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发现温州之美

2018/09/12 08:4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308

【人物名片】

邵强 高级编辑,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

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原常务理事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闻工作者协会原主席

邵强

 

“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民族像我们这样依恋故土的了。”一位著名的文化学者这么说过。这话说到我的心上去了。的确,这或许就是我们常说的“故乡情结”,抑或是“乡愁”吧。

我的故乡在温州。父亲在温州大南门经营一间油漆颜料店,我是在这里出生,度过少年时光的。1957年,17岁的我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离开了生养我的故乡。1958年,转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1961年大学毕业,响应国家号召,来到遥远的新疆,算起来已经离家61年了,回顾大半生,四分之三的岁月在异乡,在故乡的生活不到17年。

奇怪的是,故乡始终在我心中,故乡的山水,故乡的亲人,常常入梦来。我深爱大半辈子为之奋斗的美丽新疆,曾立下“埋骨无须桑梓地,我与天山共白头”的宏愿,但夜深人静时,却常常想起唐代诗人岺参“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的诗句。

在我心中,故乡是我的爱,但故乡并不美,几十年来,我走过很多地方,有国内的,国外的,总觉得他们比故乡大气、舒适。退休后,每隔三五年都要回趟老家,我发现,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经过父老乡亲的奋斗,温州变了许多,变得大气、舒适,变得美了。

温州的美,在颜值。记的1980年回家时,看到“文革十年”造成的“满目疮痍”:大街小巷堆满垃圾、瓦砾;汽车、人力车满大街横冲直闯;老屋后门谢池巷后巷连小小菲亚特也进不去;空气里,不时弥漫着一股股难闻的气味。用一句当时流行的话来概括,那叫“脏乱差”。

这些年,经过多年的治理整顿,故乡的面貌变了。我们温州中学五七——四班的同学,为纪念高中毕业60年,搞了个小聚会。来自全国各地的25个老同学齐聚鹿城,搞了两天活动,第一天,坐游轮游南塘河。在我的记忆中,南塘河很脏,有时还有点臭。可眼下的南塘河,清清亮亮,干干净净,游轮过处,泛起朵朵雪白的浪花。架在河上的两座桥,如同两道彩虹,把两岸连接起来。河两岸,不时闪现鳞次栉比的高楼,花团锦簇的绿地和幽静雅致的游廊。这一切,令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我们的当中有不少人有过日行黄浦江、夜游秦淮河的经历,我们觉得,游览南塘河的那份心情,更畅快。

在南塘街用餐后,我们继续参观温州中学新校区。记忆中的老校区,在五马街的尽头道司前,校门青砖黑瓦,庄严而朴素,可校园狭小,上千学生挤在一起,活动空间特别局促。来到老殿后新校区时,展现我们面前的,是一幅迥然不同的景象:校园中有六个面积不等的小岛,用五座不同风格的小桥连起来,五桥连六岛的美景,一下子把我们吸引住了,这简直是一座园林,一道风景!我曾在两所名校就读,见过北大的未名湖、博雅塔,到过人大的明德楼、世纪馆,作为一所中学,其风景,其环境,也有一样的美丽,一样的风流。

温州之美,在文化。故乡温州,文化名人辈出,文化积淀深厚,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过去,温州的文化没有充分展示,在一些人的眼里,温州只是一座经济之城,甚至认为温州是文化的沙漠。这是对故乡的误读。我们聚会的第二天,在温校友为我们做了精心的安排,游览楠溪江,参观市区文化带。上午,我们在游览了芙蓉村、苍坡村几个古村落之后,饶有兴趣地参观了著名温籍画家赵瑞椿作品展。赵瑞椿是温中老校友,1954年从温中毕业后,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此后潜心创作,成为中国画坛的知名人物。退休后,回到故乡,用了八年的时间创作了大型油画长卷——《永嘉旧事》。当我们在展厅看到这幅长卷真迹时,激动极了。长卷长达18米,再现了北宋时期楠溪江两岸的风土民情,描绘了古村落的秀山丽水,晴耕雨读的生活场景。长卷画了近400个人物,300多个牲口和飞鸟,个个形象生动,栩栩如生,人们把它称为永嘉版的“清明上河图”,这评价,我看不为过。

下午,在温州日报资深记者沈绍真的陪同下,我们参观了郑振铎纪念馆和南戏博物馆。过去,我只知道郑振铎是开国时的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第一任局长。参观了,才知道他不仅是一位文化官员,更是一位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考古学家、翻译家和社会活动家,为我国对外文化交流和文物保护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纪念馆展出了许多珍贵的文物,包括他与著名文化名人的书信,他用过的藏书章和照相机,周总理当年亲自签署的任命书,展品之丰富,令人眼界大开。参观南戏博物馆前,我对南戏的历史渊源一无所知。参观了,才知道昆曲并非“百戏之祖”,而只是南戏的一个分支,渊源于温州的南戏才是“百戏之袓”——在这个小院里,我们仿佛听到优雅的、别有韵律的南戏之声。本来我们还要参观朱自清旧居,马孟容马公愚艺术馆,此时太阳西沉,只能匆匆一瞥,来不及细看了。一条信河街,有那么多博物馆、纪念馆和名人故居,故乡的文化真是厚重!温州,哪里还是文化沙漠,分明是文化绿洲、文化森林,名副其实的文化之都!

温州之美,最美在人心,在温州人的精神,温州人的风尚,对于这点,历来有不同的看法,许多研究温州的学者在著述中,列举了社会上对温州人的种种责难和非议。改革开放头几年,几次回家我也有同感;感到温州人有戾气,一有纠纷,便开骂厮打;温州人缺乏教养,男人天热赤膀上街,女人穿睡衣满街跑;温州人炫富,一旦有了钱,手上便戴满手镯和金戒指……

这些年我发现,温州的风气变多了,温州人变得文明了,讲修养了,讲礼貌了。有两件事现在想起来,依然心动。

一件是“红日亭”汇聚社会爱心的故事。上世纪七十年代,住在华盖山下的老人开始烧伏茶,免费给过往行人饮用。2013年“红日亭”落成后,烧茶的老人越来越多,行善的项目也越来越多了,从坚持每年夏天烧茶,秋夏季施粥外,还根据四季节气的变化,给路上免费提供清明饼、端午粽、中秋月饼、冬至汤圆。这样汇聚社会爱心,让温州善举在红日亭每天上演,50年风雨无阻。

另一件是温州动车事故的救援行动。2011年7月23日,开往温州的动车在市郊发生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附近正在乘凉的村民纷纷赶来救援,他们开来自家车,用最快的速度把伤员送到附近的医院。血库告急,志愿者倾城出动,在茫茫夜色中排起长长的队伍,等待献血。几个小时便血库爆满。网友用八个字来形容那一夜的行动:温州温暖,中国力量。

去年我在温州的那些天,也深深感受到温州风气之变,感受到家乡人爱心和良善。10月中旬的一天,我们去参观“红欣花园”,由于房屋拆迁,道路阻隔,怎么也找不到。有一位与我年龄相仿的老人,不仅给我们指路,还带着我们穿街走巷,一直到找到园址才放心往回,过去人们对温州的看法是,脑子灵,能赚钱,我要加一句,心眼好,心灵美。

故乡温州,是我永远的精神家园,我要永远关注她,追寻她,赞美她,祝福她在新时代里青春永驻,美丽永驻。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