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一手拿枪一手拿笔的日子

2018/09/12 08:4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345

■改革开放四十年·我的文化大事记有奖征文

卢浩

我从警三十五年,最大的收获就是亲身经历了公安四大警种的洗礼,侦办了数百起大要案件,指挥爆破拆除国内最高楼:中银烂尾楼,立功六次,嘉奖十六次。关键是获取了庞大的业务量和创作素材。这种经历,极大地刺激了我中文专业的发挥。

我1979年考入原温州师专中文专业,1982年毕业分配到市警校任教,两年后调入市公安局办公室当秘书,干的都是文职。1985年春末夏初,市政法系统组成工作团,赴金华十里丰、十里坪等劳改劳教场所,对第一次“严打”的劳教人员开展政治攻势。我捞到这次机会,直接和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对话,从而搜集到诸多创作素材。

政治攻势结束后,我得出结论,第一手资料远远优于二手,于是为写作选择警种。当时的公安局长盛从冲即将调任市人大副主任,我缠着他好说歹说,局长终于开了金口,我调入刑事侦查处。干刑警五年,发中篇小说三部,报告文学一部。

1990年,我从刑侦处调入预审处,继续我一手拿枪一手拿笔的生涯。预审处受理各业务部门移送的案件,创作素材不再宥于刑事案件,而是呈多元化拓展。

那年秋天某日,我接到市群艺馆孙维权老师的电话,说是全省群艺馆系统要举办故事大赛,让我写篇故事,让他带到省里参赛。那时,群艺馆办一本叫《圆柳》的杂志,杂志最火时,发行量每期达到八十万,只是后来被改为内刊。那几年,我连续在《圆柳》上发了两个中篇小说,《警灯闪烁》和《蛇年追捕令》,已经在那儿留了“案底”。

根据孙老师的要求,那个星期,我紧赶慢赶,赶出了《四号通道》这篇故事,约万把字。这篇故事倒是在全省比赛中得了一等奖,但奖金只有八十元,买一包软包装中华烟略有盈余,我心理不平衡。于是再花两个星期,把故事改成了小说,寄给了温州日报副刊。

当时的副刊部,由金城濠(我们称他为阿濠伯)领衔。他说副刊从来没有发过八千多字小说的先例,但他也没说退稿,只是说稿子先搁着,以后有机会再定夺。

不久,小说发表,我自信心满满,进行了艰苦的再创作,埋头苦干达半年之久,终于把八千字的短篇变成五万字的中篇,然后寄给法制日报(原中国法制报)。早在1986年,我根据自己侦办大要案件所获取的素材,写过一部中篇小说《铜奔马》和一部报告文学《第一次出击》,先后在中国法制报发表了,也在那儿留下了“案底”。尽管过去了许多年,当年的责任编辑也退休了,但《四号通道》还是连载了。随后,公安部金盾影视中心举办全国电影、电视剧本大奖赛,我把《四号通道》改编成电影剧本,还拿了个优秀奖。局里的公安报发了条消息,当时政治部还奖励我一千元。

干预审近五年,我也发了三部中篇小说,一部电影剧本。这是我创作的第一阶段,这个阶段之所以写出这么多东西,关键就是十年刑侦和预审的体验,火热的斗争生活为我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素材。

《四号通道》发表后,我与温州日报副刊部的关系也由松散型转为紧密型。又几年,侦破题材小说和影视已大大降温,我在阿濠伯等人的影响下,也从贪多求快、案例加形容词的侦破小说误区中慢慢走出来,回归书桌,强化阅读,认真写散文。

1997年底,我到治安行动队帮助工作,还是一以贯之的模式,以侦办系列涉黄涉赌案件为素材,创作了第一部十万多字的小长篇《特别行动队》,并在温州都市报上连载了。

岂知,这部小说竟受到局长老洪的关注。老洪原是杭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他到任后,颠覆了传统陈旧的工作模式和用人机制,推出了竞争上岗。我在治安处当了四年秘书科长后,通过竞争上岗,又当了四年的大队长。这八年,西线基本无战事,我处于停笔状态。

直到2006年,我调交警支队,大队长变教导员,成了理论上的一把手,此时才重新拾起中长篇小说写作,五年共创作三部长篇小说,约六十万字,都在报上连载了。这让我的写作自信重新回归了,今后我还会继续写下去。

温州市文联联合主办

温州市文艺志愿者协会联合承办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