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永嘉狩猎队一枪猎杀“野猪王” 十几年为村民除掉野猪700头

2017/08/09 07:16 来源:温州晚报 编辑:叶卉 浏览:3403

临近秋季,野猪大举出没,山村作物深受其害……

狩猎队员抬着猎杀的“野猪王”
狩猎队长袁胜鹏(右)与队员及猎犬

清晨第一缕阳关照过山岗。

埋伏多时的袁胜鹏就指挥着狩猎队,顺着提前侦查的野猪脚印,慢慢包围野猪窝。

队里最强壮的猎犬打前阵,灌木丛中传出一声瘆人的嚎叫,随即冲出一只青面獠牙的野猪。

30米,所有人不能开枪;

20米,猎人们依然纹丝不动;

10米,野猪脖子上的鬃毛清晰可见,可还没到决一胜负的时刻;

5米、4米、3米,“砰”的一声,一天的追踪、潜伏,往往只能换来一次开枪的机会,子弹穿过野猪的心脏,一击毙命。

这样的狩猎,他们已经坚持了十几年,足迹遍布永嘉所有闹过“野猪患”的乡镇,帮十里八乡的村民们保住田里的收成。

□晚报记者 叶雄伟 文/摄 实习生 魏嘉萱

 

一枪解决240斤的野猪

村民拍手称赞

昨天下午,在永嘉县沙头镇马田村旁的林场里,记者见到了刚狩猎回来的袁胜鹏,他就是花坦狩猎队队长。

今年52岁的他,穿着迷彩服背着霰弹猎枪,神采奕奕。

前些日子,他带队在永嘉县岩头镇上泛村一枪除掉“野猪王”的事迹,在当地传为美谈。

这个上泛村位于深山老林间,村里的青壮年全部外出谋生,留守的老人小孩无力抵抗肆虐已久的野猪,只能眼睁睁得看着野猪糟蹋庄稼。

村民乌年妹说,有头体型硕大的“野猪王”特别猖狂,经常骚扰村庄,他们只好向花坦狩猎队求助。

7月16日,接到村民电话后,袁胜鹏连夜召集三名队员,第二天凌晨3点起床集合,天没亮前就赶到上泛村。

他们带着6条猎犬分头搜索,每名队员相隔三四百米,一声不吭地爬过交错的沟壑、走出丛生的荆棘,在早上7点前找到野猪窝。

猎队队员们呈包围队形,各自卧倒在岩石或大树的一侧,等在最佳射击机会。

确定队员们全部到位后,袁胜鹏喊了声“上”。

猎犬首领“老师犬”带队冲锋,不料对面的“野猪王”异常凶悍,久经沙场的“老师犬”仅一个回合,就被“野猪王”一口咬断脖子。

看到首领牺牲,其他猎犬在副首领“狼狗变”的率领下,怒吼着冲向“野猪王”,很快把它困在灌木丛里。

离野猪最近的狩猎队员朱家章趁机飞奔而来,在3米远的位置开枪,“野猪王”应声倒地,过秤一称,它有240多斤重。

上泛村一名村干部说,村里有七八百亩的地,大家的生活都靠这些作物,但这猪患一直让大家无可奈何,狩猎队免费来为民除害,村民们也是满怀感激、拍手称赞的。

 

一年最多猎杀上百头

累计击毙700多头

队长袁胜鹏说,狩猎队成立十几年来,一直在帮永嘉的村民除野猪,累积下来一共猎杀700多头野猪,2010年一年就打死上百头野猪。

这样的战绩,在整个温州狩猎界,也算名列前茅,花坦狩猎队名头越来越响。袁胜鹏也有些感慨,临近秋天,稻谷快成熟了,野猪大举出没,现在每天都能接到两三个求助电话,可他们一周最多狩猎两次,实在是忙不过来。

袁胜鹏是马田村人,他从16岁起就跟村里的长辈进山打猎,练就了一身追踪、射击的好本领。

随着野猪的泛滥成灾,在村民们的强烈要求下,沙头镇牵头成立了花坦狩猎队,经验丰富的袁胜鹏马上报名,几年后成为第二任队长。

在他的带领下,狩猎队的狩猎成功率达到80%以上。

“对付野猪,我们肯定要小心再小心。野猪嗅觉听觉非常敏感,有些甚至在百米外就能发现有人靠近,一旦它动怒反击,那力道很猛。”袁胜鹏回忆,上周日,他也带队去岩头狩猎,追击一只肚子中枪的野猪,可它突然从上坡冲下,把他撞倒后逃跑,他马上起身带着猎犬追了两个山湾,终于一枪击毙有些虚脱的野猪,当晚,猎队吃起一大锅野猪汤。

他说,这种情况也很少,因为狩猎野猪讲究近距离一枪毙命,远了打不中,还容易误伤他人,放近打准确度高,可单发的猎枪让他们没有开第二枪的机会,所以,当猎人心态稳定最重要,有经验的猎人往往等到野猪跑到三米内才开枪。

 

50多只猎犬先后“牺牲”

猎队也后继乏人

惊险刺激的狩猎生活,也让袁胜鹏和队员们乐此不疲,但他们也有些苦恼。

“你听听觉得很好玩,真让你来长期打野猪,你也受不了。从早到晚翻山越岭,还要顶着严寒酷暑、蚊虫蛇蚁,我们队一共有10个人,真正在打猎的只有5个,年纪最小的也有40多岁了,年轻人吃不了苦都不愿意来。”袁胜鹏说,这四五年来,狩猎队从没进过新队员,等他们这批老猎人退休,不知道再发生“野猪患”该怎么办。

比起远期的困境,袁胜鹏更担心眼下的难处,狩猎队缺乏经费。

他说,打野猪需要专业猎犬,品质好的猎犬动辄身价还几万元,便宜点的也要上万元,狩猎队成立以来已经有50多只猎犬丧生,虽然野猪肉可以由他们自行处理,但也赚不了多少钱,这些年来,基本都是靠队员们自掏腰包和一些本地的好心老板赞助。

提起猎犬,袁胜鹏还有很多话想说,他印象最深刻的跟了他十几年的“黄毛犬”,虽然是本地狗,血统并不出众,但战斗力很强,靠着游击战术,能单挑一头成年公野猪,换作其他猎犬,两三只才能打败一头野猪。

但在五年前的一场狩猎中,“黄毛犬”腹部被野猪用獠牙挑破而“牺牲”。

袁胜鹏,杀了野猪为“黄毛犬”报仇,还在林场旁的山林里,为爱犬挖了个坟,“它是太老了,跑不动了”。

永嘉县公安局沙头派出所民警王富强告诉记者,袁胜鹏等人有《持枪证》和《狩猎证》,可以合法狩猎野猪,他们的枪支平时也会交由派出所严格管理,需要用时,再申请拿枪,如果有人在没有《持枪证》和《狩猎证》的情况下私自持枪狩猎,则涉嫌违法甚至犯罪。

 

@新闻+

温州一共有552名合法猎人

市林业局行政审批和资源林政处副处长陈炎介绍,温州地区登记有68支猎队,共有552名持有《狩猎证》的猎人。

“林业部门发放《狩猎证》,主要是在兽患猖獗的情况下,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生态平衡,并不是为了满足一些人的狩猎爱好。”陈炎说,想取得《狩猎证》有一系列流程,报名者需要通过资格验证,比如符合身体健康、没有违法犯罪记录以及属于农业户口等要求,如果要用到枪,还得另外向公安部门申请。

他还说,目前温州范围允许狩猎的,主要就是作为省一般保护动物的野猪,其他受保护的野生动物也不能私自猎杀。

温州的野猪到底多不多?

在采访中,不少村民抱怨野猪成灾,但温州的野猪真的变多了吗?

温州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会长刘鸣说,温州到底有多少野猪,没有专门的调查,把所有县(市、区)的野猪都加起来,估计有一万来头,但这不是权威数据,他们没有发现温州的野猪群有增加的迹象。

他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就进山打猎,但没听说过温州有野猪,那个年代,村民蜂拥进山砍柴禾,灌木丛和茅草丛破坏殆尽,野猪失去藏身之地无法生存,到上世纪80年代以后,老百姓开始流行用煤气,灌木丛和茅草丛开始恢复,一些从福建等外省的野猪来到温州“定居”,野猪数量开始多起来,到上世纪90年代,野猪成灾,大量狩猎队相继成立,野猪数量开始下降。

等到电网、野猪夹普及后,野猪群更是“四面楚歌”,持续十几年的“人猪大战”基本成定局。

“温州没有大规模的野猪群,公野猪喜欢独居,一般都是一头母野猪带着两三只小野猪出来活动,但就是这样的小野猪群,活动范围也能达到50平方公里,很多村庄受灾严重,为患的可能就是同一个小野猪群,其实野猪实际数量并不多。”刘鸣分析道,综合温州各猎队报上来的情况,他们每年打死的野猪也不过几百头。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