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故乡的雪

2018/02/14 12:30 来源:温州日报全媒体 编辑:王一川 浏览:2698

  • 本文导读:孩提时,台历撕过“冬至”以后,就意味着将进入年关,南方的孩子就会知道,真正的冬天已经开始,而他们所期盼下雪的日子也即将临近。
  • 3

 温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乐天

孩提时,台历撕过“冬至”以后,就意味着将进入年关,南方的孩子就会知道,真正的冬天已经开始,而他们所期盼下雪的日子也即将临近。

通常在一个特别寒冷的下午,没有阳光,天空开始阴沉下来,泛着点白光,没有一丝风,坐在四壁透风的教室里,全身冷如冰窖,双脚都冻得快要麻木了,可我们却充满着对雪到来的期待。放学铃声一响,大家便随手抄起书包,从教室一涌而出,一路大声呼叫着,追逐着。一会儿,果然下起了窸窸窣窣的雪霰子,打落在身上、头顶,痒痒的、冰冰的,有时还会倏地钻进脖子里去了,用手去抓,却已杳无踪迹。紧接着,晶莹剔透、洁白纯洁的雪花就开始无声无息地斜刺里飘落。行人的头上、肩上很快栖息了点点的雪花。 “瑞雪兆丰年”,在乡亲们看来,下雪可是个好兆头,雪越大,就象征着来年将会带来好运。尤其是年关将近,大雪总是能适时而至,雪花在空中作诗意的飞扬,与远处零星的鞭炮一起渲染出几分童话意味,使乡村更加美丽迷人。

到了傍晚,一出门,外面已是一片雪白的世界,窗户、门台、屋顶、地面上积起了厚厚的一层雪,洁白的雪把天空映衬得又白又亮,仿佛白昼一样,而雪花已不像开始那样旋转飞舞,变得不紧不慢了。这时,我总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开始呼朋唤友,相约他们跑到雪地里嬉戏,因为雪地雪景总是孩子欢乐的天堂:堆雪人、打雪仗、滚雪球……堆雪人是我们小时候最喜欢玩的雪上游戏。可要堆好一个雪人却是一件颇不容易的事情,一般要几个人合作才行。大家先堆好腿部,再是胸部、双手,最后才堆脸部,在脸部塞了点装饰性的小物品分别做眼珠、鼻子、嘴巴、耳朵等,再戴顶帽子,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雪人了,它们显得非常温顺而又憨态可掬。而打雪仗自然是人愈多,玩得愈兴奋,大家揉起雪团作“子弹”,互相抛砸、撒欢,在雪地里摸爬滚打;不一会儿,雪很快地钻进了大家的手套、鞋子里,甚至滑进身体里,化成了水,直冻得个个直打哆嗦,而一些调皮的伙伴则乘别人玩耍之际,偷偷地将雪球塞进另一些孩子的后颈部,弄得他们非得脱掉外衣,弯下腰取出雪球才作罢。而许多正在玩兴中的孩子迟迟不愿回家。这时候,就会从远处隐隐约约地传来几声呼喊声,那是母亲在呼唤她晚归的孩子。可孩子们虽然手脸冻得通红,仍然乐此不疲,久久不愿回去。无奈之中,大人们只得强行拽着他们回家。

雪天里,乡村最热闹的地方该是稻田了。顺着细小的爪印走,野鸡会扑喇喇在眼前飞起,五彩的羽毛在雪地里宛如飞闪的精灵。狗儿在田地里相互追逐穿梭。这时候,孩子们会兴致盎然地玩起了抓麻雀——在光秃秃的田地中央,扫掉积雪,支起从家中偷偷带来的竹匾,撒上零星的稻谷,引诱麻雀来啄食。一群小伙伴蹲伏在田埂边,拉紧绳子,屏住呼吸,待众多麻雀啄得正酣时,便迅速一拽绳子,麻雀顿时被扣在竹匾里,成为瓮中之鳖,一串串捆绑起来,带回家经大人们一烹饪,则是一顿难得的美餐。

在我的记忆中,故乡的雪往往是连绵不断的小雪,无声地落了一夜,雪停的早晨就显得特别安静。为了防止积雪溶化后把道路弄得泥泞不堪,每户人家一早起来,都会自发去清扫道路上的积雪,因此,传过来的沙沙声都非常清晰。好多年以后,这沙沙声还时常在耳,每当忆起就觉得世间是这样安详,而心中又会生出无限的温暖。

江南的冰雪美丽却短暂,而化雪的日子是寒冷的,瓦房檐上挂着的透明剔亮的晶体融化后的水珠滴滴答答有节奏地轻敲在地面,虽刺骨逼人,但却显示出冬日别样的一种温馨。那时,我喜欢坐在厨房间的柴仓凳上,帮着父母干活,一边拉风箱,一边往灶膛里不时地添柴火,这样就可以在寒冷的雪天里达到御寒的目的。有时,我会把一只只小地瓜埋进已燃尽的灰堆里,让余烬慢悠悠地煨。煨地瓜当时是很受我们这些不谙厨事的孩子青睐。一个小时后,我和哥哥便相继从黑乎乎的灰烬里扒出软软的、焦黑的煨地瓜来,捧在手里,剥皮后,津津有味地吃着,这样“煨”出来的地瓜,不仅瓤儿黄亮、浓稠,而且味道甜软可口,往往使人感受到温馨的氛围,寻得别样的情趣。当然,这样简捷拙朴的一种吃法,在白雪皑皑的冬日里更加飘荡出浓浓的乡风,品味出甜甜的乡情。

前些日子,读到明代学者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文曰: 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雾凇沅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在这样大雪冰封的夜里,作者一人独往湖中欣赏雪景,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亭上竟然还有如此志同道合的知己,天涯遇知音的愉悦也化解了他心中的淡淡愁绪,于是应邀坐下同饮。大雪纷飞中,边赏雪景边与知己饮酒同乐,那毕竟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其实,要说到真正的雪景,是当我去了号称“中国雪乡”的黑龙江海林双峰林场后,才算充分领略和感受到雪的魅力,那才是当之无愧的大雪!整个大地笼罩在和谐的银白色之中,最厚积雪达一米多深,可深及游人的腰部,踏着松软的积雪,面对一个冰清玉洁的童话世界和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所有的人们都会情不自禁地变得童心未泯了。故乡的雪景与之相比,自然是“小巫见大巫”,但在我的眼里,毕竟北方的大雪对于南方人来讲是遥不可及的,在故乡的冬日里,只要有雪做伴,哪怕是一场小小的雪,就应当知足了,下雪的日子现在回忆起来依然是美好和温馨。

随着全球气候的逐渐变暖,故乡的雪景已成过去,堆雪人的日子也成了儿时的回忆,“大雪三日,上下一白”几乎成了童话,过去一年一年的白雪赋予我们的童年是欢乐而惊奇。现在,身处江南地区,下雪已成了一种莫大的奢侈。而雪天则只有到记忆中去寻觅了。只是时光如梭,我们的记忆又能留住多少逝去的美丽呢?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