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

等一树花开

2018/05/07 10:09 来源:温州日报全媒体 编辑:王一川 浏览:2260

 永嘉中学高一(3)班 陈依

三月过半。

学校体育馆前路口一隅的玉兰已是怒放。

玉白的花瓣攒成小巧精致的浅口,半斟着昨夜的雨露,像盛了半杯佳酿的白玉酒樽。细风缕缕,枝桠轻晃,再看又似古时世家小姐发间斜插的玲珑簪花,随着碎步盈盈微微晃动。

而当我继续向前走时,却发觉了这烂漫花丛间的一丝突兀。

转角处的那棵,仍是顶着一树的花苞,像是正沉睡着一般,丝毫没有开花的迹象,在这春意正闹的软白花海中格格不入。

大大问:“这棵玉兰怎么不开花呀?”

当时正上完班会课,班主任组织家长给我们录制新学期的寄语,家长们说的最多的一句便是“希望你能健康快乐地成长”。我便戏言:“不要给它太大压力,让它健康快乐地成长。”

虽是玩笑,却也对这棵不开花的玉兰上了心。

自此几天,路过这一隅玉兰,总会记得看看它开花了没有。但结果总是两人的异口同声:“它今天也没开。”

旁的花一日日开得愈盛,唯有这树特行独立,一如既往的沉寂,显得格外扎眼。

大大说:“我想它不会开花了。”

我不说话,可心里却也这么想着。

停了两天的雨又淅淅沥沥地下起来了。

斜风微雨固有一番滋味,可久阴的灰色天空看得多了也着实腻味,况且这雨不但没消停,势头还更盛了起来,踩着湿了一半的袜子的我心中有些不喜了。

正烦闷着,忽然想到了那棵树。

前些日里下了好一阵子雨都无果,我当然不指望这一场春雨的滋润能出现些什么奇迹来,只是听着雨砸在玻璃窗上的啪嗒声响却生出几分担忧来。

“花苞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落吧。”我安慰自己说。

这天再没路过,我是第二天去看的树。

地上铺了好一片落花,夹杂着其他植物的叶子,沾染了黄浊的泥水后有些脏污。

玉兰的花还是白的,只是不似先前一般白得耀眼,白的可爱了,许多花瓣都残缺不少了;而前几天才探出新绿的一棵,也并未显得精神了。

然而,这一棵不开花的树,却还是静静地,静静地顶着一树瘦削枝条上的花苞。

我说不清自己都怀了些什么情绪,大概有些庆幸吧,却也隐隐有几分失望。

我大概还对它寄存了两分希冀吧。

但是……

可是不管怎么说,花苞没有落,也代表着还有希望。

而希望,怎么会那么容易落下呢。

我不知道以前的一届届学生有没有和我一样等这棵树开花的,也不知道今年它究竟会不会开花。

对于后者,我的心里也许已经有了答案。或许它根本就是一棵不会开花的树,或许当这一圃玉兰都吐出新绿后,一些名曰脱落酸的激素将作用于托着那些可爱的花苞的花梗,然后,归于尘土。

可是那又怎样呢?来年春天,还会长出新的希望,也许在一场润物细无声的绵绵春雨过后,将绽出一个纯白色的奇迹。

我愿意等,付之以我的耐心。

等一树花开。

等一个奇迹。

指导老师:潘中南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