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

十二岁,我想——

2018/05/07 10:13 来源:温州日报全媒体 编辑:王一川 浏览:2612

 鹿城区蒲鞋市小学龟湖校区五(3)班 詹睿

十二岁那年,雪下遍了整个中国,唯独没有温州。

温州是几乎不会下雪的,可十二岁的我却是那么喜欢看雪景,玩雪人,我对雪的迷恋近乎痴近乎傻。

醒来,窗外,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我穿好衣服,跑出房门,动作麻利地像只追老鼠的小花猫。心怦怦地跳着,深深地吸一口气,蹑手蹑脚地走上前,轻轻地用手指去触摸那一抹白,生怕惊着了这片雪精灵。雪是那样的白,那样的厚,那样的多,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我迈着轻盈的步子,在雪中起舞。一个周末,爸妈为了满足我的痴恋,逃离了这座几乎不下雪的城市,带我来到这个常年积雪的深山,让我与雪来一次亲密接触。山里的空气是那么清新,白雪映衬下的天空明朗如镜,我禁不住想高歌一曲。天底下,望不到边的雪,虽不茫茫,但却如此清新。远处,在白色裹装中,一阵阵升腾的白雾,让人仿佛置身仙境,让人忘却了人间冷暖,不知现在是春夏还是秋冬。这是我十二岁看到的第一场雪,也是我来到这世间看到的第一场淋漓尽致的雪。这一场雪,是诗是歌是梦。雪是小巧的,踏着轻快的步伐。雪是浪漫的,如那鲜花飘洒;雪是快乐的,使生活的小船摇摆;雪是梦幻的,使你忘记忧伤。

欣赏这场雪,真的感触很深。十二岁的这场雪,不仅仅是赏雪,而是雪带给我的快乐与震撼,这场雪令我无法忘怀。

赏雪,玩雪。

“对,玩雪!”我立刻从地上捧起一团雪,慢慢地揉着,感受着雪的软、雪的冰。冰的感觉,而非冷的,我竟有种说不出的快活。我用心地搓着雪球,不一会儿,一个晶莹透彻的雪球做好了,好似一个汤圆,我竟想一口吞了它。我把它朝不远处的妹妹扔了过去。“啊”妹妹仿佛被电击了一下,转过头来,“愤怒”地对我说:“哥哥,你偷袭,你瞧看我的。”她立刻弯下身,抓起一把雪,朝我瞄准,“嗖”地扔出了雪球,正中我的脑袋。我躲着,反击着,雪像子弹一样,“嗖”“嗖”地在我们中间来回窜着,——我们俩就这样玩着,一点儿也不受拘束,我们为这场雪而兴奋着。梦幻的雪,快乐的雪。

莫里哀曾说过:“快乐有人分享,也就分外快乐,一个人再怎么幸福,没有人知道,心里也不满足。”赏雪玩雪都是相同的道理。我所追求的雪是快乐的,是分享的。我喜欢雪,胜过喜欢人间的草木。

十二岁,我想把时间定格在这片苍茫的世界。

指导老师:金晓霞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