诗云:“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雁荡素】

雁荡素有百年的栽培历史,据说清末乐清人谢元芳因为上雁荡山釆药,闻香识兰草,开始叫它“黄花香兰”,后来又被称为“本地兰”“素心兰”,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叫开此名。

雁荡素,虽然不是全身披挂着故事那样丰富,却透着雁荡山水的灵气,它不是艳名如炽,而是静雅清和,因为雁荡碧水正静静地流淌在它的身体里,黄白相间的花瓣属梅型水仙瓣,有着出尘的质地,花瓣尖上有一点绿晕轻染,玉石一样清凉。

嗅觉是所有感觉中离语言最远的,你只有在这种兰香里濡染过,你才能知道香气的美好,你才能知道花的给予是我们人类多么遥不可及的,于是忍不住要问雁荡素,你这么的香,可是经过谁的指点?再看叶子,是那种幼绿,宛若是处在豆蔻年华,不曾经历过什么沧桑,或者是连点像样的经历也没有,一派清纯,它的每片叶子有三条叶脉,中脉稍凹,这样,仿佛叶子的秀美里多了些许骨感,是一种正在成长中的生机。

前年八月,天气炎热,我看了看自家阳台日光下的雁荡素,不觉替它燥热起来,于是把它和另一盆兰花“宝岛仙女”搬到了道坦上没有日晒的地方,待到晚上出去时,才惊觉,竟然放到空调外机边上,已经被吹了很长时间热风,失去了生的风姿。在热浪肆虐时,它们是如何用我听不懂的语言求救?它们可曾希望插上一双翅膀,逃离我为它们选择的逆境?接下来,它们的叶子都有些发黄,出现了黑斑。我的愧疚无处可慰,只好对着它们无数次说,要坚强哦!

它们真的顽强地活了下来,11月底,雁荡素还长出了一个新的叶芽,鹅黄色的叶芽那么小,尖尖地拱出,用稚嫩来显现生命的力度。冬天到来,雁荡素竟没有一苗损失,开春后,还长出7个健壮的叶芽,我想,我再也不能把它当成一种娇气的兰花了。我不由想起林徽因,抗战的烽火中,她一家人不得不撤离北京,饱经动荡之苦,辗转于长沙、重庆、昆明等地,住在偏僻的山庄、简陋的农舍,穿补了又补的衣服,拿手表换食物,生病却得不到好的治疗。可这样颠沛辗转,都不曾叫林徽因失望沮丧,她依然能从世俗生活中发现平常之美,依然从世俗层面的美中生出诗意……她静美和坚韧的气质,是如此接近一株兰,接近一株雁荡素。就如她说过“温柔要有,但不是妥协;我们要在安静中,不慌不忙地刚强”。

秋八月到十一月是雁荡素的花期,因为曾热伤的缘故,我并未特别期待它能开花,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奇迹了。朋友说,要想保证它开花,可以浇稀释一千倍的花宝3号,我不想那样,花开不开是它自己的事,我没有资格催促。去年7月底,我惊喜地发现,雁荡素打了花苞,它没着急,也没推托,就这样如期而至,是对我经常鼓励它的回报吗?那一刻,我好像觉得,我们参与了彼此的生命。



来源:温州日报

柔然乌素 文/摄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