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悦读| 生活细节

2017/02/16 11:05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程潇潇 浏览:11041

 timg.jpg


我在马路边捡到一毛钱

 

有一首歌叫《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大抵一半国人耳熟能详。我小时候受这首中国好歌曲正能量的影响,偶尔在马路边、操场边捡到一分、两分钱笃定会上交老师。那时路面警察少(没有协警),我没法交警察。这首歌现在还有影响力,几年前本地某报开联欢会,一位资深女报人还上台表演了这首歌,表演就是载歌载舞的意思。

现在不说这首歌了,说我在路边捡钱的事。近段时间,我接二连三在路边发现一毛钱硬币在静静地躺着休憩。硬币在阳光底下闪烁着银色的光亮,那么玲珑、那么乖巧、那么可爱。我当然毫不犹豫地深深弯下腰(六十好几的人了,深弯腰高抬腿都很艰难)把它捡了起来。同时条件反射似的环顾四周:边上有没有警察?有没有老师?瞬间后哑然失笑:就算有警察,警察会从警车下来收你一毛钱吗?就算有老师,我的老师也有八九十岁了,人老眼花会辩清一毛硬币吗?我只能是“占为己有”。

我与一位年纪比我小很多的友人闲聊:怎么最近老捡到一毛钱。友人讶异地看了我半天:“你真的捡了?”“捡了。”“现在谁愿意捡一毛钱,一毛钱还当钱?”朋友不屑说,“你一个老头为一毛钱而折腰不怕人笑话?”

哦,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来来往往的人对一毛钱视而不见才让给我的。友人说的也是,一毛钱确实不当钱,菜市场上许多小摊小贩就自己规定不收一毛的硬币。

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对地上的一毛钱不怦然心动,小时候家里很穷很穷,那时面值最小的人民币是一分钱,一分钱能买半截油条,4分钱就可买两根油条,两根油条一小碟酱油加大半锅稀饭就是我们全家几口人的早餐了。后来,二十来岁不仅还穷还很苦,理发钱得向父母要。

于是我很实在地向友人说:我们这一代中很多很多人少时都受过穷受过苦,所以我们到现在都习惯珍惜一点一滴的东西。

同时我也很想向大家讲一个很大很大的道理:个人事小,国家事大。一个不会忘记曾遭受大苦大难的民族,一定会努力更努力地奋发图强。


让列宁同志先走

 

小时候看过一部很有名的电影《列宁在十月》,除了额头宽阔且前倾的领袖列宁,其头号保镖瓦西里既“铁汉”又“柔情”的形象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影片里一手挡住拥挤的人群一手护住列宁,同时说了一句经典台词:让列宁同志先走。

这句话在很长时间里成了流行语,宛若现在的“洪荒之力”“且行且珍惜”。说这句话时还标配一个动作:侧身抬手。当然说这句话做这个动作绝对没有列宁同志走在你前头,而是一个人对别人的尊重,尊重还带一点幽默,更因幽默而显得亲切亲和。

我四十年的职业经历有二十来年是做服务工作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从报社调到一家与钢筋水泥砖头打交道的单位,前十年在办公室当秘书,后十年任办公室副主任,我一直没当上正的主任。几任领导都对我说,你不是党员不能当正主任。不过单位有几年第一把手即总经理就不是党员。奇怪。秘书和副主任都是做服务工作的,工作性质使我养成了为别人服务的好习惯,比如“让列宁同志先走”。如果我与领导同志上下电梯,在电梯开门或关门那几秒,我会赶紧伸手挡住电梯口,以防自动伸缩门夹住领导,同时侧身谦让。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除了领导,对别人我也会“让列宁同志先走”。

现在我退休好几年了,可是这个招牌动作一直没退休。我家住高楼,高楼有电梯,电梯有邻居,只要我与邻居同行,电梯一开门,我都会自动弹出手挡在电梯口,让老老少少的邻居先走。一般来说,电梯的质量都欠稳定。有一次,电梯门关太快,把坐了一个婴儿的婴儿车夹住了,幸亏我起先已用手拦着电梯门,再使劲撑牢,婴儿车有点吃扁,小孩已及时抱出,大人自然一串感谢。好习惯产生好结果。

也有遭人白眼的。有一次我与几个“外来人员”下电梯,到了一楼,我抢先挡门让列宁同志先走,其中一个资深美女几乎吓了一跳,侧脸瞪眼,见我是一个慈眉善目的文弱老者,才稍稍松弛:“你下地下室啊。”地下室是停车库。我摇摇头:这电梯有时关门太快。她前行几步,还疑疑惑惑地回首瞄我一眼,不知她心里怎么想的。不过大楼邻居们都很熟了,都习惯了我的招牌动作,说一旦央视海选中国好邻居,肯定推荐。

说笑归说笑,一个社会,如果每个人都为别人做点服务工作不好吗?这个社会肯定很和谐。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全中国都流行一句口号: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可惜现在这句话与“让列宁同志先走”一样都不流行了。


代沟

 

退休后没事找事,教亲戚朋友的孩子学写作文,做了9年的市作协主席,教下一代及下下一代写作文自是顺理成章。几天前的一个课前,孩子们争分夺秒看手机(新常态),有三五个喜笑颜开。我问各位看什么,有一个初一的孩子答:漫画。什么漫画?再答:宅妖记。《宅妖记》是我儿子的网络作品,但写些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代沟。我又问,搞笑吗?太搞笑了。看的人多吗?太多了,他们齐声回答,浏览量3.8亿。我怀疑自己耳背:多少?回答声大了:3.8亿。我有点小兴奋,紧接着大惊诧,这互联网怎么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网络的厉害。不过再接着我就惴惴不安以至忧心忡忡了,当晚翻来覆去睡不着:3.8亿浏览量是个天文数字,正面一句话3.8亿固然行,负面一句话也是3.8亿怎么得了。我家有过伤心史,早年我父亲因言获罪,打成右派,因为他几乎没有文化,而右派又是有文化的,很快又被摘了帽。摘了帽也还是“摘帽右派”,一有风吹草动,照样当靶子。我当年去支边,与一个哈尔滨青年拌嘴,用了温州老人一句口头禅“老子做牛做马养了你”。边上有人(同为知青)听见了,向领导揭发我把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污蔑成是“做牛做马”,猝不及防的我几乎被打成“右二代”,幸亏领导厚道。

当下我顶懊恼的是自己不会上网,手中价格不菲的手机也只是打打电话,连信息也不会发。平时看儿子在家(我们分住两处),或正脸对电脑,或俯首对手机,问他什么话,老是哼和嗯。前一阵听说他又签出去一部网络小说,问他书名,他说你不懂的,别问吧。我过去写的书他从来不看,他网络上的作品,我也从未拜读,我相信,有机会读它一句的话,第二句便读不下去了。

心中放不下“3.8”,我还是忍不住问儿子,你网上东西浏览量3.8亿啊?儿子手里摁着手机,淡淡地说,现在4亿多了吧。我弊住呼吸不用标点跟他叮嘱几句,还套上近段时间外交部发言人常用的那四个字“谨言慎行”。儿子难得歇下手,缓缓地说,老爸,3.8亿也罢,4.8亿也罢,都是因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给了我们这些网络写手水涨船高的机会。我愣了半晌,啊哈,啊哈,儿子会说官腔了,儿子成熟了。

我心释然。

也是,儿子的网络笔名叫善水,善水就是好的水,水能载舟,水能覆舟,好的水自然是载舟的。

好水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来源:温州日报

朱月瑜/文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