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昔年烽火淬炼今日岭底

2017/11/15 07:28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恋莉 浏览:2466

浙南游击纵队括苍支队成立70周年暨周丕振同志诞辰100周年特别报道——


第三支队长周丕振在黄岩各界人民欢迎大会上讲话,宣布黄岩县城和平解放。


乐清市委书记林亦俊和周丕振儿子周奇山亲切握手。


11月13日上午书画展开幕式。


11月13日下午周丕振故居揭牌仪式。


1948年10月12日,周丕振、郑梅欣率括苍支队第三中队、第一中队一部歼灭驻温岭岙环镇的国民党温岭县保警第二中队,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25支、木壳枪7支、枪榴弹筒2个等。图为参战部队指战员回到雁荡山灵峰时的合影。


1948年8月18日参加会议成员在雁湖乡石门村的合影。


1960年2月周丕振与家人在南京合影。

温州日报记者 欧阳潇

从乐清市区驱车往北再行四五十分钟路程,便是乐清市岭底乡。岭底乡位于括苍山脉腹地,海拔400余米,到达岭底乡泽基村时,已绕了很久的盘山公路。当时,雨后的雾气正从层层叠叠的山峦间升腾,眼前雾气缭绕,恍若仙境。真的很难想象,70年前,这里曾烽火连片。也很难想象,一支游击队伍曾出没于这崇山峻岭之间,成为解放括苍山一带地区的主要力量。

乐清市岭底乡,孕育了浙南游击纵队括苍支队。今年,正值括苍支队成立70周年,支队长周丕振诞辰100周年,乐清市举办“重温革命历史 传承红色基因”系列活动予以纪念,记者得以前往乐清岭底,触摸这近百年前的“烽火狼烟”。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熔铸在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在新通过的《党章(修正案)》中,把继承革命文化明确写入党章——且看这有着乐清“井冈山”之称的岭底乡,是如何在昔年的烽火之中淬炼出今日的“精气神儿”。

 

风云际会当时人马动

在位于岭底乡泽基村的永乐人民抗日自卫游击总队纪念馆里,记者了解到浙南游击纵队括苍支队(简称“括苍支队”)的故事。

1944年10月,日军第二次入侵乐清,中共乐清县委审时度势,组建抗日武装,一支名为“乐清人民抗日武装基干队”便在乐清市山面乡(今岭底乡)成立,当时,这支队伍仅有13人枪。几经发展,后组建为永乐人民抗日自卫游击总队(简称“永乐总队”,“永”即永嘉,“乐”即乐清),这支队伍从13人枪发展到700余人。1947年9月,以永乐总队为基础的江北县队成立,11月15日,浙南特委决定将中共乐清中心县委改名为括苍中心县委,江北县队改名为浙南游击纵队括苍支队——括苍支队的名号由此诞生。而括苍支队的队长周丕振,便是泽基村人士,也是括苍游击根据地的主要创始人之一。

据中共乐清市委党史研究室、乐清市新四军历史研究室顾问、离休干部邵汉领整理的资料记载,从1944年10月基干队成立,到1949年8月括苍支队被整编入浙江军区为止,在这4年零10个月的岁月里,这支队伍经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两个时期,经过大小战斗近100次,歼敌6000余人,受过浙南特委3次传令嘉奖。在南下野战大军到达之前,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先后解放了玉环、永嘉(指瓯北)、乐清、温岭、黄岩诸县城,以及仙居县永安溪以南地区和临海县少部分地区,为括苍广大地区和浙南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卓越的贡献。

在纪念馆里,还陈列着邱清华、周丕振等括苍支队主要领导者的当年照片和塑像。而纪念馆外的苍山林海之间,便是这些游击队员们时时出没的战场之一。

 

山高水远苍茫有遗篇

据邵汉领整理的资料记载,括苍支队在成立之初,就表现出非同凡响的战斗力——至1948年11月上旬止,括苍支队向括苍山脉全面推进,先后发生了战斗20余次,永嘉境内陈岙山、岭头等地、黄岩境内山根、佛山岭等地,以及乐清虹桥、界牌岭等地,均是他们与敌交战的场所。括苍支队善于奇袭,常挑凌晨与深夜“打埋伏”,如1948年10月17日凌晨,周丕振、郑梅欣等在温岭县下风山包围敌军,毙伤、俘敌70余人;11月5日深夜,周丕振、邱清华又在虹桥率队袭击国民党浙保四团第二营营部及第八连,歼灭了全部敌人……从10月8日至11月5日,短短28天内,就于玉环、温岭、乐清等县境内“四战四捷”,获得了浙南特委的传令嘉奖。

这不免让国民党反动派当局胆战心惊,当时,立即在温州召开了“清剿”会议,由保安旅长陈柬夫坐镇虹桥指挥,针对瓯北地区“清剿”。然而,这瓯北“清剿”连连失利,在乐清界牌岭的一次战斗中,敌军部分部队甚至进入了括苍支队包围圈,被我方“反剿”了,不仅全部被歼灭,连作战计划和命令都被我方搜获。这连连败北的“清剿”让国民党反动派大为光火,国民党反动派当局浙江省保安司令部发出严厉弹劾:“研讨各区清剿部队未能主动求‘匪’作战,每战又均遭重大损失,……专从事草拟计划,发布命令,既不知己,又不知彼……直等于公文‘剿匪’。……拟请将一月来忽视任务之专员、旅长予以议处。”

然而,在这接连不断的战火中,岭底军民们付出很大的代价。例如,在1945年4月间,“剿匪”失败的国民党反动派一把火烧了泽基村及周边村庄2000多间房子,虽说村民们闻讯逃亡,但这一把火把村民为数不多的家产尽数烧毁。“很长一段时间,村民只能用茅草、木板重新搭建茅草屋。没有锅碗瓢盆,就只能烧柴禾,把瓦片当锅,煮东西吃。”泽基村现任村委会主任周丕贵说。

采访中,这一次“火烧泽基”被当地乡、村干部多次提及,很是唏嘘。他们谈到,火烧之后,当地百姓对周丕振等革命同志均没有埋怨,一如既往支持他们闹革命,掩护着他们战斗。

 

英魂聚散转眼是百年

如今的岭底乡,还可找寻到当年的痕迹。

在岭底乡湖上垟村,村支书林时状指着一大片岩壁中的凹陷说:“就在那个洞里,括苍支队以前在那开过会。”岩壁中还有几处山洞,林时状说,这些山洞内部空间不小,两头通透,游击队还曾在里面烧过饭。“这一大片山谷中都有着当年括苍支队的足迹。”林时会坦言,1947年12月2日,括苍中心县委成立后第一次扩大会议便是在这山谷中召开的。

在泽基村的一处山坡上,记者还看到一幢白墙黑瓦、坐北朝南的浙南民居,40余名工人正在刷墙、铺瓦、切木……忙得不可开交。周丕贵介绍,这正是周丕振的故居,他们正对其修缮改造,打算借纪念活动契机全面对外开放。

周丕振故居下方不远处,有一处红砖黑瓦的小瓦房。当地村民说,这块区域就是当时基干队成立的原址。而离开小瓦房再驱车绕一段路,便是永乐人民抗日自卫游击总队纪念馆,记者便是在这纪念馆里,看到了当年括苍支队留下来的报刊、文件、马包等物,看到他们留下来的一张张黑白照片……

周丕贵说,当年由13个人组成的基干队,就有5名是泽基人,不过,他们大多已作古,只有周夏杰、周双峰两人健在。周丕振老人则是在2002年9月去世的,但至今为止,村民们还与周丕振子女有着来往。“他的儿子周北海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曾在北京热情接待过我们,带着我们去一些景点游玩。”周丕贵回忆。

解放之后,周丕振虽在外工作,但常惦记着家乡父老,离休之后,常带着儿女回泽基看看。“我现在还记得,有一次,他看着泽基石头路说‘人民都翻身做主了,我们这些石头路也要翻身一下’,从此便为了泽基修路铺桥四处跑动,直到芙蓉至岭底的水泥路贯通。”

 

可圈可点如今重开卷

在乐清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何学考眼里,括苍支队留给乐清人民的,还有宝贵的精神财富。“比如,作为革命老区的岭底乡,真的有不一样的淳朴民风,他们始终团结互助,这一点,乐清人民也很好地继承了下来。” 何学考说,他翻阅了很多老同志的回忆录,里面曾不约而同提起“火烧泽基”事件。“好几个老同志说,群众从来未因此事埋怨过干革命的同志,反而一如既往帮助游击队战斗。这让老同志们非常感动。”这种良好的干群互助的精神,至今都得到了很好的传承。 他谈到,在乐清的乡镇、村居,无论是铺桥修路,还是征地拆迁,大多数村民都很理解支持。去年,岭底乡慈善分会成立,需筹集善款帮扶困难群众,岭底乡政府曾派人去北京、宁波找老乡支持,只去了两次便筹集到245万元善款。 “事实上,这些在外发展的乐清人也万分不易。”何学考说,他在北京时曾听闻,乐清人,如芙蓉、岭底人等在北京经商,创业之初几乎就靠着一台缝纫机“打天下”,白天连夜赶制服装,累了就在地铺上打个盹,第二天就将服装送往大红门商场摆摊售卖。“听他们讲述创业故事,可以感受到,这革命老区艰苦创业、不畏艰辛的精神也在乐清一并传承了下来。” 近日,随着“重温革命历史 传承红色基因”系列活动开展,乐清愈发热闹——远足活动、书画展、纪念座谈会、主题晚会……逐一拉开序幕。11月11日,首场活动“重走游击路、再创新辉煌”远足活动开展时,正值天下大雨,却依然挡不住群众的参与热情。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 如今的乐清,在当年的革命烽火的打磨当中,淬炼出新的精神——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和安宁,汲取开拓进取的智慧和力量,以战斗的姿态,奋力开启乐清改革发展的新征程,为乐清“坚持二轮驱动、推进三大转型、建设四个城市”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而分布在括苍山脉中的“红色景点”,也正在统一规划当中,它们将被连点成线、修复原貌,成为让游客瞻仰、领略革命风采、宣扬革命文化的场所,成为助推乐清社会经济发展的精神力量之源泉。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