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我与诸乐三先生交往琐记

2017/07/15 07:44 来源:温州都市报 编辑:游历 浏览:11165

  • 本文导读:在我卧室里,悬挂着我国著名国画大师诸乐三先生的横幅三尺紫藤,落款时间为1971年2月望日。
  • 3

诸乐三先生于1971年春书赠作者叶坪的鲁迅七言诗

■叶坪

在我卧室里,悬挂着我国著名国画大师诸乐三先生的横幅三尺紫藤,落款时间为1971年2月望日。那时我已经27岁。我是1962年18岁时从杭州京剧团调到温州京剧团唱戏的,后来周恩来总理提倡越剧男女合演唱现代戏,我就从京剧团调到温州市越剧团,先当演员,后当编剧。27岁那年随越剧团到杭州演出,就赶紧去拜望诸乐三先生和夫人,记得那次和我一起去的有导演翁焕新兄。多年不见,乐三先生和师母,还有正巧在家的诸鼎兄都显得十分开心。

乐三先生知道我“文革”中曾经遭受过的磨难已经过去,见到我时便问这问那。乐三先生当时就笑着对我说:“人要经受得住挫折与磨难,这是人生十分难得的一种锻炼和考验。世界上很多是是非非,不会是一时就能说得清楚的,要紧的是自己能够清清楚楚地认识自己……”他还说:“该有27岁了吧,结婚了没有?”我说:“对象也‘丢’啦,跟谁结婚?”先生说:“我为你贺婚的画倒是画好啦,这幅画我是偷偷为你画下的,等你来取,一直保存着,连款也还没有题写……”我说:“那您现在就送我吧,更有纪念意义。”于是,先生便从书橱中小心翼翼地取出这幅画来,在我为之磨墨润笔后,挥毫题写下“藤花系得好春光 一萍同志嘱画 一九七一年二月望日诸乐三写时年七十”并盖上了“诸”、“乐三大利”两枚印章,又在画的左下角加盖了一方闲章“自力更生”。

我知道,凡盖有“乐三大利”的画必为先生自己也极满意之作,而紫藤是先生最喜欢也最拿手的,但极少画横幅。只见这画面右侧是两三根老藤苍劲柔韧,互绕着大有横空出世之势; 左侧是一束束紫藤花叶层叠着疏密有间,数条藤蔓如在微风中飘逸着。题字落款在右侧上方空白处,直书共九行。整幅画既大气淋漓,又情趣满溢,使我视若至宝。后来乐三先生的学生、著名国画家吴永良兄来寒舍见此画时,也非常赞赏,以为此乃先生的上乘佳作。一些温州的收藏家欲出高价购买,均被我婉言拒之。每当我默默地观赏此画之时,常常会忆及乐三先生生前对我的关爱之情。

当年我投身梨园,开始学的是老生,启蒙老师是筱月红先生,学的是《辕门斩子》。后来分配到杭州京剧团,老师们发现我的小嗓子特别脆亮,扮相也好,就让我改学小生,并拜京剧著名小生叶鸣兰先生为师。我从小就喜欢涂涂写写,还临摹过《芥子园画谱》。那时候剧团资料室里有一位李明先生,即现已离休的杭州著名书画家鲁知深先生,我常去资料室玩,他常有指点我。叶鸣兰先生与诸乐三先生交情很深,便带我到诸乐三先生家里去玩,使我有幸得识先生,那大概是1959年5月的事情,我15岁。乐三先生乃安吉人氏,口音与我的家乡塘栖很接近,言谈之间便亲近了许多。先生的夫人也很喜欢我,久而久之,我与先生的两个儿子诸涵、诸鼎便视若兄弟一般。

我第一次有求于先生是请他替我写一枚“叶平”的私章,意在学习篆刻,私章系初中一年级的同窗好友姚胜初所赠,那是一枚四面浮雕着一幅梅花的寿山石,由我老师叶鸣兰先生送到乐三先生家中。数日后取回,除了印面上有乐三先生墨写了的繁体“叶平”二字,还有一张小宣纸上写着“此章须刻白文,仿秦小钵白文笔意,要依照墨线刻去”。我老师说,这是乐三先生写下的嘱咐,他要你刻好之后拿去给他看看!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得到乐三先生的墨迹,我爱如珍宝。“文革”中丢了不少东西,唯此仅寸半见方的一张小宣纸,当时夹在一本书当中,许多年后被我意外发现,真是喜出望外,此亦可见乐三先生身为国画大师和蔼来易、对我关爱之深可见一斑。私章刻好之后,我去乐三先生家面呈之,先生即操刀为我一边修正,一边讲述篆刻的技法,使我十分感动,这私章也一直用到了今天。先生还将自己篆刻的一方印与边款以红黑两色拓之,写上“叶平同志志喜刻印拓近作一方与之以资磋功”,给我极大的鼓励。我学写古体诗,真正的启蒙老师也应该是乐三先生,他曾经送我一本有关声律启蒙的书。我第一次发表在《经济生活报》副刊上的七律《超山赏梅归途即景》,责任编辑是著名作家张抗抗的父亲张白怀先生,此诗就是由乐三先生润笔改动之后才平仄相当又更添诗意的:“超山梅蕊点春衣,归去余香带落晖。十里梅林花似雪,一番新雨绿苗肥……”至今我还尚能背诵。

1962年底,为求自己在京剧艺术上的提高和发展,我调到了温州京剧团。每去杭州,必去乐三先生家小住。“文革”期间,我曾从乐三先生处取来好多幅他书写的毛主席诗词条幅,惜无一自存,先后均转赠给了热爱乐三先生书法的友人。唯有为乐清周守华兄主编的内刊《雁荡》见刊之后,便几次催取,方由周守华兄奉还于我。这些,现今都成了乐三先生宝贵的遗墨。先生还曾经对我说过自己“乐三”的本意,乃指一生嗜好金石书画和岐黄之术。而我也早就听说过,先生除金石书画方面的高超造诣,亦曾悬壶济世,他的中医医术曾十分出名,并且还收藏着自己往昔行医之时的很多药方和诊治手记。有一位好心人闻讯致函先生,称自己愿意为先生“整理这些行医心得效力”。先生为此曾征求过我的意见,当时我却怕被江湖骗子所误而表示反对。还有一次,德清来人拿一张未落款的荷花,称乃是吴昌硕大师手迹,请先生予以鉴定。先生见画便笑道:“这是我早年之作,并非昌硕先生所画,千万不要以此损害先生大名……”便另画一幅落款相赠,来人亦将此画物归原主,喜喜欢欢而去,当时我就在场。一次我回杭休假,从塘栖买了两头甲鱼,又带着两瓶超山的青梅酒去拜望乐三先生与夫人。先生很高兴,餐后与我在西湖畔散步,先生指着树枝间时啼时歇的小鸟对我说:“小鸟唱歌没有罪,怕的就是外界的干扰与伤害……做人也一样,要沉得住气……又能常常反思自己,这没有什么坏处。”先生又说:“我看西湖不变中有变,要看到这 ‘变’很不容易,不注意变化的微妙,看得再多也没啥意思……”

先生生前极为推崇黄宾虹先生,黄老九十高龄时双目几乎失明,后复明而其画风蜕变,由溯源传统、师法自然竟通融于当代西画,渐入化境。诸先生对黄老衰病之年变法,时有赞叹,以为他是中国山水画的一代宗师,是一座尚无人超越的高峰。先生还经常和我讲述吴昌硕大量的画坛轶事,在他晚年时还曾对我说过:“齐白石说‘似我者死’,这很有道理。我现在常常想的是怎样从八大山人和石涛和尚这两者之间,走出我自己的一条路子来……”乐三先生对我的谆谆教诲和对国画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让我一生受用。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