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瓯越文化散记之三:菩萨“作证”

2017/02/16 10:11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程潇潇 浏览:9690



导读

         日前,深圳报业集团原副总编辑、深圳市新闻学会副会长、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会长、文艺评论家侯军来到温州。三天走访,三篇大作,给我们呈现了一个全新视角下的文化温州。今一并予以刊发,以飨读者。 ——编者

 

214381706120856600.jpg

温州博物馆馆藏的活字佛经(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残叶



菩萨“作证”

 

一辈子鼓捣文字的人,对文字自然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尤其是在发明了印刷术的国度里,对有关文字的事儿也就格外敏感。

记得30多年前,我参与编撰《中华文化大观》一书,负责其中“四大发明”一节。当时,我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其中就包括沈括在《梦溪笔谈》中关于毕昇发明泥活字的记载。但是很遗憾,在实物资料方面,我只找到收藏于伦敦博物馆的唐咸通九年(868)的雕版印刷品《金刚经》残页,那是存世最早的标有年代的雕版印刷品,却没有找到宋代实际应用泥活字的实物资料。1996年我曾去过一次德国,此行的任务之一就是考察德国的印刷设备,为报社印刷厂的设备更新提供建议。因此,有机会接触到不少德国印刷界的朋友。在交谈中发现,这些德国人对中国发明印刷术的历史只是“原则上认同”,一旦涉及具体问题,他们就会强调活字印刷的发明权“实际上属于德国”,原因很简单,中国迄今为止并没有提供令人信服的“实物证据”来证明沈括的记载是真实的,而德国却留存着公元十五世纪古登堡以金属活字印刷的圣经实物。对于一向重视实证的德国人来说,一切未经实物验证的都只能算是“假说”——当时真是有些郁闷,说不出来的那种。此后,再没有涉及这方面的话题。

真没想到,在此次温州之行中,我会与这里的一位菩萨“证人”不期而遇——那是在温州博物馆的展厅里,我在冬生兄和博物馆高副馆长的陪同下,参观白象塔出土的精彩文物。众多的泥塑佛像、精彩的砖雕石刻,都是典型的宋代风格。而几块烧制于北宋崇宁年间的纪年砖,则明确无误地表明了这些文物的历史方位。在展品中有一页残纸被单独摆放在显眼的位置,立即吸引了我的目光。远远望去,那是一个人形的图像,虽不完整,但从其身形曲线来判断,画的应该不是正襟危坐的佛祖,而是一位身姿婀娜的菩萨。近前观看,却惊异地发现,这些曲线并非实线,而是用一个个蝇头大小的宋体小楷“组装”而成的。展品的说明则告诉我们,这些小楷字所写的内容乃是一部《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最关键的一点是,它们并不是“写”上去的,而是“印”上去的。何以见得呢?一是笔画粗细不均,字体长短不一,且字距极小,排列也不规则,这都是早期活字印刷的基本特征;二是纸面字迹有轻微凹陷,墨色浓淡也不均匀,而毛笔书写则不会出现这类问题;最重要的是第三条,在现存文本中,不仅有两个地方脱漏了三字,还有一处出现一个倒卧字:“皆以杂色金刚”的“色”字被排字者弄倒了。这“一字之倒”便成了确认这个残页为活字印本的“铁证”!

我上世纪七十年代刚进报社工作时,曾经有过一个短暂的“实习期”,就是在排字车间里捡铅字。排倒字是最常见的失误,也是只有活字印刷才会出现的问题。人手书写可以写错字也可以脱漏字,却绝对不可能故意写个倒卧的字——此页残经的排印者以一次无意间的“手民误植”,而令这页残经名垂青史!

据说,若干年前,争强好胜的韩国人曾以现存于法国的1337年的铜活字印本为依据,要与德国人争抢活字印刷的最先使用权。如今可倒好了,有这位菩萨“现身说法”了,你们还争抢啥呢?这页印制于北宋时期的残经,不但填补了中国千年印刷史上的一个“缺环”,也令世界印刷史得到了一个毋庸置疑的实证。真想把当年那几位德国友人请到温州来看看这尊菩萨,他们都是内行,不用菩萨说话,开眼一看即明。

从温州博物馆出来,兴奋的心绪依旧难以平复,遂口占小诗一首,以记录与这位菩萨隔代相识的心情:“半张残纸绘观音,活字排成衣线纹。毕昇见此应含笑,菩萨摇身变证人。”


0001.jpg


来源:温州日报

侯军/文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