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 新闻播报 > 温州新闻

母子滇藏观鸟行

2017/09/13 07:20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童昭武 浏览:1828

童和棕尾虹雉,近在咫尺。 王小宁 摄
三趾翠鸟。 林建波 摄
带上儿子,去遇见奇妙的大自然,遇见更好的自己。 王小宁提供
绿胸八色鸫。 林建波 摄

这个暑期,温州的鸟人(爱鸟人的自称)妈妈王小宁带着十岁的儿子童,进行了一个月的观鸟行动,他们先是和另外两家人一起自驾云南,接着母子俩继续走进西藏,尽享高原观鸟观兽的乐趣,也使自己的人生超越了一定的海拔。本刊今日选登鸟人妈妈观鸟日记的部分精彩片段,以飨读者。 ——编者

王小宁

在时光的巨流中,总有一些闪光的时刻,让你我有力量面对俗世繁琐。离家,遇见奇妙的大自然,遇见闪光的时刻,遇见更好的自己,探索世界,满足童和我对世界的好奇心,是我旅行的最初动力。

为什么今年夏天要带童自驾云南、走进西藏、观鸟滇藏?

选择去云南,准确地说,是去滇西盈江,首先因为盈江有560多种鸟,占了全国鸟种1458种的四成。尽管夏天是云南的雨季,路况欠佳,鸟种也相对冬季少些,但依然可以看见国内其他省份少见的鸟,比如鹦鹉、八色鸫,它们是童的生日愿望种,小鸟人铉童尤其希望今年可以看见鹦鹉,更何况盈江还有艳丽的热带鸟儿,比如犀鸟。

为什么要去西藏?我没有很重的西藏情结,文艺青年倒背如流的一百个去西藏的理由,并没说服我。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世界屋脊”,生活着绚丽多姿的高原物种。一些名字中含“藏”的特有鸟类,几乎只分布在西藏,如藏鸫、青藏白腰雨燕、藏马鸡、藏雪鸡;七彩斑斓宛若彩虹的棕尾虹雉也只分布在狭窄的青藏高原东南部,所以我太想跟童分享高原观鸟观兽的乐趣。

而对于来自平原地区的我们,第三极稀薄的空气,易发高原反应,这是一个挑战。遇见状况,撤下高原,这样的情形,2014年我们遇见过。那年夏天,我家和可昕家暑假一块自驾318川藏线,在塔公草原呆一周后,依然高原反应,不得已改变行程。从那时起,青藏高原上天蓝草绿繁花遍地的夏季美景深深刻在脑海,时时呼唤我们重返第三极。

面对困难,突破自我,是男孩历练人生的必修课。妈妈无惧,男孩更会充满勇气。而对于鸟人来说,某些鸟儿,看见它,意味着你的人生超越了一定的海拔。夏季,藏马鸡高至海拔3000-4000米,血雉高至海拔3500-4500米,藏雪鸡、棕尾虹雉高至海拔4500米。在我和十周岁童的鸟种清单里面增加它们,超越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高度,显然,是一种激励,西藏就这样列入了行程。能成行吗?是否会遇见2014年的情况下撤高原?出发前,这一切皆是未知数。

第一次“蹲坑”观鸟

8月5日上午,第一次体验“蹲坑”观鸟。所谓蹲坑,是鸟友们对守塘观鸟方式的戏称,只因鸟塘设有水坑。静静守在百花岭山民搭好的7号鸟塘伪装网后等鸟儿出现。短短两小时,我们仿佛掉进了鸟坑——蓝喉拟啄木鸟的叫声中,好几群红喉山鹧鸪拖家带口地光顾了鸟塘;锈额斑翅鹛吃饱了互相梳理起羽毛,就在我们眼皮底下大秀恩爱;一只红翅薮鹛喂起另一只;栗臀鳾在树干上秀它最擅长的倒走绝技;罕见的蓝翅噪鹛也现身了;宽阔水见过的赤尾噪鹛、蓝翅希鹛超近距离,包看细节。于是我们看清了一只赤尾噪鹛上嘴弯起,它用下嘴戳到食物送进嘴里。塘主说这只赤尾噪鹛是百花岭的明星鸟。要是在野外,它恐怕早就活不下去了,但是在百花岭,依靠各个塘投的食物,它活成了明星鸟。

童和我讨论起百花岭鸟塘设置的利弊。百花岭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高黎贡山旁东坡的小村庄,这里繁衍生息着400余种鸟类,是国内著名的观鸟点。百花岭住着两千多人,2011年后,百花岭观鸟、拍鸟骤然升温。每年10月至次年5月,国内乃至国外的鸟类专家、爱好者来到百花岭,挤爆了村子。鸟塘的设置,改变了当地村民的观念,让他们从最初的打鸟、用捕鸟网抓鸟变成爱鸟护鸟保护森林的“义务护鸟人”。林子大了,生态好了,鸟更多了,百花岭的旅游、饮食、住宿等服务业得到了发展,当地百姓收入明显提高,百花岭就这样发展为国内著名的观鸟、拍鸟圣地。这是设置鸟塘的优点,设鸟塘的弊端则是鸟儿的觅食、和人的关系等受到影响。相比之下,这些年来百花岭村民护鸟意识提升了、鸟儿得到保护、生态变好了,整体利大于弊。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更爱野外边走边看刷鸟,蹲坑似乎更适合年纪大点的大爷大妈们。因为蹲坑,童小朋友被戏称为“童大爷”。蹲完坑,我们这些新鲜出炉的“大爷大妈”继续野刷。

盈江果然是观鸟圣地

终于到观鸟圣地盈江了!夏天是盈江雨季,这个季节到盈江观鸟是个不太明智的选择。但我依然庆幸,坚持去了盈江。

坐在楼下街头早点铺一人一碗粉。一抬头每个人就都加了新种。宾馆屋顶几只八哥,无冠羽,眼周裸露皮肤黄色,这是家八哥。

吃完粉,今天我们的一个目标鸟种是童想看的生日愿望种——各种鹦鹉,今天可有缘愿望成真?来盈江前小乐(曾祥乐)就不停跟我强调说花头鹦鹉不一定能看得见,这种世界濒危动物在云南消失近百年的鸟儿于2014年再次在盈江被发现,引起轰动。

看完湿地的鸟儿,去看榕树王。

铜壁关大榕树,又称中国榕树王,位于云南盈江县铜壁关老刀弄寨旁的亚热带雨林之中,距离县城约30公里。站在树下仰望大树,被震撼了。温州遍地小叶榕,大榕树没少看,但这么大的,第一次见着。榕树王树高约40米,数数粗粗的下垂的气生根有100多根,落地生成树干,远远看去,犹如一片小树林,故又叫“独树成林”。 据专家考证,此树约有300年的树龄,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大、气生根最多的榕树。童站树下,如此渺小。

离开榕树王回车上后,可昕和蔚妈都在裤腿里翻出了蚂蟥,好在还没吸血,蚂蟥还细细瘦瘦的,她们俩都很淡定。

傍晚3点多,车至盈江坝区江边农田,“花头鹦鹉!”小乐指着江边小树,迅速调好单筒望远镜。我们凑过去看,头部灰色,喉部不黑,是只花头鹦鹉雌鸟。童的生日愿望实现了!我们都很开心!还是珍稀少见的花头鹦鹉!太幸运了!

“还有,看边上,有两只绯胸鹦鹉,一对。”小乐又提醒我们。花头鹦鹉喜欢和绯胸鹦鹉混群,果然找到花头鹦鹉,边上就有绯胸鹦鹉呀。赶紧看看树上两只绯胸鹦鹉,哪只雄鸟,哪只雌鸟?绯胸鹦鹉的胸是绯红色的,高处的绯胸鹦鹉红嘴,这就是雄鸟了。

童很高兴,生日愿望放大实现了。还会遇见别的鹦鹉不?我们开开心心继续驾车去洪崩河。门口三个显著的犀鸟雕塑提醒我们到犀鸟谷了。

才进谷,就见峡谷大片玉米地上空扑过来六十余只鸟,灰头绿身体,排得整整齐齐,像小李飞刀嗖嗖嗖甩出去几十把刀,集体扑到玉米地里。看起来灰头鹦鹉喜欢在树上栖息,吃玉米地里的玉米。又收获一只鹦鹉,今天是幸运的鹦鹉日!

和“彩虹”一起

从拉萨到卡久寺,晴、雨、冰雹、雪,一路四季。白色雪山冰川、绿色草原、蓝色湖泊、棕色峡谷,藏南秘境在车窗外画卷般展开。我们就在画里攀升高度,到达我和童人生的最高海拔——蒙达拉山口5363米,据说比珠峰大本营还要高。忍得住高海拔不断袭来的头晕,就能欣赏高原的壮丽和惊险。斑头雁、赤麻鸭、黑颈鹤、大鵟、高原兔、鼠兔,动物们是高原灵动的点缀。

经过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秀美的羊卓雍措和5000米海拔寂寞壮观的普莫雍措,穿过惊险的悬崖壁挂公路,我们来到卡久寺。我们两个胆子并不大的鸟人,居然追着鸡跑到这儿。

“你有没见过这么小的鸟人来这儿看鸡吗?”石头问。卡久寺饭馆老板看着童:“鸡比他都大。”

第二天清晨7点半,从印度洋吹来的暖湿气流被拦住,卡久寺后山间晨雾升起,对面是不丹。我和童看着眼前的景象,醉了。黄花遍地的山坡位于寺后小树林边上,小树林的枝头挂着其他地方罕见的苔藓,这是空气纯净的标志。坡上两只棕尾虹雉雄鸟带着其他棕尾虹雉正在觅食。棕尾虹雉很罕见,只分布于西藏南部及东南部海拔3000~4100米的有限地区。仔细看棕尾虹雉雄鸟浑身紫绿色,上背白腹黑,蓝绿眼和翅,脖红尾棕,紫绿色冠羽,这哪是鸟,分明是天上的彩虹落入凡尘。我和童慢慢靠近这道彩虹,静静和“彩虹”呆在一起。

“彩虹”完全不理人,不慌不忙吃着早餐,甚至走到我面前使劲抖了抖羽毛,落下一片紫绿色的侧羽,扬长而去。

清脆的铃铛声惊醒了我,转经的藏民来了。叮当叮当,棕尾虹雉依然不受打扰。

为什么这里的野生动物不怕人呢?我禁不住找起答案。在卡久寺后山上,有一位老人独居深山,山间野生动物都是他的朋友。每天清晨,老人在院子里摆上满满一盆食物。我跟着山间一只小赤斑羚,进了老人家院门,院子里三只赤斑羚抢着食,刚脱落了羊角的赤斑羚独占食盆,其他赤斑羚一靠近就会被它拱走。赤斑羚们吃东西的时候,树上星鸦、山斑鸠、黑顶噪鹛们已在排队。

喝着甜茶,卡久寺茶馆的藏民说:“动物是守护神,要保护。”遇见动物,藏民们就掏出自己的食物喂喂喂,绝不伤害它们。久而久之,动物们也十分信任藏民。藏民们过着简单质朴的生活,夏季常带着酥油茶甜茶到野外,晒着太阳过林卡(野餐),就是藏民最爱的好日子。而我希望这样的阳光可以一样照到家乡,照耀人类,也照耀着野生动物,再没有比这更美的了。

一米外,手摸鸡

8月17日,拉萨,天蒙蒙亮。7点出门,包车跟石头去雄色寺寻找西藏特有的鸟种——藏马鸡和藏雪鸡。

随着海拔提升,山路拐来拐去,一段比较短的稍直的路,立马一个180度急转弯拐回来,这是童最不喜欢的“手指路”。没拐了几根“手指”,童就喊头晕,要求靠边休息。缓一阵子,继续上山。终于到了雄色寺停车场。接下来的行程就要靠双腿爬山了。

平原地区来的人在青藏高原走路已属不易,没人会傻到给自己定个西藏爬山的行程,你要是找小伙伴约伴拉萨爬山,一准会没朋友。对低海拔地区人们来说,坐车上高原已经因缺氧而很易高原反应,更何况是耗氧的爬山,而对鸟人来说另一重挑战来自负重爬山,因为想用影像纪录鸟,就必须扛上沉沉的相机。更何况雄色寺比拉萨市区高多了,雄色寺的宫殿分了两处,一处离停车场近,海拔4100米,权且称它前殿,另一处我抬头看了下,心凉了一半,蚂蚁般大小的宫殿,4650米高海拔,暂叫它后殿,我和童爬得上去么?

先去收获个藏马鸡再说。这样想着,我们三个慢慢爬上了雄色寺前殿。一路走来,遇见的都是对我们微笑的裹着红色僧衣的尼姑。雄色寺是拉萨最大的尼姑寺院,也是著名的观鸟点。这里有其他地方不容易见着的藏马鸡和藏雪鸡,冬季,由于尼姑们长期投喂,藏马鸡每天清晨会下山到寺院后的山坡上。今早它们有没赴约呢?

我们穿过雄色寺前殿,很快看见了答案,山坡上十来只藏马鸡正悠闲进食。啊,这就遇见拖着深蓝色尾羽的藏马鸡,太容易了吧!我和童轻轻走过去,慢慢靠近藏马鸡,它们就在坡上、塔上、树上啄食着。尽管有了布达拉宫后面龙王潭遇见鸟儿不怕人的体验,但是藏马鸡可以离多近还是未知数。童慢慢靠近,直到幸福地蹲在它们面前,一米外,手摸鸡!童看看鸡,又笑着看看我,眼里全是幸福的笑意。

石头帮我们记录下和藏马鸡在一起的幸福时刻。藏马鸡群里有一只个头小,羽毛还没长开的亚成藏马鸡,亦步亦趋跟着大鸟,哈,就像童跟着我一样。

观藏马鸡的时候,小鸟们也蹦出来,一只红色的鸟儿跳到藏马鸡呆的栒子树上,是不常见的红眉松雀雄鸟。一点不怕人地啄着果子和嫩叶,近得手机可拍视频。

看够了藏马鸡和红眉松雀,我们也休息够了,继续往上找藏雪鸡。边走边观路上的小鸟。“朱雀,前面路边树上有朱雀。”石头一提醒,我忘了身在高原,立马稍稍加快速度小跑几步背着相机就赶过去。在平原很容易做到的手持镜头拍鸟,此刻,我的双手竟然抖得握不住相机。使劲调整呼吸,拍好曙红朱雀,发现这阵小跑竟然让人直喘气、头晕冷汗、双腿发软、心跳加快,快得感觉这颗心似乎不是自己的,就要跳出胸膛。身体不受控制,一阵心慌,不由恐惧起来,传说中的高原反应,这时候发作起来,怎么办?石头和童看出我的不对劲,陪我原地站着休息。

休息还是坚持?这个选择是滇藏行最难的,比选择返回温州还是去拉萨还要难,后者是在相对不缺氧的丽江做的决定,而前者是在喘不上气的4000多米高海拔的雄色寺。我决定吃点东西补充点能量再做决定。终于有了心脏属于自己的感觉。看看童状态还好,想跟童一起看藏雪鸡的念头占了上风,我决定继续往前,只要我能控制自己不跑,慢慢挪,走到哪都是我人生徒步到达的最高海拔。

鼓励着童和我一路往上面挪,这段路挪得很困难,童和我不时因头晕喘气而停下休息。一路上山,石头一直提醒童不要去摸植物,碰到叶片长刺的高原荨麻,蛰到了手会又痛又痒。等我被蜇到,才发现防不胜防。随着海拔升高,路边小树丛越来越少,代之以一丛丛的高颜值草本植物,玫红色贴地长的刺叶点地梅,山石坡上蓝色的毛果草。路边也常会跳出鸟儿,像一个个让人惊喜的奖励,艳红色的拟大朱雀、一路鸣叫的灰腹噪鹛、蹦蹦跳跳麻麻丑丑的大草鹛、岩石上蹦跶的褐岩鹨、胸口一抹褐色的鸲岩鹨,我和童的个人新种数迅速增加。

上山路上遇见的行人很少,一个家里人陪着的藏族老人,两个修行的尼姑,一个去后殿的喇嘛,多数是藏民。每个人遇见我们,都给童童竖大拇指,童是石头带过的上雄色寺观鸟的鸟人中年龄最小的。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